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今天是:
                        登錄  注冊  找回密碼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專題研究>>民國政治史>>正文內容
                        民國政治史 【字體:

                        段金生:脆弱的統合之基:抗戰前國民黨在云南的組織與發展(1927-1937)

                        作者: 文章來源:《民國檔案》2015年第2期 更新時間:2018年07月23日

                        摘要:南京國民政府建立前,國民黨在云南的組織與發展相當混亂。經過多方博弈,龍云最終統一滇政,國民黨在全國的統治也逐漸確立,國民黨云南省黨部才逐漸由混亂走向“統一”,并在黨員發展規模、縣市基層黨部發展等方面取得了較大進步。由于國民黨中央與地方黨部發展的不平衡,其在云南省黨部的組織與發展仍然受限,表現在省黨部的人事結構以云南地方實力派為主、黨務活動經費困乏,這一定程度上是國民政府對云南地方政治統合脆弱之表現。

                         

                        關鍵詞:國民黨;云南;黨部

                         

                        基金項目: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青年項目《南京國民政府與滇川黔地方關系研究》(14CZS055)的階段性研究成果。

                         

                        孫中山在1913年曾言:政黨之基礎鞏固,則中華民國之基礎自然鞏固。……中華民國以人民為本位,而人民之憑藉則在政黨。國家必有政黨,一切政治始能發達。”[1]這是孫中山主張以黨治國的早期思想的言論表達。但孫中山這一以黨治國體制理念,直至南京國民政府建立,國民黨成為執政黨,才得以基本實現。[2]然而,國民黨建立的以黨治國體制并不牢固,晚清以來開始呈現的政治區域化景象并未消除[3],而緣于黨內高層派系斗爭復雜及國內外政局的巨變,其無力從根本上消解各省已存的地方實力派。其中,以云南為代表的西南邊疆各省地方軍政實力派,雖然名義上服從于南京國民政府中央,但中央政府對地方之具體事務,尤難過問。云南在二六政變后,龍云逐步掌握了地方軍政大權,亦表示臣服于蔣介石,然仍保持著較強烈的地方意識,對中央政府的防范心理甚嚴。時至1945年昆明事變,南京國民政府仍未能實現對云南之徹底控制,云南的地方區域政治色彩并未消除,與中央之關系錯綜復雜。[4]

                         

                        作為實行以黨治國政體的南京國民政府,國民黨的黨國體制是以中央為重心,地方黨部的發展較為緩慢與薄弱,并在一定程度上依附于地方政府。一般而論,地方黨部發展較好的省區,國民黨中央對其之控制力較強;反之,地方黨部發展欠佳或緩慢,則反映出國民黨中央對地方的有效控制能力不足。因此,觀察國民黨地方黨部的組織與發展狀況,是考察中央與地方關系經緯的重要內容。長期以來,國民黨的政治與社會結構、國民黨組織形態、國民黨的派系糾葛等問題,一直是學術界關于國民黨史的通論或專題著作都相當關注的領域。[5]由于問題角度的差異,諸多論著在談及國民黨地方黨部組織與發展狀況時,對兩廣等國民黨組織發展較好的區域表現了更多的關切,對云南等西南各省的地方黨部發展雖有關涉,但相對薄弱。[6]基于此,本文擬對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前國民黨在云南的組織與發展歷程進行考察,并從中審視國民政府中央與云南地方關系的復雜經緯。

                         

                        一、由混亂走向統一:國民黨云南省黨部的發展歷程(19271937

                         

                        國民黨是從同盟會演變而來,自同盟會開始就在云南建立了支部,并展開了活動。然而,經過多次復雜演變,最終改組為中國國民黨時,其在云南的發展仍相當不平衡。[7]唐繼堯統治時期,云南政治封鎖、交通不便,郵件及客商經安南河口,必行檢察。凡三民主義書籍,即認為赤化,嚴禁入口。因此,滇民對于世界潮流,以及國內政治、經濟狀況,全不明了[8]受諸多因素之制約,唐繼堯時代國民黨在云南的發展相當薄弱,然國民黨力量仍試圖控制云南,曾策劃聯絡本省比較開明的軍事首領,分化唐繼堯的武力聯絡各地進步人士及迤南民軍首領,擴大倒唐’勢力”。[9]1927年云南二六政變后,經過多方復雜博弈,龍云才逐步統一了滇政。

                         

