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今天是:
                        登錄  注冊  找回密碼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專題研究>>經濟史>>正文內容
                        經濟史 【字體:

                        張曉玲:抗戰時期晉綏邊區的集市貿易

                        作者: 文章來源:《歷史教學》2014年10下期 更新時間:2015年02月02日

                        摘要:抗戰時期是晉綏邊區集市的一個重要發展時期。這一時期,邊區集市數量不斷增加,商品種類日益豐富,交通日趨便利,逐漸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區域性集市網絡。這得益于邊區政府推動集市貿易發展的一系列制度安排。集市貿易在邊區經濟運行中發揮了承接生產、啟動消費、調節供需、平抑物價的重要功能,從多方面滿足著群眾的需求,提高了邊區經濟運行的效率。邊區集市貿易亦存在集市分布不平衡、商品結構單一及管理較混亂等問題。面對問題,邊區政府及時披露并積極解決。集市貿易的發展不僅在流通方面為抗戰勝利奠定了較為堅實的基礎,亦反映出中共在新經濟形態下對實現農村經濟現代化的探索。

                         

                        關鍵詞:晉綏邊區 集市 發展

                         

                        關于集市貿易,目前已有較多研究成果。其中,關于江南、長江中上游地區、珠江三角洲流域及華北地區的集鎮研究較為豐富。①近年來,也有學者就較為薄弱的山西市鎮進行了專題研究。②但就山西市鎮已有研究來看,學者論述的重點較多集中在明清或近代,較少論及抗戰時期根據地的集市。③發展集市貿易不僅是抗戰時期根據地經濟建設的重要內容,亦是中共在新經濟形態下探索實現農村經濟現代化的路徑之一。1940年晉西北行政公署成立后,晉綏邊區集市貿易得以恢復和發展,集市、商號不斷增加,商品種類日益豐富,交通日漸方便,區域性集市網絡逐漸形成。然而,目前關于晉綏邊區集市貿易尚未有專題研究。④筆者擬梳理相關資料,對該問題作一探討,希冀豐富市鎮研究及抗日根據地經濟史研究。

                         

                        一、邊區政府建立后集市的發展概況

                         

                        集市是指定期聚集進行商品交易的活動形式。山西各地都有傳統的固定趕集日期,到期人們會不約而同從各地趕來,稱“趕集”。趕集地點一般在縣城或較大的鄉鎮。趕集時間有的地方農歷逢三、六、九有集,有的逢一、四、七有集,有的逢二、五、八有集。平常集市上各店鋪均開門營業,但購買者不多。每逢集日,人數較多。集市有定期、不定期和廟會等多種形式。因此,集市貿易通常具有周期性、流動性和集聚性特征。

                         

                        抗戰初期,邊區許多集市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壞。新政權成立后不久,各地貿易組織逐步建立起來。二、三、四、五、六、八分區都建立了貿易分局,磧口也特設貿易局一處。興縣等地都設立起貿易支局。各分支局都增撥了相當數量的資本,也有主要的干部。⑤如1943年8月,臨縣商業貿易已基本恢復,有各類商家383家,其中土布業占55家,仇貨在市面已絕跡。⑥1941年始,邊區集市逐漸活躍。數量開始增加。各地貿易主要通過集市進行。1941年12月邊區9縣共有集市33處(見表1)。

                         

                         

                        由表1不難看出,興縣集市最多,有8處;臨縣次之,有6處;臨南有5處。9縣縣均集市3.7處。除縣城集外,縣均村鎮集市3.1處。據統計,同治年間河曲集市數為3個,光緒年間保德集市數為2個,民國時期臨縣集市數為11個,光緒年間興縣除縣城集外的集市數為3個。晉西北(包括興縣、河曲、保德、嵐縣、岢嵐)5縣除縣城外縣均村鎮集市為2個。⑦顯然,抗戰初期處于蕭條狀態的集市,隨著新政權的成立逐漸復蘇,在邊區政府建立一年后已基本恢復到甚至超過清末到民國前期水平。⑧邊區集市規模較大的是臨縣,每集可上3000人,營業額有農幣10萬元,盈利16000元。河曲城關、巡鎮、保德東關、興縣城關、磧口、靜樂婁煩為商業比較繁盛的7個市鎮。據資料顯示,1941年這7個市鎮上的商店共1051家,經營范圍有布匹行、洋貨行、什貨行、糧店行、藥鋪、過載行、店行、紙行、山貨行、飯鋪、酒館、饃餅、豆腐、面鋪、澡堂、理發、攤販等。⑨其中,經營什貨業的最多,有183家。商業資本也以什貨業最多。參與集市貿易的商人性質較為復雜,但大體可分為公商和私商兩類。其中,公商的經濟實力很弱,只占邊區商業總數的約7%,私商則占93%。⑩私商主要為小攤販。經營方式占門面的較少,擺攤子的較多。有的占街為市、占路為場,一般無市場設施。游擊區集市分布極少,大多沒有商店,肩挑小販是主要形式。

