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今天是:
                        登錄  注冊  找回密碼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快訊>>最新消息>>正文內容
                        最新消息 【字體:

                        吳敏超:新西蘭華人與海上絲綢之路——以陳達枝為中心的探討

                        作者: 文章來源:《廣東社會科學》2019年第2期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22日

                        內容提要:從歷史上看,華人與新西蘭的關系遠比我們想象的更加緊密和豐富多彩。在新西蘭成為英國殖民地后不久,華人即來到這片土地上生活。陳達枝是新西蘭華人移民的先鋒,更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新西蘭華人中最成功的果菜種植園主和商人。他開創的事業,與他個人的商業頭腦、經營管理能力有關,也與華人的關系網絡、嫻熟的農業耕作技術和新西蘭南北島的快速開發有關。一個具有龐大人口數量的源遠流長的農業文明古國,與一個土地廣袤而人口稀少的新興農業國家相遇,其間發生的技術借鑒、移民往返、貿易開拓,既反映了海上絲綢之路的共通面相,又因環境與國情的特殊,孕育出新的經驗和啟示。

                         

                        關鍵詞:新西蘭  華人  海上絲綢之路  陳達枝

                         

                        2017327日,中國與新西蘭政府簽訂一帶一路合作協議,自此,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正式延伸到大洋洲。新西蘭是第一個與中國簽署相關協議的西方發達國家。為何新西蘭敢為西方先?其中有新西蘭經濟屬于外向型經濟、中新兩國經濟依存度高且優勢互補等原因,亦有歷史淵源。中國和新西蘭雖然距離遙遠,但是兩國的聯系,遠比我們想象的更加久遠和緊密。華僑華人,則是建立這種聯系的紐帶和最好的見證者。以往有關新西蘭華僑華人的學術研究,在中文世界十分寂寥。[1]許多有意義的歷史故事與事件,正待后來者挖掘與探討。

                         

                        新西蘭被譽為“白云之鄉”,于1840年成為英國的殖民地。此后,歐洲人開始大批向新西蘭移民。[2]華人也緊隨其后,到達新西蘭。一般認為,新西蘭的第一位華人移民是黃鶴廷(Appo Hocton)。18421025日,黃鶴廷隨英國船托馬斯·馬哈里森號(Thomas Harrison)自倫敦出發,抵達新西蘭尼爾森港(Port Nelson)。[3]從中國出發前往新西蘭的華人,則始于1860年代。隨著新西蘭南島淘金熱的興起,1871年初,新西蘭華人數量迅速攀升至2641人,1881年則達到5004人。[4]他們基本都來自中國的廣東省。華人到達新西蘭的最初30年,絕大多數人以淘金為生。進入20世紀后,隨著金礦資源的枯竭,蔬菜種植業、經營蔬果店和洗衣業成為華人從事的主要職業。

                         

                        海上絲綢之路,是一條貿易往來之路,也是一條人口流動、文明交流之路。新西蘭的經濟結構以農牧業為主,是世界上少數以農立國并進入發達國家行列的國家。而華人來到新西蘭,將幾千年文明古國的農業種植技術、經營方法帶到這個年輕的國家,在新西蘭蔬菜種植業和蔬果經營業中占有不可忽視的一席之地。古老的中國與年輕的新西蘭,黃種人與白種人,在南半球的這片土地上交匯。事實上,從19世紀后期到20世紀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新西蘭對黃種人一直存在著或多或少的歧視,華人在新西蘭的生活較為艱辛。但華人以超乎尋常的刻苦耐勞和節儉聰慧,在這片土地上努力生存、扎根。本文以陳達枝(Chan Dah Chee)為中心[5],探討新西蘭華人與海上絲綢之路這一嶄新命題。

                         

                        陳達枝(1851—1930年),出生于廣東東莞的望牛墩,1867年抵達新西蘭。他是淘金熱中最早到達新西蘭的華人之一,也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新西蘭華人中最成功的蔬菜種植園主和商人。他所開創的事業及其在海上絲綢之路視野中具有的意義,值得書寫。

                         

                        一、江風園:中國農業經營模式移植新西蘭

                         

                        1867年,陳達枝與兩個兄弟一起到達新西蘭北島的奧克蘭(Auckland),當時他年僅16歲。他們本想前往新西蘭南島的達尼丁(Dunedin)淘金,但由于暈船不適,當船在奧克蘭靠港時,三人決定上岸。安頓下來后,陳達枝在奧克蘭的梅凱尼克斯灣(Mechanics Bay)附近以種植蔬菜為生。這對陳達枝來說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因為他來自廣東農村,有從事農業的經驗和體力。蔬菜收獲后,他便挑著擔子沿街叫賣,生意不錯。

                         