                        在南京國民政府建立前后,國民黨在云南的發展相當混亂。自國民黨改組到二六政變之間,國民黨在云南并未建立起一個“統一”的省黨部機構,其在云南的黨務處于分散、凌亂狀態。云南六四政變后,何應欽、王伯群在向國民黨中央的報告中就稱:“云南黨務共有三黨部,中多投機份子,互相爭執,徒滋紛擾。純粹忠實黨員寥寥無幾,若不從速改組,廓清不良份子,影響黨國前途實非有淺鮮。應另行組織,從昭鄭重而收實效”。[10]該報告中所稱國民黨在云南的3個黨部,尚無法明確考辨出其具體所指。但二六政變發生后直至何、王報告期間,以國民黨名義在云南進行活動的組織有5種之多:1.由國民黨中央派遣到云南的黨務特派員王復生等人在1927312日宣布成立的國民黨云南臨時省黨部,被稱為教育會派”[11]2.19273月中旬,由國民黨中央農民部委派為云南農運特派員的中共黨員李鑫,在云南省立一師成立了國民黨昆明市臨時執行委員會,被稱為政法黨部[12]“教育會派政法黨部事實上均為中共黨員主持。3.二六政變后,龍云認為國民黨在云南的黨務意見分歧,莫衷一是,各立門戶易引起紛爭,決定建立統一的國民黨在云南的組織,于是年428日在云南省議會組織成立了中國國民黨臨時省執行委員會,被稱為“議會派”。[13]龍云支持成立議會派時,其在向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政治分會及蔣介石的報告中明確稱國民黨云南地方黨務門戶現象嚴重:云南黨[]織自二六政變后,即有多數同志出而組織,嗣因意見紛[],遂致各立門戶,引起糾紛,政府為維持大局計,□□選同志三十人為省黨部籌備員,已于四月敬日在省議會成立中國國民黨云南省黨部籌備處,照章積極進行。除定于選舉臨時省執行委員,一俟選定,再為縂極。”[14]4.據楊大鑄撰文稱,楊大鑄、吳品芳、鄧質彬、董成志、彭嘉猷、李表東、張仁懷、趙世釗等亦組織了國民黨臨時省黨部,并“大受共黨王復生等之忌,以右派反動分子投機分子諸名詞攻擊各同志”。[15]5.19273月,廣州政治分會派遣張邦翰等7人為國民黨云南省黨務籌備委員會委員,派令中還有會同王復生、楊藍春兩同志籌備云南黨務字樣,不過最后張邦翰到南京另有任務,其余6人直到5月才到齊昆明,并因未得到云南軍政當局的實際支持,最后只得依靠在廣州領得的經費于昆明圓通街租房,掛起中國國民黨云南黨務籌備處的牌子,自認為正統,又因在圓通街,被稱為圓通派[16]這些景象真實反映了國民黨云南省黨務的混亂狀況。

                         

                        1928117日,南京國民政府正式任命龍云為云南省主席,表明南京方面在胡若愚與龍云兩大地方勢力之間最終選擇了龍氏。而在112日,龍云即以共產黨破壞秩序,為禍至烈非仿照各省組織清共委員會,不足以專責成為由,下令組織云南省清共委員會[17]于是,我黨(指國民黨,引者)政當局,合力制止防范(共產黨及其活動,引者)”[18]的局面出現。然而,國民黨在云南地方的黨務,并未因此而正常發展。在清黨開始后,滇省黨部(指原來存在的各派,引者)亦即停止活動,國民黨中央亦即派張祿、羅衡、張邦翰、馮春申、沈君蘊、朱鴻題、李宗黃、呂天民、楊大鑄9人組織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辦理整理登記事宜。然因到滇各人仍以過去各人在黨活動之傾向不同,互相猜忌,迭起糾紛,毫無成績可言,于是國民黨中央不得不又令收束[19]加以一般民眾因不明清黨之真義,影響所及,大有視黨為畏途,咸有莫應敢響邇之概”[20],國民黨在滇發展黨員并不順利。到1928年冬,國民黨中央派遣裴存藩為云南省總登記員,對云南的國民黨黨員作一總清理。由于經歷了復雜的清黨活動,一般黨員,懷疑趑趄,導致登記情況不能普及。不過,此次登記后,呈經國民黨中央核準的合格國民黨黨員,僅578人,且多數僅集中于昆明市及易門縣兩處[21]雖然這一數據未必精準,與實際情況應有出入,但表現了此時國民黨在云南的組織與發展十分薄弱。然而,對于國民黨本身而言,雖然此次登記出來的黨員較少,但是自是不純凈之分子淘汰凈盡,云南黨務基礎自此乃于焉確立[22]

                         

                        龍云與南京國民政府逐步明確了關系,國民黨云南地方黨務漸有起色。1929年,國民黨中央以龍云、張邦翰、盧漢、陳廷璧、裴存藩、陳玉科、楊大鑄、曾三省諸人為云南黨務指導員,整理云南黨務,籌備數月,苦心規劃1930311日,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正式組織成立。[23]其組織是根據1928年國民黨中央頒布的《省黨務指導委員會組織通則》和《黨務指導委員會組織細則》為標準成立的,并訂立了《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辦事細則》。[24]有學者認為,此事也是最終以云南省政府名義參與國民黨黨務事宜的起點。[25]此后,經各同志之努力,一面籌劃會內各項緊要工作之進行,復一面嚴密偵緝各地潛伏之反動份子。自是反動勢力,始漸次消清,會內黨務,組織、宣傳、訓練各項工作,始得順利進行”。[26]國民黨在云南地方黨部的發展才算進入一個相對穩定的形態,其后省黨部的具體人事雖有變動,然未再出現以前各立門戶”[27]的現象,云南之黨務乃進于建設之階段”[28]