                         

                        根據上述內容,我們作1941年晉綏邊區已恢復或新建集市的重要商業城鎮示意圖如下。

                         

                        不難看出,在虛線與黃河包圍的區域內,各地程度不同地被疏密不等的集市網絡所覆蓋。而虛線外區域集市則較少,甚至沒有。邊區集市基本按照行政區劃分布,并兼顧其他鄉鎮在商業和商路上的重要性。以縣城和若干鄉鎮為中心地并向外輻射,構成了邊區集市市場體系。根據中心地理論,中心地服務面積為六邊形,個別地區會受到地形地貌的扭曲。這雖是一理論概念,但以興縣、臨縣、臨南等縣城及其周邊各鄉鎮為中心地的集市,基本可以把這一區域相鄰集市的邊界接合起來,且不太相互重疊,從而滿足區域內群眾需求。大體來看,在集市分布相對密集的興縣、臨縣、臨南等地,幾乎每個市鎮周圍都差不多有5~6個相鄰集市,形成一個六邊形集市區域。

                         

                        從集市空間分布密度來看,1941年該9縣集市平均每集覆蓋面積約440.3K4YC15.jpg,交易半徑為11.8km(見表2)。據統計,1912-1937年,山西集市平均每集覆蓋面積為193.59K4YC15.jpg,交易半徑為7.8km。(11)清代中葉全國集市平均每集交易面積為60~90K4YC15.jpg,山區為100K4YC15.jpg以上;交易半徑平均為4~6km,山區為5~7km。(12)可見,抗戰時期邊區集市的空間分布密度不僅低于抗戰前山西的平均水平,亦低于清代中葉全國平均水平與全國山區平均水平。造成邊區集市空間分布密度較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戰爭是最重要原因。剔除這一特殊因素,人口密度、自然環境、經濟發展水平都是影響集市分布密度的重要因素。邊區位于山西省西北部和綏遠省南部,屬于山岳地帶。在這種山區面積大、人口密度小、經濟文化極其落后的地區,一個集市覆蓋的面積勢必較廣。因為只有一定數量的人口和一定的交易規模才能維持一個集市。另外,一定數量的耕地亦是維持一個集市的基本條件之一,因為農民只有剩余農產品才會去集市交易。邊區人均耕地雖然絕對量不小,但大部分自然環境惡劣,處于“十年九不收”的境況,土地收益非常低。這些都導致邊區集市密度較低。

                         

                        集市空間分布密度具體到各縣區又有差異。臨南、方山、離石、河曲等縣的集市空間分布密度高于其他幾縣,亦高于抗戰前山西平均水平。興縣作為直屬縣,雖然集市數量最多,但空間分布密度并不高。在各縣中,臨南人口密度最高,達每平方公里711人,需求總量較大,故而集市密度較高;離石、方山、河曲的人口密度均在每平方公里100人以上,集市密度亦較其他縣份高。岢嵐人口密度僅數十人,人口需求有限,故而集市密度大大低于其他各縣。臨縣、靜樂、保德、興縣人口密度均較低,每平方公里不足50人,但由于臨縣、興縣、保德人均耕地較靜樂高,該三縣集市密度亦高于靜樂。可以發現,在自然環境、土地收益率、經濟發展水平大體一致的邊區各縣,人口密度成為影響集市密度的關鍵因素,人口密度與集市分布密度成正比。

                         

                         

                        注:◎表示縣、市,縣名旁邊括弧標注表示縣城內的集市名。○表示有集市的鄉、鎮、村。☆為晉西北行政公署所在地。

                         

                        細實線與黃河包圍的區域為集市密集區,細實線外區域為集市較少或無集市區。虛線表示的是連接集市的道路。

                         

                         