                        18828月,陳達枝正式租入7.25英畝(相當于中國的44畝)土地,每年的租金是95英鎊(平均每英畝13英鎊),租期是21年。[6]一些采訪資料表明,當時一英畝土地每年的租金大概是5-10英鎊[7],可能是由于該地區離奧克蘭市區很近,所以租金較高。這個菜園有一個非常美好動聽的名字——江風園(Kong Foong Yuen)。1903年租約到期后,陳達枝又將其展期至1920年。所以,在奧克蘭梅凱尼克斯灣的吉林厄姆街(Gillingham Street),陳達枝的菜園經營維持了整整38年。

                         

                        江風園是陳達枝事業起步的地方。它位于一個小山谷中,土地上覆蓋著火山灰,十分肥沃。一條小溪蜿蜒而過,便于灌溉,是理想的蔬菜種植園。陳達枝幫助家鄉的華人來到奧克蘭,為他們提供工作,安排膳宿。1904年,白人牧師唐愿高(Alexander Don)記錄了在江風園工作的8位華人的姓名。[8]當然,園中為陳達枝工作的華人不止這8個人。據記載,華人種植蔬菜,采用精耕細作的方法,大多數菜園面積在半英畝至5英畝之間,半英畝的小型菜園需2-3人照看料理。[9]江風園的面積有7.25英畝,可能需要20人左右料理。

                         

                        江風園的蔬菜種植方式,與廣東農村一致。蔬菜種子來自上一季的收獲,經過精挑細選后,放在竹篾編的圓匾中曬干。種子先播撒于一小塊土地上,便于菜農悉心照料,控制溫度和濕度,提高出苗率。待種子長成幼苗后,被移種到更廣闊的土地上,這樣可以提高土地的利用效率。在菜苗成長期間,園丁需要進行除草、灌溉、施肥等工作。灌溉的方式,一般是將一段段竹子(去掉中間的節)連接起來,形成一條小小的竹渠。肥料主要是馬和家禽的糞便。江風園里飼養馬匹,用于犁地和運送蔬菜。[10]2006年,江風園地區開展考古活動[11],挖掘出土了100年前的鋤頭、杈子等鐵質農具,形狀品質類似于中國國內的農具。[12]這些說明華人將國內的農作物種植經驗、灌溉方式和農業工具移植到了新西蘭。

                         

                        華人菜農較之白人菜農更注重灌溉,因此可以種植更多種類的蔬菜。奧克蘭氣候溫暖,無霜期長,華人辛勤勞作,不同的蔬菜適應不同的季節,一年可以種2-3季。[13]白人菜農往往一年只種植一季蔬菜。江風園里種植的蔬菜,有卷心菜、豌豆、大豆、萵苣、西紅柿、南瓜、紅薯和土豆。當時白人菜農種植的,主要是土豆和洋蔥這樣的根莖類蔬菜。[14]華人的蔬菜收獲后,直接售賣至奧克蘭市的主婦手中,新鮮便宜,種類繁多,非常受歡迎。當時在奧克蘭及郊區,經常可以看到這樣一幅景象:華人身后拖著一條辮子,頭戴圓形草帽,肩上挑著擔子,扁擔兩頭分別是一筐蔬菜,在沿街挨戶叫賣。陳達枝的江風園出產較多,不能僅僅依靠零售的方式,他還雇人用馬車將蔬菜運往旅店和他自己在皇后街(Queen Street)的蔬果店。

                         

                        在小小的江風園里,陳達枝建立起一個華人的避風港。值得注意的是,2006年的考古挖掘還發現,江風園里有許多中國瓷器和陶器。陶器形制各異,可能分別用來儲存食品、酒和調味品等。瓷器中有四季花紋的青釉瓷器,包括飯碗、酒杯和調羹。可以確認的是,共有183件瓷器、陶器來自中國,其中有61件帶嘴的完整陶器和60個完好無損的盛放五加皮的酒瓶。[15]這么多中國容器的出土,一方面說明江風園的日常生活方式偏于中國化,生活器皿和部分食品、飲品來自中國,另一方面也進一步說明陳達枝在從事進口中國食品、飲品的生意。因為江風園的日用并不那么浩繁,那么多容器顯然是裝運了中國貨物而來,這與陳達枝從事中新之間相關貿易的記載相吻合。

                         

                        中國化的勞動與生活方式,也在當地社會引起不滿。如19053月,一個名叫納皮爾(Napier)的白人指控陳達枝菜園的9名菜農在星期天工作。他指出,星期天是安息日,華人菜農不應該勞作。陳達枝認為,星期天菜農們包裝和運送蔬菜,為的是星期一早上向北方輪船公司的7艘輪船供應新鮮蔬菜,這些屬于必須做的工作,不像鋤地和施肥,可以擇時進行。陳達枝的辯護為法庭所理解。[16]但是兩年之后,納皮爾再一次將陳達枝雇傭的14名華人菜農,以同樣的理由告上法庭。[17]這些沖突,與華人吃苦耐勞的品質有關,也與中西方不同的宗教信仰有關。

