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今天是:
                        登錄  注冊  找回密碼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專題研究>>臺港澳史>>正文內容
                        臺港澳史 【字體:

                        汪朝光:臺灣史研究的維度與思考

                        作者: 文章來源:《臺灣歷史研究》第一輯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06日

                        臺灣史研究是一門新興的學科。雖然中國歷史源遠流長,中國的歷史研究也發達過人,但是,作為海島地域的臺灣,又確實長久未能進入中國歷史學者的研究視域,而只能是中國歷史研究浩蕩主流中非常不起眼的旁支。在海峽兩岸,對于臺灣歷史的嚴肅學術研究,基本上都是1980年代以后方才開始。當然,這是由于政治的、文化的、學術的許多復雜原因所造成,非可苛求于前人。然而,這又不能不認為是中國歷史研究的缺憾與不足。須知,臺灣雖然是地域不大的島嶼,然其在1970年代經濟起飛之后,已經是世界尤其是亞洲頗具地位的經濟體,并且隨之而來的社會、文化、教育、思想、都市、農村等方面的發展亦可圈可點。追蹤臺灣發展的前因,預期臺灣發展的未來,史學自有其不可替代的功用,也是臺灣史研究可以也應該大有所為之處。更不必說,臺灣歷史在近代中國歷史上的特殊意義,自1895年到1945年,臺灣如何自祖國失而復得,而又如何在1949年以后與祖國分隔至今;兩岸之間的劍拔弩張和對峙緩和,同種同源同文的親近與多年疏離的隔膜,等等;臺海兩岸間這些扯不斷理還亂的千絲萬縷而又糾纏百結的關聯,在在都與臺灣的歷史密切相關,都需要對于臺灣歷史的深度理解與切合實際的解讀。因此,臺灣史研究的發展與繁榮自應為題中應有之義。

                         

                        好在歷史本身的演進,為臺灣史研究的開展提供了最好的契機。1980年代,大陸的改革開放方興未艾,臺灣的政治生態亦有重要變化,兩岸和解大潮漸起,臺灣史研究的外在環境和基礎條件今非昔比,兩岸的歷史研究者立即敏銳地體會到臺灣史研究的機遇與可能,先后開始了臺灣史研究的艱辛開拓。肇路藍縷,積沙成塔,可以說,在中國歷史研究領域,臺灣史研究歷經20多年的發展,在臺灣已經從旁支走向主流,從邊緣走向中心,成果豐碩,蔚為大觀;在大陸也已從無到有,從小到大,成為中國歷史研究的重要學科門類。筆者雖非臺南史研究的專家,然也不揣冒昧,在此就臺灣歷史研究的有關問題,貢獻一些個人的意見。

                         

                        人們對大千世界的觀察角度自然可以是多種多樣的,.然就歷史研究而言,時間和空間是其中最為基本的維度。

                         

                        時間維度對于歷史研究的重要性,自然毋庸置疑。所謂歷史研究,就是對于過往發生的一切事情的觀察、記載、排比、分析,具體到臺灣史,亦為同理。不過,當我們在時間維度下研究臺灣歷史時,在關注其某個時間段(如日據時期)或某個時間節點(如二二八事件)的歷史時,還應該關注到歷史發展在時間維度上的連續性或斷裂性的問題,即歷史發展中的遞進、傳承、連續、斷裂等與時間維度密切相關的方面,而非僅僅就事論事,避免將歷史置于孤立的時間段或時間點中去觀察。例如,當我們研究抗戰勝利后國民政府接收臺灣及其后臺灣歷史演進過程中發生的種種事件時,便不能不關注在此之前日據時代的臺灣歷史。日據時期的臺灣,是殖民統治時期。在日本嚴酷的殖民統治體制下,一方面,臺灣民眾有感同身受、刻骨銘心的被壓迫體驗,另一方面,日本的經濟、文化、教育、社會等治理方式被植入臺灣,而由于日本當時的總體發展水平高于臺灣,也使臺灣民眾在被壓迫的同時,也或多或少有著現代的日式生活體驗。因此,當日本投降,國民政府接收臺灣之后,臺灣民眾的生活既面臨著與過往日式生活的外在驟然斷裂,又不無與過往現代生活體驗的內在心理聯系,而國民政府對臺灣的接收政策與具體治理,于此方面的體認或有不足與隔膜之處,由此也導致其后臺灣民眾對國民政府接收感受的種種矛盾糾結的心理乃至悲劇性的二二八事件的發生。所以只有了解日據時代臺灣歷史的方方面面,我們方可對戰后臺灣歷史的演進有更多的體認和理解,歷史時間維度的連續性和斷裂性也于此可以得到充分的表現。