                        1941年后,集市進一步發展。至1944年,神府增設5處集市;三分區(13)增設7處;八分區(14)正式成為集市的有7處;二分區(15)保持1941年狀態;六分區(16)仍沒有;塞北(17)亦沒有定期的集市。(18)顯然,集市的分布,內地區以直屬縣、(19)三分區較好;游擊區以八分區最好。這些地區的集市,群眾基本可當天往返。但有些地區的群眾離集市還遠,集市次數也少。如岢嵐水峪貫附近周圍90里沒有集市,農民到城趕集一次往返需三、四天工夫。在游擊區,塞北、六分區的集市最少,群眾不得不依賴敵區市場。如忻州奇村是敵人據點所在地,但其集市的繁榮完全依賴于根據地農民:

                         

                        奇村出售的黃油,是從我區岢嵐農民手里賤價買去的,而我忻州農民反而再從奇村高價買出來。(20)

                         

                        顯而易見,邊區集市雖然得以復蘇和發展,但在各地發展并不平衡,分布亦不均勻。在已有集市中,雖出現一些市面繁榮的集市,但多數為基層集鎮,小攤販居多,很少有大宗商品的集中交易。就整體而言,邊區集市是分散的;就個別而言,又體現相對密集的特征。

                         

                        二、邊區政府發展集市貿易的措施

                         

                        邊區集市貿易的復蘇和發展,是中共在邊區踐行新民主主義經濟政策,探索中國農村經濟現代化發展道路的結果。邊區政府發展集市貿易的措施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1.大力發展集市

                         

                        抗戰時期,物資流動不暢。為調劑內地物資,搞活市場,邊區政府大力恢復和發展商業貿易。積極規劃建立集市。1941年邊區政府指示,各縣選擇中心市鎮成立集市以繁榮市場。(21)1944年再次指示,需要建立集市的地方可設法建立;過去有集市的地方應恢復起來。(22)界河口集市的建立是比較成功的案例。界河口距嵐縣80里,距岢嵐、興縣各60里,是興縣到岢嵐、嵐縣的必經之地。戰前曾兩次建集失敗。在邊區政府的規劃和指導下,界河口集市于1944年重建。集市建立后,市面很繁榮。有騾馬店7家,小商鋪26家,每集擺出的小攤販有50多家,趕集的人們一般有六七百人,最熱鬧時可達千人上下。平均每集有30多石糧食上市,可做五六十萬元的買賣。(23)而建集前,附近群眾到興縣或岢嵐縣城趕集往返費三、四天工夫,誤工很多。(24)

                         

                        同時,邊區政府還有計劃地在游擊區建立集市。邊區行署曾指示游擊區應設法多設小型商店或游擊商店,并建立集市。如六支局在宋家溝乘騾馬大會后恢復了集市。八分區在××莊、××村各建集市1個。(25)離石李秉庭以肩挑小販形式建立了游擊集市。(26)游擊區建集不僅能滿足游擊區農民需要,還能使其成為對敵斗爭的經濟支點。

                         

                        2.實行自由貿易

                         

                        為繁榮集市貿易,邊區實行內地貿易自由的政策,并頒布人權保障條例,給自由貿易以確實保證。1941年,邊區政府規定在抗日根據地允許商業自由,一切正當營業都應得到抗日政權和部隊的保護。為此,邊區政府在根據地統一度量衡。除征收正常稅外,嚴禁任何機關部隊妨害商業自由。(27)

                         

                        1944年春,興縣、神府出現禁止糧食販到臨縣、離石的現象。政府對這種限制自由貿易的做法進行了嚴厲批評,指出內地貿易自由的政策必須堅決貫徹執行。(28)自由貿易原則不僅保證了物資流通暢行,而且推動了集市貿易的繁榮。

                         

                        3.鼓勵私營商業發展

                         

                        邊區政府鼓勵和提倡私營商業發展。以往對于私營商業有打擊限制的傾向,甚至在感情上厭惡私商,導致市場上只有貿易機關和公商孤軍奮戰。邊區政府積極將私營商業納入根據地經濟建設體系。1941年,《抗戰日報》社論提出要鼓勵私營商業之大發展,而不是打擊限制,更不應消滅,鼓勵多種經濟成分共同發展。(29)1942年,晉西北行署指出應團結中小商人,給以“實惠”。如二分局廉價供給中小商人食鹽每日約300余斤。離石縣政府將沒收的香,廉價供給了小商人。五分局投資給小商販935元。(30)1944年,行署指出對于私商不但不應該限制其發展,而且應該幫助其正常發展,使其正當地賺錢。(31)1945年4月,行署再次指出私商是貿易工作的群眾之一。特別指出肩挑小販是深入農村的橋梁。(32)