                         

                        隨著陳達枝的客戶不斷增加,江風園的蔬菜種植已經無法滿足需要。在1890年代,陳達枝和另外三位華人租下了波特家族(the Potter Family)在埃普瑟姆(Epsom)的菜園。1904年,唐愿高也記載了埃普瑟姆菜園8位華人的姓名。[18]1905年起,陳達枝在奧克蘭西部的埃文代爾(Avondale)區購買了35英畝蔬菜園。埃普瑟姆和埃文代爾的土地都覆蓋有火山灰,肥沃高產。陳達枝的菜園成為羅斯班克半島(Rosebank Peninsula)上最大的蔬菜園。陳達枝在購買埃文代爾菜園后,將江風園改為蔬菜包裝和儲運點。埃文代爾的菜園一直存續到二戰期間——該處被改為美國海軍醫院為止。當然,1920年代后,埃文代爾菜園改易其主。陳達枝在奧克蘭的Pukekohe還有一塊菜園。[19]據當時的報紙報道,陳達枝總計擁有200英畝的菜園。[20]這一數字或許略顯夸張。上述菜園的很多蔬菜直接被送往陳達枝的商店出售,物美價廉。

                         

                        20世紀初,新西蘭華僑華人中以淘金為業的人越來越少,以蔬菜種植為業的人逐漸增多。根據人口統計資料,1901年,新西蘭華人總數為2857人,菜農有685人,占24%[21]此后,這一比例繼續走高。到1921年時,菜農人數增加到1252人,占當時新西蘭華人總人數3266人的38.3%[22]江風園中雇傭的菜農,當然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所以,從江風園可管窺新西蘭華人菜農的一般狀況。

                         

                        華人到達新西蘭,不會講英語,也沒有其他技能,不過他們擁有在廣東家鄉從事農業的豐富經驗與勤勞吃苦的品質。新西蘭人口稀少、土地廣袤,華人從事蔬菜種植業,有上述先天條件,又在客觀上滿足了當地人口不斷增長的過程中對食品的需求。新西蘭著名僑領楊湯城曾這樣評論此事:“由于這些華人在中國多是農民出身,熟悉耕種勞作和蓄養技術,有的還從家鄉帶來不少蔬菜優良種子。加上這里土地肥沃,氣候良好。所以很快就種出各種各樣的蔬菜和水果,供應了城鄉人民生活的需要,使往日只吃牛羊肉、土豆和卷心菜的白人餐桌上,出現了不少新品種的蔬菜水果。這是一大貢獻。”[23]新西蘭于1907年成為自治領,是一個以農立國的年輕國家,華人在這里找到了發揮所長、足以安身立命的職業,客觀上也促進了新西蘭的社會發展。

                         

                        華人經營的蔬菜種植業,在20世紀上半期不斷發展。太平洋戰爭爆發后,新西蘭成為太平洋上美國軍隊的訓練和補給基地。當時供應美軍的果菜,大部分由華人種植。這是新西蘭華人對盟軍的支持,也是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貢獻。雖然美軍對蔬菜品質的要求較高,但給出的收購價格也很高。華人的經濟處境,在這一時期獲得了明顯改進。

                         

                        二、阿枝公司:參與中新海上絲綢之路

                         

                        陳達枝不僅在蔬菜種植方面取得成功,還有卓越的經商頭腦和能力,在“阿枝公司”旗下,有一系列商店和貿易公司。1882年,陳達枝在奧克蘭皇后街13號建立了他的第一家蔬果店——阿枝商店,這家商店位于中央郵局對面。[24]1894年開始,商店不僅經營水果蔬菜,也出售自中國進口的商品。當時從中國進口到新西蘭的商品大致可分為兩類,一類是新西蘭白人的消費物品,以茶葉為主,主要并不由華人經銷。另一類是華人的消費物品,如大米、豆子、豬肉、咸魚、帽子、燈籠、中藥等,主要由華人經銷。[25]陳達枝的雜貨店,就是為華人提供來自中國的各種生活用品和食品。上文談到的江風園中出土的大量陶瓷容器,即是用以儲存中國食品的。繼第一家店開張后不久,陳達枝的第二家商店在皇后街1號開業。這家商店位于航運大樓的對面,因向航運業和旅店提供商品而為人們所熟知。

                         