                         

                        1929 年國民黨中央任命的云南省黨務指導員主要有前述的龍云、張邦翰、曾三省諸人。19306月,國民黨中央調曾三省回南京工作,隨即派劉家樹、李典章遞補遺缺;旋后李典章辭職,另派楊文清補充。[29]1930913日,根據國民黨中央改善和縮小組織之命令,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進行改組,以龍云、張邦翰、陳廷壁為常務委員,盧漢、陳玉科、楊文清等人為指導委員,裴存藩為指導委員兼書記長。[30]19321月,劉家樹辭職,國民黨中央派劉鐘明補充,后劉鐘明復請辭職;1933年,陳玉科請辭,以陸崇仁補充。[31]1940年改指導委員會為執行委員之前,上述是國民黨云南省黨務委員會的主要人事變動。在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正式成立后,云南各市縣的黨務才開始發展。[32]

                         

                         二、省黨部統一后的云南基層:在縣市的組織與發展(19301938

                         

                        因長期混亂,云南省黨部鑒于“黨務人才缺乏,對于推進各縣市黨務工作,甚感困難”的實際情況,決定采取舉行黨務工作人員考試等多種方法訓練黨務工作人員,以推動黨務工作的順利進行。19306月曾開辦了黨務訓練所,10月開辦了黨務工作人員訓練班。19334月,開辦黨務工作人員練習生訓練班,共計畢業學生200余人,畢業后均分別派往各地黨部服務。19368月,因籌劃推進邊地黨務及充實下級干部人才起見,又再次開辦了黨務工作人員訓練所,招收高中以上畢業之青年黨員220人入所受訓,訓練期為6個月,自是年95日開始上課,到次年3月底畢業,畢業后的學員即分發各地黨部工作。通過這些措施,使國民黨云南省黨務人才缺乏之困難,已稍告解決[33]1930起,至1936年止,先后訓練黨務工作人員四班,共計300余人,分配到省黨部指導委員會及各市縣黨部工作。[34]其間,國民黨在云南的黨員、預備黨員規模及縣市黨部,都得到了發展。

                         

                        (一)黨員發展規模

                         

                        1930年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成立后,鑒于黨員人數過少,先后擬定征收標準,決定分區積極征收預備黨員。截至1935年底止,先后征獲并經呈奉國民黨中央審核合格而頒發預備黨員證者,共計8000余人。19361937兩年,各縣市黨部繼續征收預備黨員,先后又征獲3000余人,而經審核合格由國民黨中央核準頒發預備黨員證者,有2400人。到19383月為止,云南省預備黨員經國民黨中央頒發黨證者,已有11388,另有2000余人在審核及辦理補行手續中。[35]

                         

                        在正式黨員方面,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成立后,鑒于云南合格黨員數量過少,黨務推進工作存在諸多遲滯,即“令飭各縣市黨部,將訓練期滿之預備黨員,嚴加考核,凡平日熱心為黨工作,對黨義認識較深者,即填具考核表,呈請晉為黨員”。先后據各縣市黨部呈報考核表,約計1900余人,經國民黨中央核準為正式黨員并頒發黨員證者,計有1693人。到1938年為止,云南全省黨員,連登記及格者,共計有2271人;正在審核辦理中者,尚有200余人。[36]

                         

                        (二)縣市黨部之發展

                         

                        1930年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成立后,國民黨在云南各地縣逐步發展地方黨務組織。不過,由于經費、人才限制,各縣市未能同時推進[37]1936年止,先后共成立了22個市、縣黨部。[38]然而,進入1937年后,云南省黨務因形勢需要而迅速發展[39]

                         

                        1938年的《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所言:到19383月底為止,云南全省先后成立之縣市黨部,計有昆明、河口2市,以及昆明、開遠、華坪、澄江、宜良、蒙自、呈貢、路南、寧洱、楚雄、昭通、易門、曲靖、大理、玉溪、宣威、會澤、個舊、建水、墨江、景東、羅次、鎮雄、鹽津、綏江、威信、騰沖、彝良、羅平、瀾滄、富寧、華寧、保山、永善、金平、緬寧等36縣,還有麻栗坡特區黨部、滇越鐵道黨部。以上共計縣市黨部(或辦事處)40處。然而,其中的滇越鐵道黨部及景谷、威信、綏江、彝良、緬寧等5縣黨部,因省黨部經費一再縮減,地方補助費困難,無法維持,被先后歸并裁撤。因此,實際共計有縣市黨部34處,其中執監委員會有3處,指導委員會17處,指導委員辦事處4處,特派員辦事處6處,整理委員會1處,直屬區黨部3處,全省各縣市黨部所屬區黨部11處,區分部117處。[40]

                         