                         

                        4.扶植合作社

                         

                        邊區政府積極扶植合作社以發展商業、繁榮集市。合作社是集市貿易的基礎,能在集市上固定的發揮作用。與私商相比,合作社有其自身優勢:第一,貨源優勢。合作社貨物由貿易局直接供給,其收購的土產由合作社收集銷售。邊區政府規定貿易局需保證為合作社供原料、推成品,賣貨給合作社。(33)第二,價格優勢。貿易局供給合作社貨物一般給予折扣,在經濟上給予扶助。邊區政府規定貿易局賣給合作社的貨價要比一般賣價低5%。合作社成品不論市場上價漲價跌,貿易局必須買。不能使合作社壓住老本賠錢。(34)第三,業務優勢,貿易局會在技術和業務上對合作社進行指導。邊區政府規定,不論什么性質的合作社,貿易局都要主動幫助。不只物質上給以便宜,還要幫助其想辦法,改善管理。合作社業務沒有做好,當地貿易局要負責任。(35)因合作社在諸多方面具有優勢,在推動邊區集市貿易發展上發揮了重要作用。如邊區特等英雄李林芳領導的群眾合作社,在繁榮界河口集市起了很大作用。合作社一個月就地收買生鐵l萬多斤、羊毛300斤、羊皮40張,還出售了700多件農具。特別是合作社可以賒賬。不少群眾感動地說:

                         

                        那幾年可不能這樣,還賒東西?給的錢少了東西也拿不走。

                         

                        過去公家鬧集是為賺錢,買米要成石斗的買;現在新政府成立集市是為咱老百姓,三、二升米也可買到。(36)

                         

                        又如1942年塞北分區朔、平兩縣合作社在貿易局的幫助下,供給群眾必需品和農具約300萬元,并組織了清泉寺和南辛莊的集市。(37)據1944年不完全統計,邊區集市上能起作用的合作社有117個。(38)這些合作社在組織群眾生產、運輸、供給必需品、推廣農幣等方面,進而有效繁榮集市貿易起了不小的作用。

                         

                        5.掌握并穩定物價

                         

                        抗戰期間,邊區物價上漲較為嚴重,波動幅度較大。為保證集市貿易繁榮穩定,邊區政府積極對物價進行掌握和調控。政府先從掌握關鍵的市場做起。如興縣掌握客店,通過市場牙子對買客賣客的情況進行了解,必要時主動接收來貨,主動供給所需貨物,免去外來商人的襲擾。又如三分區掌握糧食,規定糧店須根據市場需要收放糧食,以減少糧價大波動。(39)此外,政府還通過提供農幣貸款以穩定金融。貸款范圍涉及農業、工礦業、紡織等與群眾生活密切相關的行業。邊區各貿易分局及所屬商店、合作社亦大力推廣農幣。這樣,農鈔和群眾利益緊密結合,小商販和小生產者都開始接受農鈔,保證了集市的繁榮。

                         

                        6.改善交通運輸條件

                         

                        交通運輸條件是關系集市興衰的重要因素。而運費問題是物資流暢、集市繁榮的關鍵。邊區政府積極改善交通運輸條件以降低運費:一是修路。這是減輕運費最主要的方法。如興縣到黑峪口有能通大車的路,興縣炭可低價販到神府。大車一輛可拉800斤左右,如改用毛驢則需7頭驢、3個人,費用多好幾倍。1944年,行署指示要把上年指定修的交通要道盡快修好,并計劃修好臨縣到興縣、岢嵐到界河口和裴家川口的大車路。(40)二是倡導沿途設店并建議低收費。邊區政府倡導沿途騾馬大店經營者降低草料費用以減輕客商運費。(41)還倡導路邊設店和回腳以減低運費。如鼓勵貿易局和群眾在路邊設店,并建議店費要便宜。(42)在組織回腳方面,建議運輸者與當地土產推銷聯系起來,以便回來時有東西馱,從而減少運費。(43)三是組織運輸合作社。邊區政府發動公商與機關部隊組織運輸合作社,以降低運費。

                         

                        7.成立商業聯合會和公營商店聯合會

                         

