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今天是:
                        登錄  注冊  找回密碼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專題研究>>臺港澳史>>正文內容
                        臺港澳史 【字體:

                        臺灣史研究理論與方法學術座談會召開

                        作者:馮琳 文章來源: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灣史研究中心 更新時間:2014年06月29日

                         

                        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灣史研究中心主辦、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臺灣史研究室編輯的《臺灣歷史研究》第1輯于2013年正式面世,這是大陸學界第一家專門研究臺灣歷史的學術集刊。

                         

                        2014年6月28日,“《臺灣歷史研究》創刊一周年暨臺灣史研究理論與方法學術座談會”在近代史所學術報告廳召開。南京大學臺灣研究所所長崔之清教授、廈門大學臺灣研究院歷史研究所所長陳小沖教授、福建師范大學閩臺區域研究中心主任謝必震教授、北京大學歷史系臧運祜教授、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陶文釗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楊匡漢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邊疆史地研究中心黨委書記李國強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灣研究所副所長張冠華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當代中國研究所羅燕明研究員、宋月紅研究員,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副總編輯徐思彥編審、中國社會科學院科研局規劃處陳于武處長以及近代史所相關領導、臺灣史研究中心成員近30人參加了會議。與會學者就《臺灣歷史研究》刊物的發展方向、臺灣史研究的理論與方法等問題進行了討論。

                         

                        座談會由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長、臺灣史研究中心副主任汪朝光研究員主持。

                         

                        首先,近代史研究所黨委書記周溯源研究員致歡迎辭。他充分肯定了中國社科院臺灣史研究中心及近代史所臺灣史研究室自2002年成立以來所取得的成績,并對《臺灣歷史研究》提出希望,期盼學刊繼續保持特色,注重學術前沿性,吸納更多包括海外作者在內的一流學者,更具開放性與包容性,發表一流文章,辦成一流刊物。

                         

                        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中國史學會會長、臺灣史研究中心主任張海鵬研究員做主旨發言,在簡要追溯《臺灣歷史研究》創辦經歷后,著重談了臺灣史研究的史觀問題。他特別指出臺灣學界有幾種典型的研究傾向:一是認為“原住民”才是臺灣的主人的后殖民史觀,實際上是“臺獨”史觀;二是認為臺灣從來不是一個國家而只是中國的一部分的史觀,最與大陸學界接近;三是含糊其辭的“兼顧史觀”。他還指出近年來引發爭議的“日據”、“日治”、“清領”、“荷領”之類的說法,其實在不少大陸學者當中也有模糊的認識,因此呼吁學界認真辨析,并加強對臺灣史研究理論與方法的探究。

                         

                        在學者發言的環節中,崔之清教授說明當代臺灣研究獲取資料困難,研究水平一時難以提高,但可以繼續發揮臺灣史研究的優勢。他建議中國社科院臺灣史研究中心整合各方面力量,與廈門大學、福建師大等臺灣史研究機構分工合作,集體攻關,盡量減少學術重復,并建立統一的文獻資料數字化平臺。在研究方法上,要堅持以歷史學方法為主體,堅持唯物史觀,做到實證研究,厘清基本史實。如果這一點做不到,而單純追求研究方法的多樣性,并不可行。在歷史分析解讀方面可采用其他學科方法。同時,要就重大歷史事件加強兩岸學者對話,充分研討,理性交流。他還建議在《臺灣歷史研究》開辟“史實辨析”、“熱點爭鳴”等專欄,以開放包容心態,對待臺灣及海外學者的研究成果。

                         

                        謝必震教授肯定《臺灣歷史研究》的創辦對臺灣史研究意義重大,并希望該刊引領學術方向。他認為臺灣文化有其特殊性,但臺灣受福建影響更大,可以說臺灣文化是福建文化孕育出來的。他從閩臺文化關系視角舉出一些具體實例,證明歷史與現實關系不可忽視。歷史研究需要現實關懷,現實作為也需要歷史思維。

                         

                        陳小沖教授也肯定《臺灣歷史研究》作為臺灣史研究專門刊物的重要作用,期待刊物由年刊發展為半年刊、季刊。他希望中國社科院臺灣史研究中心作為“國家隊”能在整合力量、引導方向方面發揮更大作用。他指出大陸臺灣史研究進行了30多年,該到一個總結的階段,以此作為再出發的起點。同時,大陸學界仍要加強運用唯物史觀的自覺性,無須避諱或認為多余,應加強馬克思主義史學教育,使之體現于研究內容,而不只是自稱運用了唯物史觀的簡單表述。在研究方法上,要堅持傳統方法,并借鑒人類學等其他學科的方法。同時要更多地開展田野調查,重視口述歷史,發掘民間文獻。