                        這一時期,陳達枝還涉足餐飲旅館業。他于188610月從Lum Yut公司接手位于海關東大街上的斯堪的納維亞餐廳(Scandinavian Dinning Room),保留原來的員工,每餐均售6便士。[26]188810月,陳達枝購買皇后街上的Wharf飯店,重新裝修后開業。[27]18895月,陳達枝又將原來開設在下皇后街的飯店,搬遷到地段更好的皇后街聯合銀行旁,裝修一新,命名為城市飯店,提供優良的食宿條件。住宿價格是每晚9便士到1先令,每餐售6便士,每周的食宿費用是13-15先令。[28]陳達枝經營飯店,有三大特色,一是裝潢考究。城市飯店的裝修費為250英鎊,配備了一流的炊具和洗滌池,還有大型熱水鍋爐和餐具烘干設備。[29]二是餐食物美價廉,中午供應甲魚湯和牛排,餐費仍為6便士。[30]三是飯店不僅提供食宿,也收購各種貨物,如木耳、銅和銅飾品、鋅、鉛皮茶葉罐、蜂蠟、魚翅等。[31]

                         

                        1919年,阿枝公司在新市場百老匯街(Broadway, Newmarket242號的新商店開張。它正好位于新市場火車站的入口處,是奧克蘭鄉村顧客購買水果蔬菜帶回家的理想之地。192712月,又一家新的商店在皇后街61號開業,位于迪爾沃斯(Dilworth)大樓對面,成為阿枝公司旗下的主要商店。[32]陳達枝的孫女艾麗斯·黃(Alice Wong)回憶,阿枝公司最盛時期在皇后街上擁有6家商店。[33]當地媒體《奧克蘭星報》認為,陳達枝商店經營的成功之處在于:第一,商店選址好,一般開在鬧市區和交通樞紐附近,靠近海濱,很好地順應了奧克蘭北部海濱地區人口增長的趨勢。第二,商店總能給顧客提供最滿意的服務,出售的商品質量有保證,建立起龐大的客戶群。[34]1920年代,商店晚上11點才關門,節假日依然營業,給旅行者提供了便利。[35]

                         

                        陳達枝還是一位出色的進出口商。他將新西蘭的木耳出口到中國。[36]在奧克蘭下艾伯特街(Lower Albert Street)和皇后街之間的小皇后街(Little Queen Street)上[37],陳達枝擁有一家木耳收購公司,公司的電傳地址就是“Fungus”(木耳),并有兩條業務電話線保持暢通。陳達枝經營的皇后街Wharf餐廳也常年收購木耳。[38]

                         

                        木耳是新西蘭出口到中國的大宗貨物。新西蘭華人周祥最早發現,樹叢中生長著無人問津的菌類,即是中國人喜食的木耳。1870年,周祥在新西蘭的新樸利茅斯(New Plymouth)開店收購木耳,1872年和1882年分別在英格爾伍德(Inglewood)和埃爾瑟姆(Eltham)開設分店。木耳收購價為每磅2-4便士,相當于奶油的收購價,后來價格上漲到每磅8-10便士。采摘野外生長的木耳不需要生產成本,只需要勞力投入,這對生計困難的華人礦工和其他國家的礦工來說,都是一筆容易掙到的外快。[39]礦工們采摘木耳,送到周祥開設的雜貨店里。周祥將新鮮木耳曬干后,從新樸利茅斯運到達尼丁,再由輪船運到香港和廣東,大獲其利。僅18721882年的10年間,經由周祥的公司,從新西蘭出口到中國的木耳就達1700噸,價值7.8萬英鎊以上。[40]

                         

                        除周祥、陳達枝外,一些歐洲商人也參與此項貿易。如在奧克蘭創建約翰·里德(John  Reid)公司的約翰·里德,就是最早進入此領域的歐洲人。南島和北島的達尼丁、惠靈頓(Wellington)、納皮爾(Napier)和奧克蘭等主要港口,都運送木耳。在189018951906三個年份,木耳分別占新西蘭出口至中國貿易總值的46%75%86%[41]

                         

                        海關記錄表明,陳達枝和香港的商號廣大行(Kwong Tai Ou)之間保持了密切的商業合作關系,陳達枝以成本價將木耳海運至香港廣大行,廣大行則以成本價將絲綢運至新西蘭[42],陳達枝再進行分銷。從陳達枝與中國的貿易往來中,可以看到中新之間存在名副其實的絲綢之路。

                         

                        在陳達枝的一生中,經營的進出口商品種類繁多。除了中國雜貨、木耳和絲綢外,當奧克蘭市場缺少雞蛋時,他就從加拿大進口冷凍雞蛋,在他皇后街的商店里售賣,供不應求。他還從事兔子毛皮生意,在新西蘭當地加工之后出口海外。[43]

                         

                        值得一提的是,陳達枝在新西蘭北邊的斐濟建立了香蕉和生姜種植園。這是為了保證他的蔬果店獲得香蕉供應,他的姜糖廠有生姜原料。陳達枝委派他的侄子西路易(Sai Louie)親自管理種植園。香蕉是大洋洲水果業中的一項重要商品,單價高,利潤也高。[44]陳達枝在斐濟建立香蕉種植園,亦體現出他事業上的眼光和魄力。