                        1938年的《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在陳述上列數據時,為便于查閱,[]本省下級黨部組織狀況表及計劃推進黨務略圖附后。但《云南省下級黨部組織概況》略表的數據與前述數據略有出入:執監委員會3處,略表數據與前列數據相符;略表中指導委員會共18處,與前列數據17處不符,出入1處;略表中指導委員會辦事處9處,而前列數據僅4處;前列數據中的特派員辦事處有6處,而略表中未有顯示;略表中整理委員會共2處,前列數據中僅1處,出入1處;略表中直屬區黨部(包括籌備處)共2處,前列數據中3處,出入1處。現將《云南省下級黨部組織概況》略表原表列后。[41]以上數據的出入,應是當時統計錯誤所致。

                         

                        表一:云南省下級黨部組織概況

                        黨部名稱

                        區黨部數

                        直屬區分部數

                        區分部數

                        黨員人數

                        預備黨員人數

                        昆明市執監委員會

                         

                        1

                        9

                        413

                        2261

                        易門縣執監委員會

                         

                         

                        9

                        101

                        685

                        楚雄縣執監委員會

                        3

                        2

                        9

                        118

                        23

                        昆明縣指導委員會

                        1

                         

                        3

                        35

                        235

                        玉溪縣指導委員會

                         

                        2

                         

                        119

                        434

                        曲靖縣指導委員會

                         

                        3

                         

                        39

                        193

                        昭通縣指導委員會

                         

                        3

                         

                        57

                        154

                        蒙自縣指導委員會

                        1

                         

                        5

                        72

                        160

                        建水縣指導委員會

                        1

                         

                        3

                        52

                        42

                        大理縣指導委員會

                         

                        7

                         

                        71

                        295

                        寧洱縣指導委員會

                        1

                        4

                        3

                        38

                        124

                        墨江縣指導委員會

                         

                        1

                         

                        8

                        60

                        河口市指導委員會

                         

                        1

                         

                        30

                        27

                        個舊縣指導委員會

                         

                        6

                         

                        43

                        54

                        羅次縣指導委員會

                         

                         

                         

                        3

                        164

                        騰沖縣指導委員會

                         

                        1

                         

                        23

                        242

                        華寧縣指導委員會

                        1

                         

                         

                        37

                        102

                        富寧縣指導委員會

                         

                         

                         

                        3

                        32

                        瀾滄縣指導委員會

                         

                         

                         

                        1

                        4

                        保山縣指導委員會

                         

                         

                         

                         

                         

                        宣威縣指導委員會

                         

                         

                         

                        25

                        220

                        華坪縣黨務指委辦事處

                         

                         

                        7

                        15

                        260

                        會澤縣黨務指委辦事處

                         

                        1

                         

                        5

                        99

                        麻栗坡特區指委辦事處

                         

                         

                         

                        4

                        54

                        金平縣黨務指委辦事處

                         

                         

                         

                        2

                        44

                        永善縣黨務指委辦事處

                         

                         

                         

                         

                         

                        鎮雄縣黨務指委辦事處

                         

                        2

                         

                        5

                        42

                        鹽津縣黨務指委辦事處

                         

                        1

                         

                        5

                        54

                        羅平縣黨務指委辦事處

                         

                        2

                         

                        4

                        80

                        宜良縣黨務指委辦事處

                         

                        5

                         

                        84

                        185

                        開遠縣整理委員會

                        3

                        2

                        9

                        106

                        151

                        呈貢縣整理委員會

                         

                         

                        9

                        88

                        156

                        路南縣直屬區黨部

                         

                        1

                        2

                        38

                        241

                        澄江縣直屬區黨部籌備處

                         

                         

                        2

                        34

                        118

                        合計

                        11(合計數據與上列數據累加相符,引者)

                        44(上列數據累加應為45,但原表此處為44,引者)

                        70(合計數據與上列數據累加相符,引者)

                        1678(合計數據與上列數據累加相符,引者)

                        6997(上列數據應為6995,但原表此處為6997,引者)

                        附記:本省黨員前經中央核算黨證者,總計為2271人,預備黨證經中央核發,總數為11388人,除表列數目外,其余均散布于無黨部之區域。

                         

                        注:本表為資料原圖,表中數據均為原數據,有出入數筆者注明于后。加外,《續云南通志長編》所載國民黨云南省黨員在1938年以前原 有字黨員一一零九八人。《續云南通志長編》所言的11098人,與1938年的《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所言數據有一定出入。(云南省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續云南通志長編》(上),第369頁。)

                         

                        (三)黨員訓練方法

                         

                        云南省的黨務工作總體推進較遲,直至1930年前后,省黨部組織才初步穩定。不過,此時經國民黨中央審核合格的云南地方黨員僅578人,規模甚小。因此,在省黨務指導委員會正式成立后,加大黨員發展力度,使國民黨在云南的黨員規模逐步發展。然黨員多屬新近征收,為加強建設,云南省黨部對新加入的黨員訓練工作甚為重視,其加強黨員訓練工作的主要方法有:[42]

                         

                        其一、由省黨部根據各縣市黨員、預備黨員的人數及其職業、地域分布情形,分別組織區分部及黨員訓練組,依照規定指導。若有特殊情形,或散處各地不便召集訓練的黨員,則由省黨部指導組織黨員通訊處,由各該縣市黨部以通訊方式訓練之;若所在地域為無黨部之縣份,則指定由附近黨部辦理。