                        為加強集市的領導和管理,邊區政府組織成立了商業聯合會和公營商店聯合會。1941年共有興縣、保德、巡鎮、臨縣、磧口、馬坊、婁煩7處商聯會。(44)商聯會由全體商民選出執委,執委互選常委,設主任委員一人。執委和常委一般由大商人、中等商人和小商人構成。商聯會負責組織、管理商業貿易,促進農村集市發展,解決商民困難,是政府和商民之間的橋梁。因此,商聯會的建立能夠有效保證集市貿易的有序進行。公營商聯會的數量比商業聯合會數量少。1941年只有興縣一處公營商業聯合會。公營商聯會仍參加商聯會,組織形式和商聯會相仿。(45)公營商聯會主要是集中公營商在市場上的行動,進行各種法令的解釋和動員,運用價格政策,平抑物價,幫助私商,穩定集市貿易。

                         

                        三、發展集市貿易的成效與問題

                         

                        邊區發展集市貿易的成效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調節供需,推動農村經濟商業化、現代化

                         

                        抗戰時期,集市是邊區經濟流通的重要形式。集市的功能首先是經濟交換功能。一方面提供生活必需品,滿足群眾的消費需要;另一方面收購土產,拉動群眾生產。邊區集市交易以農家生產的農副產品和手工制品為主。邊區的農產品主要有莜面、麻籽、白麻、麻油、黃油、土豆、紅棗、粉面、棉花、藥材、木材等;手工業品有土布、炭、瓷、鐵器等。當地牛羊馬驢豬也是集市交易的主要貨物。而諸如雪花膏、香皂、頭油、罐頭、紙煙、紡綢、剪指刀、皮鞋、鞋刷、發卡、被面、手套、飯匙、牛乳等奢侈品極少見到。(46)邊區勞動英雄李林芳曾談到:

                         

                        (集市)最重要的是供給了群眾的必需品,解決了群眾食鹽穿衣等的困難。(47)

                         

                        隨著集市貿易的復蘇,商品種類日趨繁多,貿易總量逐漸增長,經濟專業化程度日趨明顯。可以說,集市的發展對于滿足群眾消費和生產需求,活躍農村經濟,繁榮邊區市場,促進農村經濟商業化和現代化起了重要作用。

                         

                        2.平抑物價,形成合理價格

                         

                        集市不僅能調節邊區供需矛盾,還有平抑物價、形成合理市場價格的作用。沒有健全的流通業,市場價格機制的有效性就會受到影響,供需矛盾也會更加尖銳。抗戰期間,不少產品價格大幅波動,買難賣難現象較多,這些歸根到底都可歸結為流通問題。邊區集市不僅通過調節供需使根據地價格趨向合理,還通過推廣農幣以平抑物價。集市在交易時堅決吸收農鈔,拒用法幣和銀洋。如界河口集市建立后,在向外傾銷土產上,5個月內即吸收兌換回銀洋7000多元,有效禁止了銀洋的使用。(48)集市交易使農鈔購買力逐漸提高,流通范圍越來越大。“流通不斷地把貨幣像汗一樣滲出來”,(49)較大程度地鞏固了農幣在邊區市場的地位。與此同時,邊區物價逐漸下降。例如,界河口集市建立以前,小米價格每斗700元,建集不到兩月,就跌到280元。(50)集市的建立和成長推動邊區經濟逐漸形成合理的價格。

                         

                        3.實現資源有效配置,進一步引導生產

                         

                        以集市為核心的農村市場體系對于資源配置有重要影響。邊區集市通過商品流通、自主平等的競爭使資源實現有效配置,促進生產、消費的協調,進一步引導生產。例如,1945年,興縣二月二騾馬大會上市耕牛2000多條,驢700多條,騾馬150多匹,成交犁鏵90個。每日成交耕牛50多條,總共調劑農具達73萬元。(51)該年,白文的騾馬大會成交耕牛數達1000多條。嵐縣成交170多條。忻州成交200多條。騾馬大會還調劑了種子。(52)這種調劑解決了農民的生產資料問題,有效促進了邊區農業生產的發展。界河口集市建立后,貧農李鎖雷欣慰地說:

                         

                        這下窮人可有了活法啦,背上一背柴,推上二升豆子的豆腐都能賣了,這還不是公家為咱想活法嗎?