                         

                        陳達枝開拓海外貿易的高峰時期——19世紀末20世紀初,新西蘭還是一個人口較少的新興移民之地。陳達枝所從事的進出口貿易,其種類和數量當然不能與其他國家的華商匹敵。但是,放在新西蘭的環境中,可以看到中新貿易之于新西蘭的重要性。1871年,新西蘭進口自中國大陸和香港的貨物分別為32838英鎊和41916英鎊,總值為74751英鎊,超過了新西蘭進口自美國的商品值59345英鎊。[45]中國的茶葉、絲綢和華人所需要的日用品,是其中最重要的進口商品。新西蘭對中國的出口貿易也十分重要。以陳達枝和周祥從事的木耳生意為例,他們不僅為自己的公司贏得了利潤,也為新西蘭社會創造了就業,還增加了新西蘭的外匯額。

                         

                        海上絲綢之路,是一條貿易之路,新西蘭需要在經濟上與外界增加交流,中國便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對象。新西蘭也需要移民來建設新國家,發展農業和商業。陳達枝的蔬果店和雜貨店,既得益于奧克蘭城市的發展,同時也在食品供應方面為奧克蘭的發展作出了貢獻。當我們將陳達枝的事業放在奧克蘭這座新興的城市、新西蘭這個年輕的國家、中新兩國交往較少的客觀情境中看待時,會認識到其篳路藍縷的意義所在。

                         

                        三、落葉歸根與事業的延續

                         

                        陳達枝于1920年回到中國居住,這時他已經69歲,在新西蘭居住了53年。事實上,在1910年至1918年之間,陳達枝和妻子數次回到中國。這說明,陳達枝的葉落歸根是經過實地考察和深思熟慮的。

                         

                        不過,陳達枝并沒有回到自己兒時的家鄉——東莞望牛墩。他如此富有,聲名遠播,留在鄉村居住極不安全。他選擇在廣州的東部郊區東山(Tung Shan)買下一塊土地,建造了一幢占地廣大的三層別墅。陳達枝回國后開辦了人力車行,還從事其他一些業務。[46]1930年,79歲的陳達枝在香港去世,歸葬廣州東山。也就是說,從1920年到1930年,他人生的最后10年,是在中國度過的,實現了那個年代出洋的中國人葉落歸根的愿望。盡管他在新西蘭的生活很富足,但他更習慣青少年時代在廣東形成的生活習慣。

                         

                        那么,在陳達枝返回家鄉之后,他在新西蘭的商業帝國命運如何呢?陳達枝1882年加入新西蘭籍后,妻子Joong Chew Lee(音李崇周或鐘秋麗,不確定)便于1886年從廣東來到新西蘭。在此后的10年中,妻子為陳達枝生下三個兒子。他們分別是1889年出生的陳華富(William Ah Chee)、1892年出生的陳華東(Clement Ah Chee)和1895年出生的陳華英(Authur Ah Chee)。由于家境富裕,三個孩子在新西蘭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老大和老二畢業后,即進入阿枝公司,用他們嫻熟的英語和豐富的知識幫助公司拓展業務。[47]老三陳華英則于20歲那年(1915年)回到中國。1915年前后,也正是陳達枝計劃回國的時期。陳華英在廣州開辦了一所英語學校,為打算前往新西蘭的中國人輔導英語,以應付新西蘭政府的英語入境測試。學校規模一度達到100名學生同時在讀,學生多來自番禺、增城和四邑。[48]從一定程度上說,陳華英所做的工作,便利了華人移民新西蘭,有助于實現他們出洋掙錢的夢想,這也是海外移民史中值得探討的一個環節:針對西方國家的排華法案和入境限制政策,中國人是如何具體應對的?這些留洋培訓學校是如何開辦運營的?

                         

                        1912年開始,陳達枝已經將生意逐漸交由兩個兒子打理。[49]這年,他的大兒子23歲,二兒子20歲,已經到了可以獨擋一面的年齡。從1914年到1927年間的10多年里,蔬果店和進出口生意主要由老大陳華富負責。1927年陳華富生病后,陳華東掌管整個家業。不幸的是,在20世紀20年代,由于公司生意擴張太快,所借款項無法到期償還,資金周轉緊張,到期的蔬菜種植園不得不由別人承租,很多蔬果店亦被出售。加上1929年開始的世界經濟危機蔓延至新西蘭,阿枝公司大廈將傾。恰在1929年,陳華富去世,1930年,陳達枝去世。外患與內憂紛至沓來,阿枝公司的輝煌已成明日黃花。這一年,陳華東也帶著妻兒離開新西蘭回到中國。陳家在新西蘭剩余的一小部分產業,繼續由陳達枝的侄子西路易和陳華富的兒子諾曼·阿枝(Norman Ah Chee)等人分別經營。