                         

                        其二、由省黨部按照3個月為一期,分期擬定具體的訓練項目、訓練方法、訓練材料等,頒發各縣市黨部遵照辦理。每屆月終,則由各縣市黨部將訓練工作情形,填表報請省黨部審核,分別隨時予以指導考核。同時,省黨部還通過擬定測驗題目,發給各縣市黨部,然后由各縣市黨部逐月分發給其境內的正式與預備黨員填答,通過這樣的測驗方式來加強訓練。

                         

                        其三、各地的黨員中,若有青年優秀分子,則由各地黨部直接予以嚴格訓練,使其參加各項黨務工作,經過一定時期的訓練考察,就其工作能力與志向,分別介紹其擔任行政、自治、教育等項工作,或收入該黨部舉辦之黨務工作人員訓練班,待其肄業或畢業后,就其學識、能力等,派往各市縣及各特區,進行黨務工作。

                         

                        三、脆弱的統合之基:省黨部人事構成與黨務經費的考察

                         

                        南京國民政府建立,國民黨成為執政黨,初步確立了以黨治國體制。在政黨與政府這對雙軌體制中,成為執政黨的國民黨如何協調二者關系,考驗著他的執政有效能力。從中央層面而言,國民黨實現了比較直接的“以黨統政”制度,國民黨直接領導五院制的國民政府,政府只是黨的決議的執行者,黨的領導人同時兼任政府高級職務。[43]

                         

                        與國民黨中央層面比較明確而穩定的黨政關系相比,地方省級黨政關系卻十分復雜。1928811日,國民黨二屆五中全會通過《各級黨部與同級政府關系臨時辦法案》,規定:凡各級黨部對于同級政府之舉措有認為不合時,得報告上級黨部,由上級黨部請政府依法查辦。各級政府對于同級黨部之舉措有認為不滿意時,亦得報告上級政府,轉咨其上級黨部處理[44]按此觀察,國民黨中央規定此時的地方黨政關系是一種平行而互不統屬的相互監督關系。1929615日,國民黨三屆二中全會第2次全體會議通過了《關于黨與政府對于訓政之權限及各級黨部與政府關系之決議》,對各級黨部與同級政府關系作了如下規定:“(一)凡各級黨部對于同級政府之用人、行政、司法以及其他舉措,有認為不合時,應報告上級黨部,由上級黨部咨其上級政府處理。(二)凡各級政府對于同級黨部之舉措認為不滿意時,應報告上級政府轉咨其上級黨部處理”。[45]這一規定基本繼承了二屆二中全會關于各級黨政關系臨時辦法的思路,地方黨部對地方政府之具體舉措并無直接干預的權力,只能通過既定途徑逐級反映而達到監督與制衡目的。實施訓政下的地方黨部,其主要職能是在中央黨部指揮并監督下,推行下列事務:一、培植地方自治之社會基礎;二、宣傳訓政方針;三、開導人民接受四權使用之訓練;四、指導人民努力完成地方自治所必備之先決條件;五、促進其他關于地方自治之工作。[46]按此設計,地方黨政之間各自運行而彼此監督。

                         

                        按制度形態而言,訓政下的國民黨的地方省黨部雖然缺乏直接指導省府政務的權力,但可以對地方實施監督之權。然就事實而言,除部分國民黨中央直接能夠控制的省區外,地方黨部的發展或受到地方省府之抵制,或直接是受省府之控制,中央黨部對此無可奈何。云南就屬此中之典型。

                         

                        民國以來,云南地方軍政事務基本為地方實力派所控制,中央政府對此難以過問。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后,也未能從根本上改變此種形態。很大程度上,政黨在云南地方的發展,直接受到地方實力派政治態度與立場之影響。南京國民政府建立前后,國民黨在云南組織發展的混亂,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唐繼堯對國民黨在云南發展的抵制。龍云執政下的云南,雖然也表示服從于國民黨,但也對國民黨懷有深刻戒心,國民黨中央對云南地方黨務不論人事、抑或經費,均難以干預。在國民黨中央高層的人事格局中,黨的領導與國民政府的領導基本重合。而按照國民黨中央頒布的前述相關制度而論,地方黨政分開,其人事自屬分離。不過,具體到實際層面,各省情況則參差不齊。有研究成果表明,1934年的各省黨政人事結構中,僅江蘇、安徽、湖北等10省市沒有黨政委員兼職,部分省市黨政委員兼職比例較低,而部分省市不止黨政委員兼職,黨政首腦亦為重合。[47]具體而言,中央勢力所及之省,兼職情況較少,國民黨地方黨政兼職情況較多者,主要集中于由地方實力派控制的省份。[48]云南即是其中之一,并且兼職情況相當嚴重。以前述1930913日根據國民黨中央命令而改組的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委員的結構為例,龍云、張邦翰、陳廷壁為常務委員,盧漢、陳玉科、楊文清、裴存藩等人為指導委員。上述諸人,基本都與龍云關系密切,大部分都在或曾任過云南省政府委員或下屬機構主官,表現出云南地方黨務的人事安排整體是以龍云親近人士為主構成。換言之,應為龍云指定而后呈報國民黨中央進行形式上的準批而已。1938年,國民黨中央要求云南省指導委員會改為執行委員會,龍云為主任委員,盧漢、張邦翰、陸崇仁、陳廷壁、裴存藩、楊文清、陳玉科、龔自知、李培炎、趙澍、楊家麟為執行委員,隴體要為書記長。[49]這也并沒有改變此前龍云實際控制省黨部的情況。以上各人,隴體要是國民黨中央因云南為抗戰大后方,其本人為云南籍,故派入云南任職者,其他則基本為龍云親信者。這說明,自龍云執政后,云南地方黨務雖進入“穩定狀態”,有一定發展,但國民黨在云南地方的基礎依然薄弱,對云南的統合相當脆弱。