                         

                        地主劉溫也興奮地說:

                         

                        敵人燒毀過的地方,公家想法修補得這樣整齊,成立集市對于咱們老百姓買賣東西更方便啦!(53)

                         

                        流通決定生產,引導生產。貨暢其流可以促進消費,進而擴大生產。“商品的驚險的跳躍如果不成功,摔壞的不是商品,但一定是商品所有者。”(54)邊區集市的發展把農民的生產、消費緊密連接在一起,充分激發了農民和手工業者的生產積極性。由集市引導的消費和生產是拉動邊區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對邊區經濟發展起著引導作用。集市不僅通過物品交易實現群眾物品的價值完成“驚險的跳躍”,而且通過自身的無形服務滿足邊區社會生產、生活、文化等多層次需要。

                         

                        毋庸置疑,集市貿易在溝通城鄉物資交流,打破經濟封鎖,促進多種經濟發展,活躍農村經濟等方面起了重要作用。然而,應該看到的是,由于抗戰時期特殊的社會經濟環境,集市貿易發展亦存在一些問題。

                         

                        1.集市貿易發展不平衡

                         

                        建集的原則是使群眾的趕集效率最大化。集市貿易發展不平衡主要表現為集市數量少、地點和日期設置不合適。如有些地方土產不暢銷,小販貨郎擔子不下鄉的現象還存在。(55)有的地方單純為了行政領導機關的便利而根據行政范圍設集市:

                         

                        林遮峪較偏僻,(建集)不如馮家川適當。溫家川離賀家川的集僅十里路,宋家溝離岢嵐僅二十里。(56)

                         

                        集市離得太近限制其作用,太遠則不能滿足群眾需求。農民趕集一般不以行政區域為范圍,其選擇某一地趕集主要是出于方便、低的路途成本或習慣。在周期性集市市場系統中,集市的建立應確保避開空間上相鄰市場之間的時間競爭,這樣才被認為是有效率的。而邊區集市有的趕集日期太少,不夠解決問題;而有的則太多。這不僅供給者無法有效供給,需求者需求亦較低,會極大削弱集市的意義。

                         

                        2.商品結構顯單一

                         

                        抗戰期間,邊區集市商品日漸豐富,但仍顯單一。集市貿易最主要的目的是解決群眾各種需要。不但使群眾能買到東西,而且需能賣了土產,還要能給群眾修理家具,如釘掌、修農具等,亦要使群眾能住宿吃飯。所以集市上的商品不僅要包括糧食等土產、工業品(尤其是手工業品),還要有飯店、旅店等服務性場所。然而,抗戰期間邊區集市上的工業品及服務性場所較為欠缺。因此,邊區政府曾指示,在適當時期組織與發動騾馬大會或利用古會,調劑供銷。(57)

                         

                        3.組織管理較混亂

                         

                        這一方面表現為建集過程中地方政府、貿易局和農民、商人的溝通不夠。新建集市事先要有很好的準備,動員各種力量參加。農民、商人等都需廣泛組織參加。貿易局、當地政府更要有足夠準備。然而,有些地方建集前準備做得不夠充分:

                         

                        中寨建集日期未一致,羅峪口等地建集貿易局還不知道。

                         

                        另一方面則表現為建集過程中出現的強迫命令現象:

                         

                        有的地方為了建集市,不讓群眾到附近縣份趕集,以便多賣價錢,致使糧食得不到調劑,產糧人收入減少。(58)

                         

                        總體來講,上述問題集中起來都是集市不健全的表現。集市不健全會直接影響流通。流通不暢又會導致生產與需求脫節,造成資源浪費,生產積極性下降。例如,興縣、神府、二、六、八分區都出產羊毛羊絨,因銷路不暢,使生產者情緒低落。寧武有的地方,羊販子不收絨毛;八分區有的地方羊病死后,皮無人剝。但有些機關打毛口袋反而買不到毛。河曲羊毛賣不出去,保德反而買不到毛。各地殺羊不少,但化學廠制肥皂買不到羊油,以致減少生產。(59)這種供需脫節的現象,顯然是流通不暢的結果。沒有高效健全的集市貿易,供需矛盾就會變得尖銳,邊區經濟運行的效率也會削弱。可見,集市貿易要有效地履行其交換職能,不僅要依靠各種交易規范、規則及習慣等制度安排,更需要政府有計劃的合理規劃和組織。

                         