                         

                        值得注意的是,在日本入侵中國后,陳家失去了在中國的大部分財產。陳華東一家于1939年又回到新西蘭,在奧克蘭新市場開了一家蔬果店,重振旗鼓。他的小兒子——生于1928年的湯姆·阿枝(Tom Ah Chee Thomas Ah Chee,中文名也叫陳麟智),少年時經常在父親的蔬果店幫忙,后來繼續擴大父親的事業,成為一名非常成功的商人。[50]1958年,湯姆·阿枝與合伙人在奧克蘭開設了一家叫食品城的超級市場。[51]超市的出現,漸漸改變了人們從街頭小商店購物的習慣。湯姆·阿枝的這種遠見卓識,也許來自于這個商人家族潛移默化的熏陶。后來,食品城的股份雖然逐漸出讓于人,但他仍是主要股東,是新西蘭華商中的佼佼者。[52]

                         

                        從陳達枝的經歷看,他少年赴新西蘭,為的是尋找工作機會,發家致富。他開創的商業王國的規模,可以說大大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陳達枝漸入老年,當新西蘭的事業后繼有人時,他便選擇了落葉歸根。他的小兒子也回到中國,再也沒有回新西蘭。而陳達枝的二兒子陳華東在事業經營不順時,也回到了中國。直至中國抗日戰爭爆發以后,才又回到新西蘭,重新開拓商業。陳達枝的幾個孫子孫女在東山的別墅中度過了童年和少年時代,在十四五歲時到香港學習一段時間的英語,然后赴新西蘭。[53]

                         

                        陳氏家族的三代人,在中國和新西蘭之間往來,他們在新西蘭開創了成功的事業,或多或少與中國的人際關系和商業網絡(如香港的廣大行)有關。每一代人由于生長環境不同,與中國的親疏關系不同,在新西蘭的融合程度也不同。陳達枝縱然在新西蘭開創了如此龐大的事業,但他并不愿老死于新西蘭,而是選擇了葉落歸根。他按照中國富人的習俗,娶了兩房太太。陳氏家族的第二代陳華富和陳華東出生于新西蘭,接受了西式教育,喜歡賽車運動,在生意上也不再采取穩健的態度。從總體看,陳氏家族開枝散葉,有回到廣東的,也有留在新西蘭的,有事業成功的,也有默默無聞地以經營一家蔬果店終其一生的。陳氏家族一代代人的生活境遇和選擇,體現了移民的個人命運與所處時代、環境之間的折沖。移民在不同的國家、文化之間游走,身上或多或少帶著祖輩與少年時的烙印。從大趨勢看,陳氏家族與廣東家鄉漸行漸遠,與他們個人在新西蘭是否事業有成并沒有直接的關系,而與他們在文化上逐漸被新西蘭同化、在政治上逐漸被認同和接受有關。

                         

                        四、結論

                         

                        回顧陳達枝的創業史,為何一個白手起家、不懂英文的中國少年,在新西蘭歧視華人的大環境中,能如此一帆風順地建立起一個商業王國?有以下三個原因或可追尋:第一,時代機遇與個人努力。奧克蘭在19世紀后期20世紀初逐步成為新西蘭最大的工業中心,人口也不斷增長。陳達枝抓住商機,不斷擴展自己的事業。他經營的幾家商店的選址,正如《奧克蘭星報》所說,都在商貿繁華之處。他并不固守自己某一方面的事業,從蔬菜種植發展到蔬果經銷,從木耳出口、絲綢進口發展到雞蛋和皮毛生意。他在經營和管理中精益求精,力求為顧客提供最好的服務。

                         

                        第二,陳達枝有效地利用中國傳統的親屬、同鄉關系。江風園中的廣東同鄉來新西蘭時,往往得到陳達枝的幫助。陳達枝幫他們墊付了船費和人頭稅,所以,他們要賣力工作,盡早償還所欠費用,并努力掙錢寄回家鄉。陳達枝和老鄉們保持了互相信任、團結一致的和諧關系。在親屬關系中,陳達枝的侄子西路易扮演了重要角色,他是阿枝公司中舉足輕重的人物。1894年,西路易16歲的時候來到新西蘭,陳達枝待侄子猶如親生兒子一般。當時,陳達枝自己的兒子尚是幼童,而他的事業正在擴張之中,急需得力的左膀右臂。西路易除了負責斐濟的種植園業務外,還負責木耳的收購和出口、中國食品的進口事務,管理蔬果生意等。[54]西路易可以閱讀中文,并用中文寫作,即使陳達枝自己的孩子長成后,西路易的地位也是不可取代的。西路易一家人,始終與陳達枝一家比鄰而居,維持著非常緊密的關系。除了西路易外,陳達枝的夫人是一名基督徒,英語較好,也可以在生意上輔佐陳達枝。[55]