                         

                        空間維度對于歷史研究的意義,對于研究者而言,可能不及時間維度那般顯然與明確,不過,空間維度在歷史中的意義,仍然值得引起研究者充分關注。我們說的臺灣史研究,如果從地域史研究的角度而言,便當然具有空間的意義。尤其是晚近以來,隨著世界的現代化和全球化進程,過往的那些相對孤立的地域空間,正在被日益緊密地聯結為一體,任一地域空間發生的事,都不再是孤立的、單一的事件,而對其他相鄰乃至不相鄰的地域空間,都有著或大或小的意義。就臺灣歷史而言,因為臺灣是存在于大陸之外的島嶼,空間概念比較明確,對于我們在空間維度研究臺灣歷史帶來了一定的方便。但也正因為如此,我們往往可能忽略臺灣的地域空間與其他地域空間的關聯性,從而使我們對臺灣歷史的研究被自覺或不自覺地局限于孤立的空間范疇中,而這又與歷史的實際演進過程未必那么一致。例如,在日據時期的臺灣,盡管臺灣被分割出中國,在國家管轄的空間中,中國的國權無法施行于臺灣,但是,中國大陸和臺灣之間仍然有著密切的人員、經濟、文化的往來互動,從孫中山先生曾經數次到過臺灣策劃其革命運動,便可知其一斑。日據時代,臺灣與其殖民宗主國日本的關系、臺灣與日本殖民統治下的中國東北的關系、臺灣與南洋諸西方殖民地的關系等等,都可以從空間的維度觀察和研究,以拓寬我們對于臺灣歷史的認知。

                         

                        除了時間和空間的維度之外,臺灣史還可以從專門史研究的角度去觀察和理解。我們既可以從時間的維度研究臺灣史,研究臺灣的斷代史和年代史;也可以從空間的維度研究臺灣史,研究臺灣的地域史及其相關聯的都市史、鄉村史;還可以從專題的角度研究臺灣史,研究臺灣的政治史、經濟史、文化史、思想史、社會史等等。這些研究又都可以統合納入專門史研究的范疇,從而在研究主題、研究對象、研究論域等各方面,為臺灣史研究打開無限廣闊的空間。

                         

                        綜上所論,臺灣史研究在最近若干年來的迅速發展,既適應了社會的需要,也有其自身發展的內在邏輯。臺灣史研究具有發展成為全面性、綜合性的歷史研究門類的潛質、基礎、條件與需求。臺海兩岸的臺灣史研究已經有了良好的開端和可見的成果,積以時日,相信還可以取得更豐碩的成果,有更廣大的研究隊伍,吸引更多的社會關注。而且,臺灣史研究或不僅僅是學術的研究,在兩岸和解的進程中,在中國統一的進程中,在中華民族復興的進程中,臺灣史研究也必將起到以史為鑒、以史資政、以史育人的正面的、積極的作用。

                         

                        值此《臺灣歷史研究》創刊之際,寫下上述簡短的感言和意見,以此就教于學界同仁,并望得到大家的批評指教。



                        上一篇:臺灣史研究理論與方法學術座談會召開 下一篇:張振鹍:漫議臺灣歷史分期

                        返回首頁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5519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