                         

                        國民黨在云南基礎的薄弱,不僅表現在黨政領導的人事構成方面,還表現在經費的來源方面。1928年,國民黨規定各級黨部之經費,多由各級政府籌給,具體為多由各級政府于所征收各機關所得捐撥充,并補助不足之數[50]1930年,國民黨中央又就黨務經費做出規定:中央之黨務,以中央直轄各機關人員之所得捐充之;省黨部之經費,以省政府及所屬各機關人員所得捐充之;縣黨部之經費,除以縣政府所屬各機關人員及全縣黨員所得捐四分之一撥充之,由縣黨部以成績為標準補助之[51]這些規定,事實上導致地方黨部的經費基本依賴于政府。于是,經費一項,成為地方黨部發展的重要制衡因素。云南省黨部在1938年的工作報告總結中就指出因經費關系,使許多工作與計劃徒托空談,無法實現,稱倘此后若能籌有相當經費,推進各地黨務時,則工作人員實有繼續訓練之必要。似此,而欲與各腹省黨務之進展并駕齊驅,勢所難能[52]從中可以窺視出云南省黨部經費問題之嚴重。

                         

                        1938年的《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中對19301937年云南省黨部正式成立后的經費收支情況進行了說明。具體情況如下:[53]

                         

                         1、自1930311日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正式成立,經費一項,從未籌有的款,都是由云南省政實支實撥。在逐步推進市縣黨部工作后,黨務經費仍是按月支撥,這造成諸多不便。因此,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擬具經費預算上呈國民黨中央,決定日常黨務經費由國民黨中央與云南省政府共同承擔,其中中央每月補助國幣4000元,云南省政府補助國幣1200元,每月共5200元。

                         

                        21932年,各市縣黨部逐漸推廣成立10余處,如果按照原有經費核撥,雖勉可敷用,然已深感困難,于是呈請酌予增加。最后決定從193210月開始,由云南省政府每月多撥1000元,即省政府補助經費達2200元。

                         

                        3、九一八事變發生后,國民黨中央以國庫支絀為由,將每月補助云南地方黨部的經費,由4000元遽減為2000元。經費雖然核減,但支發各市縣的補助費仍維持現狀,導致云南省指導委員會的經費捉襟見肘矣

                         

                        419355月后,由于中共紅軍入滇,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派各職員組隊宣傳,然正當工作緊張之時,云南省政府以軍費浩繁,省庫存空虛為由,縮減各機關的經費,原來撥付的黨務經費竟縮減為半數。經再交涉,云南省政府才決定改為月撥國幣1000元。由此導致的后果是: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收入銳減,原有另列的《民國日報》社之補助費、特務隊之經常費,均由指導委員會的現有經費開支,其艱窘拮據之狀,真有不堪言喻者。于是債務累累,償還無期。雖多次向國民黨中央申述困難,請求補助,但都未蒙允許。而后國民黨中央還通知云南地方黨部,出于國家困難的形勢,自1938年開始,以后中央補助云南黨務的經費僅為原來七成,云南地方省政府補助的經費僅為原來的八成,其全部黨務經費收入,僅計4600元。

                         

                        從上述經費變化情況可以觀察出,最初國民黨中央對云南省黨部的經費補助尚多,然越來越少,最后雖不完全依賴于云南省政府,但事實上地方省府的補助卻實占其活動經費的重要部分。到1938年后,國民黨中央補助云南地方黨務活動的經費比例更少:中央補助國幣1400元,約合新滇幣2800元;云南省財政廳補助6400元。[54]此處資料所言的云南省財政廳補助6400元,未說明是國幣還是新滇幣,根據前后文及當時云南的財政情況,應是指新滇幣。從中可以看出,1938年時,國民黨中央補助云南地方黨務活動的經費僅占全部的三分之一。經費不足,自然影響地方黨務的發展,是故云南省黨部向國民黨中央稱:“尚望中央當局,顧念本會情勢之危急,而有以扶植之”。[55]不過,此時國民黨中央正處于內外交困之際,根本無力顧及云南地方黨務,云南黨部遂陷入窮途末路,已屬危局難支更不知達何程度也的局面。[56]