                         

                        臧運祜教授指出忽視臺灣史研究的理論與方法是學界較為普遍的現象。臺灣史研究與中國歷史研究相比,有共性和特殊性,不能過分強調任一面。研究臺灣史,首先要有一個準確的學科定位,臺灣史是中國史的一部分,臺灣史學科是中國史學的一個分支學科。同時要有世界史的視野,荷據、西據、日據時期殖民主義在臺灣的問題都可以從這個角度解釋。臺灣史研究中的一些困境可通過借鑒其他學科的研究成果和方法來獲得突破,但要警惕歷史學的社會科學化。大陸的臺灣史研究應繼續強化長處和優勢,可進一步深化清代臺灣史研究。而當代臺灣史,臺灣人自己不容易以超然的立場評述,我們則可作為旁觀者加深研究。最后建議《臺灣歷史研究》增加年度學術發展回顧的信息,更有利于讀者。

                         

                        陶文釗研究員提議加強對臺灣社會轉型及其影響的研究。臺灣現在究竟是一個什么社會形態?轉型與“臺獨”的關系如何?值得深入研究。對于轉型期社會形態、政黨與民眾關系等方面的研究,是理解許多現實問題的關鍵環節。由于威權統治,五、六十年代臺灣和菲律賓是被美國國會批評最多的兩個盟友,“民主化”以后,美國對臺灣的支持率明顯上升。對臺灣“民主化”后的社會形態需要組織一批學者長期深入臺灣進行調研。

                         

                        楊匡漢研究員從文學史研究的角度,強調臺灣史的寫作,要注意澄清史實,提高史識,史德要客觀公正,史筆不要用統戰話語。同時要貫穿三種哲學:歷史哲學、文化哲學、生命哲學。他特別強調臺灣史研究需要以全球史觀加強大背景的考察。對于臺灣史分期問題,他認為暫時不要作定論,可以進一步討論。他也建議加強田野調查,發掘口述史料。

                         

                        李國強研究員則建議從海洋視角開拓臺灣史研究,重視臺灣的海洋特質,臺灣不僅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更是中國海洋領土的重要組成部分。兩岸在釣魚島與南海諸島主權問題上并無分歧,要加強臺灣與東海、南海關系和海洋主權方面的研究。目前兩岸在南海合作的議題仍停留在學術層面,促進兩岸海洋問題的合作或許也會成為解決政治問題的突破口。

                         

                        張冠華研究員肯定了《臺灣歷史研究》的學術性,認為它是一本厚重的刊物。結合目前歷史研究與現實研究仍然是“兩張皮”的現狀,指出現實研究需要歷史思維和史學底蘊,不能就事論事。臺灣史研究要注意學術性與促進和平統一的問題,以及學術性與政治性的關系。他特別強調要加強1949年以后當代臺灣史的研究。

                         

                        羅燕明研究員與宋月紅研究員則從“國史”與“臺灣史”的關系角度發言,介紹了中國社科院當代中國研究所對于臺灣史研究的考慮與主要側重點。羅燕明強調臺灣史研究要增加當代臺灣史研究的份量。宋月紅主張臺灣史研究要從關注政權更迭轉向社會、文化、教育等領域,并提出撰寫包括大陸與臺灣在內的“祖國史”的新概念。

                         

                        最后,近代史所臺灣史研究室主任李細珠研究員進行簡要總結,認為這樣一個人數不多的小規模會議,來自各地各方面有代表性的學者,對《臺灣歷史研究》和臺灣史研究從不同角度發表了高見,信息量非常大。最重要的有兩點:一是對《臺灣歷史研究》提出了許多有建設性意義的指導意見,如辦刊要有自己的特色,保持開放的心態,增加專欄,等等,這些正是我們努力的方向,要為臺灣史研究建立一個更加寬廣的學術交流平臺。二是為進一步開展臺灣史研究指明了新的方向,如整合力量,加強協作,加強對臺灣史研究的史觀建設,臺灣史研究的學科定位與研究視野,全球史觀,從海洋視角開拓臺灣史研究,加強對臺灣社會轉型及其影響的研究,加強當代臺灣史研究,借鑒其他學科方法,開展田野調查,等等,對我們的臺灣史學科建設有著非常重要的啟發與借鑒價值。他呼吁學界繼續關注《臺灣歷史研究》,共同推進臺灣史研究。 

                         

                         



                        上一篇:張麗:60年來大陸地區香港史研究回顧 下一篇:汪朝光:臺灣史研究的維度與思考

                        返回首頁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5519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