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今天是:
                        登錄  注冊  找回密碼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專題研究>>史學理論>>正文內容
                        史學理論 【字體:

                        梁民愫:20世紀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歷史際遇與“文化”轉向

                        作者: 文章來源:《光明日報》(2019年07月29日14版) 更新時間:2019年07月29日

                        英國作為最早步入現代社會的國家,既是19世紀西方社會科學的學術重鎮,也是20世紀史學流派迭出與學術思想多元的國家。20世紀英國史學格局呈現出的內涵特質與學術景象,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一是50年代前非馬克思主義史學內部出現史學流派與學術思潮的嬗變。以社會史家喬治·屈維廉為代表的自由主義史學、以政治史家劉易斯·納米爾和赫伯特·巴特菲爾德為代表的保守主義史學、以經濟史學家喬治·科爾和理查德·托尼為代表的工黨史學、以阿諾德·湯因比為代表的文化形態史學等流派,各領一時風騷。二是六七十年代以來,馬克思主義史學在與非馬克思主義史學的對話交鋒中,逐漸發生了方向性轉變,取得了階段性進步。同時,20世紀英國史學的跨學科特征不斷得到強化,新史學理論、新史學方法與新學科領域不斷產生。劍橋大學“歷史人口與社會結構研究小組”的彼得·拉斯萊特等人開創的歷史人口學派與堪稱主流的經濟社會史學派并駕齊驅,昆廷·斯金納倡導政治思想史的“劍橋學派”風頭強勁,微觀敘事史與新文化史學不分伯仲,英國馬克思主義整體社會史學異軍突起,勾畫了戰后英國新史學思潮的復雜景觀。三是專業期刊、史學機構與學術流派交互涌現、齊頭并進,呈現出一派繁榮景象。全國性史學機構有“英國歷史協會”和“英國皇家歷史學會”,同時《英國歷史評論》《激進歷史評論》《新左派評論》《過去與現在》《今日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評論》《歷史工作坊雜志》等期刊創辦發行,成為發表學術著述和傳播史學觀念的重要載體,促進了20世紀英國史學的變革與學術流派的演進。

                         

                        20世紀英國諸多史學流派中,馬克思主義史學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這不僅在于其著史范圍宏闊,著作形態多樣,也不唯在于史家群體在史學方法論上的相一致,更在于面對共同或不同的學術批評者時,群體史家不斷調整史學宗旨和更新學術方向,運用史學反思的恰當理念,通過史學實踐的文化路徑,進行了持續不懈的專業化回應。

                         

                        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大致可分為兩代史家群體。從20世紀三四十年代起,英國產生了第一代馬克思主義史家群體。其中,埃里克·霍布斯鮑姆的史學系列著作,展示了世界體系建構的史學實踐方式,表現了馬克思主義整體社會史學的大眾化敘事魅力。愛德華·湯普森側重階級構成的文化解釋模式和底層敘事研究,彰顯了英國馬克思主義新社會史家對馬克思階級理論的批判性發展與文化反思態度,大有引領后來者的文化史學實踐意義。

                         

                        作為戰后英國史學界的新生力量,第二代馬克思主義史家群體是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的時代背景下逐漸成長的:有的如拉斐爾·薩繆爾那樣通過參與新“左派”運動、女性主義運動與社會思潮建構的實踐方式,以著書立說進入職業史壇而嶄露頭角。有的如希拉·羅博瑟姆那樣追隨六七十年代新社會文化史的學術動向,通過參與“歷史工作坊運動”而聲名遠播,對70年代以來英國女性主義史學復興及實踐傳播作出了貢獻。有的如佩里·安德森那樣觸及哲學、政治學、經濟學、文化學和歷史學諸多學科領域,或者從新“左派”理論、政黨政治、文化批評和社會形態的角度,出版了有關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傳統及歷史唯物主義理論研究的系列著述;或者從社會現代性到后現代性的理論出發,反思社會歷史與現實訴求,發表了聚焦于文化源流、歷史思想與英國特性等主題的大量論著。

                         