                         

                        事實上,國民黨中央一直試圖改變云南這一嚴重失衡的黨政關系。隴體要在1939911日出席云南省黨部總理紀念周的報告中的一段話,頗能反映這一復雜關系及國民黨的心態:

                         

                        社會一般人對本黨各級工作,有很多不正確的觀念,有些人握[]黨部看作議會的性質,認為省黨部就等于省議會,縣黨部就等于縣議會,其實各級黨部與議會的性質絕不相同。本黨是直接代表人民執行政權的革命黨,黨部與各級地政機關,都是施行本黨的政綱政策的,而議會與政府的關系,與此卻不相同,二者絕不能混為一談[]外此[]有些人看見黨部可以檢舉貪污,就把黨部看作單純的監察機關;看見黨部時常舉行集會[]散會發傳單,又把黨部看作是單純的宣傳機關;看見黨部進行種種肅反工作,就把黨部看作是單純的特務機關。這許多錯誤的觀點,都是片面的一種觀察,根本由于對本黨認識不正確,而最笑話的是社會上居然對黨劃出黨界,與政界軍界學界并稱。其實黨界這個名詞,根本不能成立。因為黨務工作是多方面的表現,范圍頗廣,而黨員又無所不包,軍政學農工商各界的人都有,所以根本不能劃分黨界。黨務工作不過是各種事業總其成而已。再進一步言之,黨政一體,黨務工作與行政工作根本不能分割,所不同者不過是職權上的差別。[57]

                         

                        據隴體要的這一觀察,當時云南社會各界人士普遍并不清楚省黨部的職權,認為省黨部是議會或者宣傳、監察機關。這種認識雖然有其片面性,然也頗能清晰的體現出國民黨云南省黨部在云南軍政格局中的尷尬角色。雖然強調“黨政一體”、“黨務”與“政務”不能分割,希望增強黨的聲音,但經費無保障,人事基本為云南實力派所控制,想“黨政一體”,事實上只能“黨附于政”。因此,社會上的普遍觀察并非毫無道理,折射了國民黨力量在云南的薄弱。以此之黨基,想將云南納于“黨治”之下,又談何容易。國民黨在云南發展的這種狀況,一定程度上表現了國民黨中央政權的政治、軍事、經濟力量在云南的薄弱,是國民黨無法真正統合云南的重要因素。

                         

                        注釋:

                         

                        [1] 《在上海國民黨茶話會的演說》(1913119日),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室等合編:《孫中山全集》第3卷,北京:中華書局,1984年,第4頁。

                         

                        [2] 1928103日,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第172次常委會通過《訓政綱領》,并在1929319日的國民黨三大上得到確認。《訓政綱領》規定:中華民國于訓政時期開始,由中國國民黨全國代表大會領導國民行使政權,國民黨全國代表大會閉會時,則由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執行,由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政治會議指導監督國民政府的重大國務的施行。于此,國民黨的一黨專政地位得以從制度層面確立。(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編:《中華民國史檔案資料匯編》第五輯第一編,政治(二),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1994年,第95頁)。

                         

                        [3] 段金生、賀江楓:《晚清中央與地方關系的學術史認知》,《思想戰線》2014年第4期。

                         

                        [4] 段金生:《地方意識與地方政治:政治區域化場景下的邊疆治理以南京國民政府時期的云南為中心》,《中國邊疆史地研究》2014年第1期。

                         

                        [5] 關于國民黨的通史研究,主要有:張其昀《黨史概要》(15冊及補編,臺北:中央文物供應社,1979年),彥奇、張同新《中國國民黨史綱》(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91年),馬尚斌等《中國國民黨史綱》(沈陽:遼寧大學出版社,1992年),劉健清等《中國國民黨史》(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1992年),肖效欽《中國國民黨史》(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89年),宋春《中國國民黨史》(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90年),苗建寅《中國國民黨史》(西安:西安交通大學出版社,1990),李云漢《中國國民黨史述》(15編,臺北: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1994年),孔慶泰《國民黨政府政治制度史》(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1998年),等;另外,一些民國通史性著作也關涉到國民黨的發展史。關于專題研究方面,較具有代表性的論著主要有:尚明軒《孫中山與國民黨左派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年),鐘聲《論南京國民政府訓政時期的黨政關系》(南京大學歷史系碩士學位論文,1990年),郭緒印《國民黨派系斗爭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崔之清主編《國民黨政治與社會結構之演變(19051949)》(上、中、下編,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7年),王奇生:《黨員、黨權與黨爭:1924~1949年中國國民黨的組織形態》(上海:上海書店,2003年),[]深町英夫《近代廣東的政黨·社會 ·國家——中國國民黨及其黨團體制的形成過程》(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3年),等。

                         

                        [6] 據筆者目力所及,目前尚無關于國民黨在云南省黨部發展的較全面的論述。

                         

                        [7] 關于同盟會在云南的組織與發展演變,參見拙文:《政黨演進與邊疆政治:同盟會在云南的組織與發展》,待刊稿;關于中華革命黨、國民黨及中國國民黨在19121927年間的發展狀況,擬另專文探討。