                         

                        第三,陳達枝也注重與新西蘭白人處理好關系。據載,18943月的一天,陳達枝的顧客格拉斯哥夫人(Lady Glasgow)帶著她的女兒們到江風園訪問,陳達枝讓自己的夫人在門口恭迎。他們一起唱歌聊天、喝下午茶,度過了愉快的時光。當格拉斯哥夫人表示想要一張陳家的全家福照片時,陳達枝馬上命人訂做一張放大的精美全家福照。格拉斯哥夫人一行臨走時,陳達枝又送給她們六塊絲綢手帕。[56]可見,陳達枝善于社交,與客戶充分互動,鞏固和加強了與客戶的良好關系。

                         

                        陳達枝作為早期華人移民的代表,經歷豐富,事業成功。在蔬菜種植層面言,他是最早的農業種植園主。華人為何能從淘金礦工轉變為蔬菜種植者?事實上并不是偶然發生的,我們可從江風園的農業實踐中看出華人的優勢所在。中華文明所包含的農業上的精耕細作技術和中國農民勤苦耐勞的天性,淋漓盡致地體現在新西蘭的蔬菜種植業中——華人選擇灌溉條件良好的肥沃土地,并投入密集勞動力。從商業貿易層面言,陳達枝從事的進出口貿易本身就是海上絲綢之路的一部分。他開展的中國雜貨和絲綢貿易,與很多國家的華人具有共通性。而他從事的木耳收購和國際貿易,則是利用了新西蘭的特產和滿足了中國國內的特殊需要,在一般人的意料之外。陳達枝的落葉歸根和子孫們回國或扎根新西蘭的不同選擇,是移民史中的重要問題,涉及文化融合、認同程度等,也是新西蘭移民政策和中新兩國關系的一個縮影。

                         

                        總之,陳達枝及其后代的歷史,涉及中新兩國貿易、移民、技術和文化的交流,這些均是海上絲綢之路的應有之義。陳氏家族生動豐富的故事所蘊涵的,正是兩國早期民間往來的真實樣態。新西蘭華人在中新絲綢之路中所起的聯結作用,及他們自身的成敗榮辱、命運之歌,只有放在兩個國家的歷史與環境變遷中,才能越來越清晰地呈現出特別的輪廓和光彩。

                         

                        注釋:

                         

                        [1] 中文世界有關新西蘭華僑華人的研究,主要有新西蘭華人周耀星編著的《紐西蘭華僑史略》(新西蘭雙星出版社1996年版),及新西蘭華人楊湯城口述、丁身尊整理的《新西蘭華僑史》(廣東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英文世界的著述,以葉宋曼瑛和伍德明的研究較為突出。

                         

                        [2] 1840年以后,新西蘭人口數量(不包括毛利人)為:185126707人,185432554人,186199021人,1866204114人,1871266986人,1877417662人。在20多年里,新西蘭人口從20多萬增加到40多萬,可見發展之迅速。Alfred Simmons, Old England and New Zealand, London: Stanford, 1879, p. 55

                         

                        [3] Appo Hocton: New Zealand’s First Chinese Immigrant, The Nelson Provincial Museum, 2013.

                         

                        [4] C. P. Sedgwick, Politics of Survival: A Social History of the Chinese in New Zealand, Canterbury: University of Canterbury, 1982, p. 636.

                         

                        [5] 目前所見的與陳達枝有關的中文研究極少。楊湯城口述、丁身尊整理的《新西蘭華僑史》第38-39頁,以300字的篇幅介紹了奧克蘭華商巨擘陳達枝。英文方面的著述,有新西蘭Lily LeeRuth Lam2009年編寫的小冊子Chan Dah Chee, 1851-1930: Pioneer Chinese Market Gardener and Auckland,屬于自費出版物。葉宋曼瑛在Dragons on the Long White Cloud: The Making of Chinese New Zealand(中文名為《龍在云鄉》)中訪談了5個家族,其中一個家族是陳達枝的后代,陳達枝的孫子和孫女回憶了陳氏家族的若干往事。

                         

                        [6] Lily Lee and Ruth Lam, Chan Dah Chee, 1851-1930: Pioneer Chinese Market Gardener and Auckland Businessman, Self-published, Auckland, 2009, p. 5.