                        抗戰時期晉綏邊區集市貿易的發展,對于促進邊區商業繁榮、引導工農業生產、調節供需矛盾、平抑物價、形成合理價格、滿足群眾需要,進而推動邊區經濟持續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戰爭和外部經濟封鎖的特殊歷史條件下,邊區政府為搞活內部經濟,發展商業貿易做了不懈努力。發展集市貿易是新政權搞活經濟的重要措施之一,亦是中共進行新民主主義經濟建設和實現農村經濟現代化的重要內容。邊區集市貿易的發展為中共此后推動農村集市貿易發展積累了一定經驗。然而,必須注意的是,由于殘酷戰爭對農村集市的巨大破壞,抗戰時期集市貿易發展亦存在不健全之處。值得稱贊的是,對于這些問題,邊區政府高度重視。從其發布的指示和總結中可以看出邊區政府經常積極披露相關問題并責令各地進行改進。這不僅表明戰爭環境下實現經濟現代化的復雜性和多向性,更表現出邊區政府在處理復雜經濟問題時發現問題、反映問題、推動問題解決的優良傳統。

                         

                        【作者簡介】張曉玲,女,1984年生,山西忻州人,內蒙古財經大學經濟學院講師,主要研究方向為中國近代經濟史

                         

                        注釋:

                         

                        ①任放:《二十世紀明清市鎮經濟研究》,《歷史研究》2001年第5期;任放:《近代市鎮研究的回顧與評估》,《近代史研究》2008年第2期。

                         

                        ②行龍、張萬壽:《近代山西集市數量、分布及其變遷》,《中國經濟史研究》2004年第2期;喬南:《淺析清代山西農村集市及廟會》,《山西財經大學學報》2008年第3期;馬玉山:《明清山西市鎮經濟初探》,《山西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2年第4期;王利霞:《清代山西晉中集市變遷研究》,山西大學2012年碩士學位論文;馮漢卿:《清代大同地區集市發展變遷研究》,山西大學2012年碩士學位論文。

                         

                        ③關于抗日根據地集市貿易,魏宏運對晉冀魯豫根據地的集市貿易做過系統論述(見魏宏運:《論晉冀魯豫抗日根據地的集市貿易》,《抗日戰爭研究》1997年第1期)。另有一碩士學位論文考察了晉察冀邊區的集市(趙立偉:《晉察冀邊區集市研究》,河北大學2005年碩士學位論文)。此外,董世超分析了抗戰時期陜甘寧邊區的集市貿易(董世超、張小兵:《抗戰時期陜甘寧邊區的集市貿易》,《理論導刊》2014年第2期)。

                         

                        ④目前,商業貿易仍是根據地經濟史研究較為薄弱的方面(李金錚:《近20年來華北抗日根據地經濟史研究述評》,李金錚:《近代中國鄉村社會經濟探微》,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571頁)。

                         

                        ⑤《兩個半月貿易工作中的重要教訓》,載晉西北行署編印:《工作通訊》第1卷第5期,1942年4月15日。

                         

                        ⑥穆之弟:《晉西北零綴》,《新華日報》1943年8月6日,仇貨是指敵對區域的商品和貨物。

                         

                        ⑦行龍、張萬壽:《近代山西集市數量、分布及其變遷》,《中國經濟史研究》2004年第2期。

                         

                        ⑧抗戰時期,為抗戰需要,臨縣分為臨縣、臨南兩縣。故與民國時期的臨縣11處集市相比,根據地時期臨縣與臨南集市之和已恢復到戰前水平。

                         

                        ⑨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493頁。

                         

                        ⑩中共晉西區黨委:《晉西北商業貿易發展概況》(1941年12月),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498頁。

                         

                        (11)龔關:《近代華北集市的發展》,《近代史研究》2001年第1期。

                         

                        (12)許檀:《明清時期農村集市的發展》,《中國經濟史研究》1997年第2期。

                         

                        (13)包括臨縣、臨南、離石、方山。

                         

                        (14)包括靜樂、陽曲、離東、太原、清徐、文水、交城、汾陽、交西。

                         

                        (15)包括河曲、保德、偏關、神池、岢嵐、五寨。

                         

                        (16)包括寧武、靜寧、崞縣、忻縣。

                         

                        (17)包括右玉、右南、平魯、山朔、懷仁、大同及大青山游擊根據地所屬九縣五旗。

                         

                        (18)晉綏邊區行署:《目前貿易中存在的問題與貿易工作的任務》(1944年8月5日),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433頁。

                         

                        (19)包括興縣、嵐縣、神府。

                         

                        (20)晉綏邊區行署:《目前貿易中存在的問題與貿易工作的任務》(1944年8月5日),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434頁。

                         

                        (21)《發展內地商業,組織對外貿易》,《抗戰日報》1941年5月4日。

                         

                        (22)晉綏邊區行政公署:《關于開展貿易、穩定金融的秘密指示》(1944年3月10日),內蒙古自治區檔案館,案卷號:1-1-24.