                         

                        [8]  中國國民黨五部檔案:6199,《云南農運特派員陳能新等致中央農民部呈》(19261123日)。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檔案館藏臺灣中國國民黨黨史館檔案電子版,后面所引中國國民黨特種、漢口檔案,皆出此處,不另注明。

                         

                        [9]  張若谷、李表東:《一九二六年倒唐回憶錄》,《近代史資料》1958年第3期。

                         

                        [10] 中國國民黨五部檔案 16388:《解決云南黨務政治軍事問題案(何應欽、王伯群提)》,1927年,具體日期不詳。據內容判斷應在1927年云南六四政變之后。

                         

                        [11] 楊立人:《大革命時期國民黨左派在云南的革命活動》,云南省歷史研究所編:《云南現代史研究資料》第8輯,1982年,第1112頁。

                         

                        [12] 中共云南省委黨史研究室編:《中共云南地方史》第1卷,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1年,第61頁。

                         

                        [13] 《中國國民黨云南臨時省執行委員會成立啟用印信通電》(1927428日),《云南檔案史料》1987年第17期。因負責人李培炎為龍云舅子,亦被稱為舅子派。

                         

                        [14] 中國國民黨漢口檔案0394:《云南省黨部籌備處呈中執會電》,192769日。

                         

                        [15] 楊大鑄:《中國國民黨云南革命小史(續)》,《云南黨務》第1卷第11期,1939年,第8頁。

                         

                        [16] 圓通派前后僅存在一個多月,參見楊光惠、蔣子孝:《國民黨云南圓通派始末》,《云南文史集粹》第1集,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578頁。

                         

                        [17] 昆明市志編纂委員會:《昆明市志長編》卷十(近代之五),內部編印發行,1984年,第107-108頁。

                         

                        [18]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根據前后文內容,應為是年3月,具體日期不詳,后同。

                         

                        [19] 云南省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續云南通志長編》(上),昆明:云南省志編纂委員會編印,1985年,第357頁。

                         

                        [20]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21]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22] 云南省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續云南通志長編》(上),第357頁。

                         

                        [23]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24] 云南省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續云南通志長編》(上),第357358頁。

                         

                        [25] 陳征平:《民國政治結構變動中的云南地方與中央關系研究》,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2年,第166頁。

                         

                        [26]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27] 中國國民黨漢口檔案0394:《云南省黨部籌備處呈中執會電》,192769日。

                         

                        [28] 云南省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續云南通志長編》(上),第357頁。

                         

                        [29]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30] 云南省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續云南通志長編》(上),第358頁。

                         

                        [31]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32]云南省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續云南通志長編》(上),1985年,第364頁。

                         

                        [33]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34]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此處數據與上述數據不吻合,但原文如此。而《續云南通志長編》則言:在抗戰之前,云南省舉辦過四期黨務培訓班,共計畢業學員328人。(云南省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續云南通志長編》(上),第369頁。)

                         

                        [35]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36]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37]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38] 云南省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續云南通志長編》(上),第364頁。

                         

                        [39] 云南省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續云南通志長編》(上),第364頁。

                         

                        [40]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41]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42]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43] 崔之清主編《國民黨政治與社會結構之演變(19051949)》(中編),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7年,第730733頁。

                         

                        [44]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編:《國民黨政府政治制度檔案史料選編》(上),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1994年,第1頁。

                         

                        [45]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編:《國民黨政府政治制度檔案史料選編》(上),第5頁。

                         

                        [46]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編:《國民黨政府政治制度檔案史料選編》(上),第4頁。

                         

                        [47] 王奇生:《黨員、黨權與黨爭:1924~1949年中國國民黨的組織形態》,上海:上海書店,2003年,第188189頁。

                         

                        [48] 崔之清主編《國民黨政治與社會結構之演變(19051949)》(中編 ),第736737頁。

                         

                        [49]云南省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續云南通志長編》(上),第358頁。

                         

                        [50]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藏《國民黨概史》,中央訓練部印,全宗號7114),案卷號433。轉引自崔之清主編《國民黨政治與社會結構之演變(19051949)》(中編 ),第841843頁。

                         

                        [51] 秦孝儀主編:《革命文獻》第79輯,臺北: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1979年,第184185頁。

                         

                        [52]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53]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54]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3:《云南省黨務概況統計表》19384月。

                         

                        [55]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56] 中國國民黨特種檔案 特6/31.2:《云南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工作報告》1938年。

                         

                        [57] 隴體要:《黨務工作與行政工作》,《云南黨務》1939年第6期,第1頁。

                         

                        作者簡介:段金生,1981年生,云南師宗人,云南民族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中國近代邊疆民族史研究。地址:云南民族大學人文學院,郵編650050

                         

                         



                        上一篇:段金生:試論西南軍閥地域范圍流變(1916-1927) 下一篇:曾業英:再論擊椎生不是蔡鍔而是唐璆

                        返回首頁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5519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