                        20世紀3090年代英國的時空范疇內,“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思潮變遷”的階段性特征鮮明,既體現了由黨派史學向科學史學轉變、學術政治化走向學術思想化的歷程,又昭示了史學觀念的更替性和史學實踐的連續性:第一,學派形成階段(20世紀3050年代)。該階段既是群體史學觀念的生成與發軔時期,又是奠立學術規范的醞釀時期,史學范式實現了由經驗主義向馬克思主義的嬗變,是英國馬克思主義理論傳統的萌芽勃發期。該階段的史學實踐表現了黨派史學意識形態取向逐漸淡化,馬克思主義史學理論取向則越發鮮明,也呈現了英國傳統勞工史轉向經濟社會史的學術進步與發展路徑。第二,學派發展階段(20世紀6070年代)。該階段是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學術范式日漸成熟時期。在傳統勞工史的基礎上,勞工生存狀況重新成為重點關注對象,激進史學傳統與新勞工史范式深度結合起來。第一代馬克思主義史家群體倡導從社會經濟史轉向英國馬克思主義整體社會史學的“文化”分析傳統,文化批評意識日益凸顯。第三,學派轉型階段(20世紀8090年代),這是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漸趨沉寂與復蘇時期。第一代史家群體在與第二代史家群體展開社會批判與學術論爭的史學境遇中,在70年代后歐美解構主義思潮的背景下,重新尋求史學變革的內在力量,深化了馬克思主義史學傳統及新文化史研究。第二代史家群體則在英國史學“文化”轉向中重新調整學術領域,賡續湯普森等人倡導史學“文化”轉向的思想遺產與實踐成就,展現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及其社會文化特征的路向。

                         

                        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研究經由傳統勞工史、經濟社會史到社會文化史的“文化”轉向,反映了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對西方“新社會史”及“新文化史”的理論貢獻及實踐成效,表露了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階段性特征及研究進路。在后現代主義挑戰、社會批判理論和文化研究理論的影響下,霍布斯鮑姆重視從社會結構理論與歷史文化結構的歷史考察,既通過對法國結構主義馬克思主義的文化批評,撰寫大量的史學理論文章,反映了其對待歷史文化的立場與態度,又出版了《趣味橫生的時光:我的20世紀人生》《斷裂的年代:20世紀的社會與文化》等多部具有文化史取向的著作。霍布斯鮑姆的論著聚焦全球歷史意識、時代精神現象與歷史文化變遷,凸顯了馬克思主義整體社會史學的文化實踐風格。湯普森史學研究的“文化”轉向及成就尤為值得重視,其《理論的貧困及其他》和《英國工人階級的形成》兩部經典著作,從文化批評的理論譜系與底層歷史的文化維度上,客觀塑造了其“文化馬克思主義史家”的典型形象。馬克·貝維爾是湯普森事業的繼承者,其深受《英國工人階級的形成》影響而寫作的《英國社會主義的形成》,是20世紀60年代以來湯普森文化研究范式的思想回應與實踐表達,也是一部融合了政治學意識、歷史學思維和文化學視域等的重要著作。薩繆爾的代表性著作《記憶的戲臺》則從大眾記憶來源與文化象征符號的角度,重點討論西方馬克思主義文化思潮影響下的文化史學書寫與意義重構問題。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重要成員往往兼具馬克思主義史家與文化理論家的雙重身份。第二代馬克思主義史家同時也是“英國文化理論家的領軍人物”的斯圖亞特·霍爾認為,理查德·霍加特的《文化的用途》、雷蒙·威廉斯的《文化與社會》《關鍵詞》《漫長的革命》《鄉村與城市》及湯普森的《英國工人階級的形成》等堪稱五六十年代英國文化研究奠基之作,有力促進了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思潮的“文化”轉向。

                         

                        從當代西方新史學趨勢看,20世紀六七十年代西方新史學的重要表征是史學的“文化”轉向研究。英國兩代馬克思主義史家群體共同演繹出一條馬克思主義整體社會史和西方新文化史的交融并進軌跡,凸顯了英國史學的文化史路徑。湯普森對于工人階級形成的文化分析,影響了美國馬克思主義史家大衛·蒙哥馬利和赫伯特·古特曼的新勞工史路向,與美國馬克思主義史家尤金·吉諾維斯對于黑人奴隸制與社會結構的文化解釋相映成趣。湯普森史學研究的“文化”轉向堪與娜塔莉·戴維斯和勒華·拉杜里等頗具特色的文化史闡釋媲美,共同夯實了新文化史范式的學術基礎,佐證了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文化”轉向及史學意義。

                         

                        (作者:梁民愫,上海師范大學世界史系教授,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新左派歷史語境中E.P.湯普森史學研究的文化史轉向”[編號:17BSS006]的階段性成果)



                        返回首頁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5519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