                         

                        (23)海云:《界河口集市的建立及其作用》,《抗戰日報》1945年3月27日。

                         

                        (24)晉綏邊區行署:《目前貿易中存在的問題與貿易工作的任務》(1944年8月5日),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451頁。

                         

                        (25)晉綏邊區行政公署:《關于開展貿易、穩定金融的秘密指示》(1944年3月10日),內蒙古自治區檔案館,案卷號:1-1-24。

                         

                        (26)晉綏邊區行署:《半年來貿易工作總結》(1945年4月),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475頁。

                         

                        (27)《發展內地商業,組織對外貿易》,《抗戰日報》1941年5月4日。

                         

                        (28)晉綏邊區行署:《目前貿易中存在的問題與貿易工作的任務》(1944年8月5日),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448頁。

                         

                        (29)《發展內地商業,組織對外貿易》,《抗戰日報》1941年5月4日。

                         

                        (30)《兩個半月貿易工作中的重要教訓》,載晉西北行署編印:《工作通訊》第1卷第5期,1942年4月15日。

                         

                        (31)晉綏邊區行署:《目前貿易中存在的問題與貿易工作的任務》(1944年8月5日),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456頁。

                         

                        (32)晉綏邊區行署:《半年來貿易工作總結》(1945年4月),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471頁。

                         

                        (33)(34)(35)晉綏邊區行政公署:《關于開展貿易、穩定金融的秘密指示》(1944年3月10)日),內蒙古自治區檔案館,案卷號:1-1-24。

                         

                        (36)海云:《界河口集市的建立及其作用》,《抗戰日報》1945年3月27日。

                         

                        (37)《塞北分區朔平兩縣合作社聯席會議對于今后朔平兩縣合作社工作的意見》(1942年9月7日),內蒙古自治區檔案館,案卷號:1-1-24。

                         

                        (38)晉綏邊區行署:《晉綏邊區貿易工作材料》(1944年8月29日),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572頁。

                         

                        (39)(41)晉綏邊區行署:《目前貿易中存在的問題與貿易工作的任務》(1944年8月5日),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450頁。

                         

                        (40)(42)晉綏邊區行政公署:《關于開展貿易、穩定金融的秘密指示》(1944年3月10日),內蒙古自治區檔案館,案卷號:1-1-24。

                         

                        (43)晉綏邊區行署:《半年來貿易工作總結》(1945年4月),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474頁。

                         

                        (44)中共晉西區黨委:《晉西北商業貿易發展概況》(1941年12月),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537頁。

                         

                        (45)中共晉西區黨委:《晉西北商業貿易發展概況》(1941年12月),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540頁。

                         

                        (46)晉綏邊區行署:《目前貿易中存在的問題與貿易工作的任務》(1944年8月5日),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445頁。

                         

                        (47)海云:《界河口集市的建立及其作用》,《抗戰日報》1945年3月27日。

                         

                        (48)(50)(53)海云:《界河口集市的建立及其作用》,《抗戰日報》1945年3月27日。

                         

                        (49)馬克思:《資本論》第一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年,第132頁。

                         

                        (51)《興縣召開騾馬大會,農具市場表現特別活躍》,《抗戰日報》1946年3月16日。

                         

                        (52)《晉綏邊區1945年1月至1946年6月貿易工作綜述》(1946年7月10日),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663頁。

                         

                        (54)馬克思:《資本論》第一卷,第124頁。

                         

                        (55)晉綏邊區行署:《目前貿易中存在的問題與貿易工作的任務》(1944年8月5日),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447頁。

                         

                        (56)晉綏邊區行署:《半年來貿易工作總結》1945年4月),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475頁。

                         

                        (57)(58)晉綏邊區行署:《半年來貿易工作總結》(1945年4月),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475、461頁。

                         

                        (59)晉綏邊區行署:《目前貿易中存在的問題與貿易工作的任務》(1944年8月5日),劉欣主編:《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資料選編·金融貿易編》,第431頁。

                         




                        上一篇:陸玉芹、謝俊美:同光之際兩湖地區淮鹽引地規復之爭 下一篇:黃正林:論抗戰時期甘肅的農業改良與推廣

                        返回首頁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5519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