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今天是:
                        登錄  注冊  找回密碼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專題研究>>經濟史>>正文內容
                        經濟史 【字體:

                        王子今:鹽業考古與鹽史研究的新認識

                        作者: 文章來源:《光明日報》2015年7月22日第14版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22日

                        鹽是人類生存和社會發展的基本要素,鹽業開發是文明進步的基礎。鹽資源的開發、鹽的生產與運輸、國家的鹽政、社會有關鹽的禮俗等,都構成中國歷史文化的重要內容,成為研究者無法忽略的重要主題。近年來鹽業考古的收獲,不僅推進了鹽史研究,更為今后相關學術工作的進步開啟了新的路徑。

                         

                        鹽史與文明史

                         

                        《世本·作》說:“宿沙作煮鹽。”自遠古時代起,鹽資源的開發就是社會進步的必要條件。我國早期文明發展史上,有控制鹽業基地、把握鹽品流通以取得優勢地位的例子。兩周時期,齊地便因鹽業而富強。《史記·貨殖列傳》寫道:“(齊)地潟鹵,人民寡,于是太公勸其女功,極技巧,通魚鹽,則人物歸之,襁至而輻輳。”《漢書·地理志下》:“太公以齊地負海潟鹵,少五谷而人民寡,乃勸以女工之業,通魚鹽之利,而人物輻輳。”《國語·齊語》肯定齊桓公爭霸之策:“通齊國之魚鹽于東萊,使關市幾而不征,以為諸侯利。諸侯稱廣焉。”

                         

                        《管子·海王》:“十口之家十人食鹽,百口之家百人食鹽。”鹽是人們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是維持社會正常經濟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物資。鹽因關乎民生,因此滲透到文明史的各個層面,也受到不同領域專家的重視。其中,經濟史學者重視鹽產和鹽運的研究,生態環境史研究者重視鹽產資源的考察。而與鹽相關的諸多社會文化現象,如鹽母傳說、鹽神崇拜、鹽泉祭祀、鹽場節俗、鹽業禁忌等等,都為社會史學者所關注。晉郭璞《鹽池賦》,唐杜甫《鹽井》詩、白居易《鹽商婦》詩,宋柳永《煮海歌》,元陳椿《熬波圖》等,則都是與鹽有關的值得珍視的文學遺產。

                         

                        漢武帝推行鹽鐵官營,“以為此國家大業,所以制四夷,安邊足用之本,不可廢也。”(《漢書·食貨志下》)鹽政管理的歷史經驗,是中國傳統政治文化的重要內容。而鹽商的社會影響,其最為顯著的事例是鹽販出身的王仙芝、黃巢發起的動搖李唐帝業的農民起義,這也在政治史研究的學術視野中。

                         

                        鹽業考古的歷史性進步

                         

                        鹽史研究近年來因鹽業考古的成就有了顯著的推進。中國鹽業考古學術收獲的集中體現之一,是李水城、羅泰(Lotharvon Falkenhausen)主編的《中國鹽業考古》的面世。

                         

                        《中國鹽業考古》(第一集)“長江上游古代鹽業與景觀考古的初步研究”(科學出版社2006年6月版)收錄了北京大學考古學系與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考古研究所、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阿拉巴馬大學人類學系《1999年鹽業考古田野調查報告》等4篇田野考察發掘報告,另有李小波《四川古代鹽業開發的地質基礎》、巴鹽《尖底杯:一種可能用于制鹽的器具》等4篇專題研究論文。《中國鹽業考古》(第二集)“國際視野下的比較觀察”(科學出版社2010年4月版)發表的傅漢斯《從煎煮到曝曬——再談帝國時代的中國海鹽生產技術》一文,從技術考古的角度考察了海鹽生產史的“發明和革新”。《中國鹽業考古》(第三集)“長江上游古代鹽業與中壩遺址的考古研究”(科學出版社2013年9月版)所收錄論文與報告以長江三峽地區為主要研究對象,中壩的考古發現尤其受到重視。孫智彬《重慶忠縣中壩制鹽遺址的發現及相關研究》,白九江、鄒后曦《船形杯及其制鹽功能的初步探討》,李水城《渝東至三峽地區的鹽業考古》等論文都有相當高的學術水準。正如羅泰在《導言》中所說,這些成果“運用了不同的自然科學分析方法——這些方法在近年大大拓展了考古學的探索”,體現出“我們對長江上游盆地古代制鹽業的時間跨度、規模、技術和經濟重要性的認識有了巨大的飛躍”。

                         

                        《中國鹽業考古》所展示的長江上游地區的收獲,可以稱作中國鹽業考古具有開創意義的成果。這一工作對其他地方的鹽業考古有所帶動,有所啟示。同時,李水城教授又前往渤海南岸開展了全面的鹽業考古調查,確認萊州灣沿海一帶分布大量商周古遺址應與早期的海鹽制作有密切關系,而遺址中堆積著的大量盔形器無疑就是此前有學者推測的制鹽器具。這些重要發現揭開了萊州灣早期海鹽制造業的神秘面紗,并將涉及商周時期制鹽業的生產工藝、生產組織、產業規模、鹽政及相關的貿易流通等一系列問題,其后續成果必將對先秦時期的歷史、文化、政治、經濟、貿易、軍事等研究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在上述工作帶動下,2008年,國家文物局在“指南針計劃”專項研究中特別設立“中國早期鹽業文明與展示試點研究”“中國海南洋浦海鹽生產遺址調查與利用研究”項目。充分利用考古學、文獻學、人類學、民俗學及現代科學技術,全面考察國內外早期制鹽遺址和現存民族傳統制鹽業的科學成就。

                         

                        鹽史研究推進的積極動向

                         

                        《中國鹽業考古》所總結的成就被稱作“鹽業考古的濫觴”。正如羅泰、李水城在第一集“序言”中所說,這一項目引發了學者們的興趣和響應,就考古學界而言,“一些學者開始在他們的考古研究中注意到鹽的重要性。”其實,此項收獲的更突出的作用,是對鹽史研究的全面推動。

                         

                        收入《中國鹽業考古》(第二集)中的陳星燦、劉莉、趙春燕《解鹽與中國早期國家的形成》,就是具有典型意義的論文。張其昀曾指出,“炎黃之戰,實為食鹽而起”,而黃帝“邑于涿鹿之阿”、堯都平陽、舜都蒲坂、禹都安邑,都在鹽池附近,“顯與保衛此鹽池重地有關”(第48頁)。研究者經過考古推定,在甲骨文出現“鹵小臣”官職之前,在龍山文化時期晉南鹽池周圍地區發現的遺址,或是控制食鹽遠銷中原的關鍵地點(第48頁)。在東下馮遺址二里崗期地層中發現的一組圓形建筑“很可能是儲存鹽的倉庫”(第54頁)。論者以為,“東下馮作為一個地區中心,其功能應與早期國家控制河東鹽業生產和分配密切相關。”(第62頁)于是形成可以說明文明初期鹽史與政治史經濟史之關系的結論:“至遲在公元前二千紀中期河東鹽池的鹽業生產和分配就已經由國家介入了,這一政策也許是和國家起源同時誕生的。”(第64頁)這樣的判斷,應當說提出了早期文明史的新知。

                         

                        2008年開始,在教育部支持下,“魯北沿海地區先秦時期鹽業考古”重大科研項目啟動,通過考古調查,在萊州灣沿海發現10余處規模很大的制鹽遺址群,制鹽作坊總計達300余處。通過考古發掘,首次完整地揭露出商周的制鹽作坊和相關配套設施,對了解當時的制鹽產業分布、生產規模、生產性質以及制鹽工藝等提供了豐富的資料。這一重要發現因此入選了2009年中國十大考古發現。通過全國第三次文物普查,在萊州灣又發現規模和數量都遠遠超過商周時期的“東周制鹽遺址群”,這是萊州灣沿海制鹽產業的第二個高峰期。在制鹽這個龍頭產業帶動下,齊國坐大稱霸當在情理之中。調查還發現,萊州灣沿海幾個大的制鹽遺址群在分布、數量、規模和結構上都比較一致,表明當時已經出現了總體的產業規劃管理。包括制鹽陶器的形態和容積基本相同,暗示早期的制鹽陶器兼有量具的功能,這種專業化的舉措非常有利于促進生產和商貿流通。(山東省文物考古所等:《山東昌邑市鹽業遺址調查簡報》,《南方文物》2012年第1期)。上述新的發現和研究,對于鹽史研究的深化,有著重要的意義。

                         

                        自1996年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羅泰教授與北京大學考古系商洽“長江上游及周邊地區古代鹽業的景觀考古”國際合作開始,中國鹽業考古一直堅持開放式的工作方式。1999年初,該項目得到國家文物局批準,隨即組成的“中美鹽業考古”項目組在成都—自貢—渝東及三峽等地進行了合作調查。1999—2003年,“中美鹽業考古”項目組參加了忠縣中壩制鹽遺址的發掘。項目組除在山東、甘肅、西藏、云南、海南考察之外,又先后前往德國、法國考察,全面了解國內外的制鹽遺址和傳統制鹽產業的狀況。在此基礎上,項目組將研究視角進一步擴展到歐洲、美洲、非洲、大洋洲以及東亞的日本和東南亞的越南、菲律賓等地。從2004年開始,“中美鹽業考古”項目組又分別在美國加州大學、德國圖賓根大學、山東壽光等地以“跨文化視角下的中國早期鹽業生產”“長江上游盆地古代鹽業的比較觀察”“黃河三角洲鹽業考古”為主題,舉辦國際學術會議。中外考古學家還在全美考古學年會、東亞考古學年會等重要的學術場合介紹了中國鹽業考古的發現。為了促進國際學術交流,《中國鹽業考古》采用雙語出版。《中國鹽業考古》(第二集)所收論文的作者分別來自中國、美國、德國、法國、瑞士、土耳其、日本。論文時間從史前時期至中世紀,空間則包括東亞和東南亞的中國、越南、菲律賓、日本,近東和歐洲的安納托利亞、德國、法國、英格蘭,以及美洲若干地區。世界視野無疑有助于中國鹽業考古的進步,國際學者的學術經驗對于深化中國的鹽業考古研究也具有重要的借鑒意義。

                         

                        (作者王子今 單位: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



                        上一篇:李曉龍:康乾時期東莞縣“鹽入糧丁”與州縣鹽政的運作 下一篇:朱蔭貴:清代木船業的衰落和中國輪船航運業的興起

                        返回首頁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5519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