                         

                        [7] 《新西蘭克賴斯特華僑》,坎特伯雷大學(The University of Canterbury)蘇慧韶、黃美華、余娥、余綺嫦、楊笑玲1982年編著,手稿本,第13頁。

                         

                        [8] 8個人是周基(Chau Kee)、陳汝恬(Chan Yee Tim)、黃樹群(Wong Shee Kwun)、關汝煥(Kwan Yee Woon)、沈榮梅(Shum Yung Mui)、黎滿金(Lai Moon Gum)、韋仲良(Wai Chung Leung)、吳衍庭(Ng Hin Ting)。Lily Lee and Ruth Lam, Chan Dah Chee, 1851-1930: Pioneer Chinese Market Gardener and Auckland Businessman, p. 7

                         

                        [9] Lily Lee and Ruth Lam, Sons of the Soil: Chinese Market Gardeners in New Zealand, Pukekohe, 2012, p. 14.

                         

                        [10] Lily Lee and Ruth Lam, Chan Dah Chee, 1851-1930: Pioneer Chinese Market Gardener and Auckland Businessman, p. 8.

                         

                        [11] 2006年,新西蘭一家公司在帕奈爾橄欖球場附近地區進行地產開發,偶然挖掘到江風園的地下遺跡。華人何莉莉(Lily Lee)當時正在從事新西蘭僑農的訪談工作,她來到考古現場拍照,后來與另一位華人林露思(Ruth Lam)撰寫了英文小冊子Chan Dah Chee, 1851-1930: Pioneer Chinese Market Gardener and Auckland Businessman。《何莉莉訪談》(未刊稿),采訪時間:201736日,采訪地點:奧克蘭何莉莉家中,采訪人:李海蓉,翻譯:李海蓉。

                         

                        [12] Lily Lee and Ruth Lam, Chan Dah Chee, 1851-1930: Pioneer Chinese Market Gardener and Auckland Businessman, p. 10.

                         

                        [13] Lily Lee and Ruth Lam, Sons of the Soil: Chinese Market Gardeners in New Zealand, p. 14.

                         

                        [14] Lily Lee and Ruth Lam, Sons of the Soil: Chinese Market Gardeners in New Zealand, p. 14.

                         

                        [15] Janice Adamson and Hans-Dieter Bader, Gardening to Prosperity: The History and Archaeology of Chan Dah Chee and the Chinese Market Garden at Carlaw Park, Auckland, Matthew Campell, Simon Holdaway and Macready, Findingout Recent Past: Historical Archaeology in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Archaeological Association Monograph, issue 29, 2013, p. 151.

                         

                        [16] Wanganui Herald, 7 March 1905, p. 4.

                         

                        [17] Taranaki Daily News, 5 November 1907, p. 2.

                         

                        [18] 這八個人是陳柱培(Chan Chee Pui)、張春(Chueng Chun)、黃同英(Wong Tung Ying)、盧石泉(Lu Shack Chuen)、陳仁禧(Chan Yun Hee)、周健華(Chau Kin Wah)、周顯揚(Chau Hin Yueng)、周志成(Chau Gee Sing)。Lily Lee and Ruth Lam, Chan Dah Chee, 1851-1930: Pioneer Chinese Market Gardener and Auckland Businessman, p. 14

                         

                        [19] Auckland Star, 3 December 1927, p. 12.

                         

                        [20] New Zealand Herald, 17 December 1920, p. 9.

                         

                        [21] C. P. Sedgwick, Politics of Survival: A Social History of the Chinese in New Zealand, Part V, p. 648.

                         

                        [22] C. P. Sedgwick, Politics of Survival: A Social History of the Chinese in New Zealand, Part V, p. 686.

                         

                        [23] 楊湯城口述、丁身尊整理:《新西蘭華僑史》,第27頁。

                         

                        [24] Auckland Star, 3 December 1927, p. 12.

                         

                        [25] William Tai Yuen, The Origins of China’s Awareness of New Zealand 1674-1911, Auckland: New Zealand Asia Institute, 2005, p. 100.

                         

                        [26] Auckland Star, 4 October 1886, p. 3.

                         

                        [27] Auckland Star, 3 October 1888, p. 8.

                         

                        [28] Auckland Star, 24 May, 1889, p. 1; Observer, 1 June 1889, p. 18.

                         

                        [29] Auckland Star, 29 May, 1889, p. 4.

                         

                        [30] Auckland Star, 17 October 1889, p. 1.

                         

                        [31] Auckland Star, 17 January, 1889, p. 3.

                         

                        [32] Auckland Star, 25 June 1931, p. 8. 不過,僅僅4年之后的1931年,Huapai果園有限公司購買了這家商店,不久之后兩位歐洲果商成為這家商店的新主人。

                         

                        [33]Lily Lee and Ruth Lam, Chan Dah Chee, 1851-1930: Pioneer Chinese Market Gardener and Auckland Businessman, pp.18-19. 根據Auckland star1927123日的報道,皇后街61號店開業后,皇后街13號的店繼續營業到19292月停業。192810月阿枝商店在報紙上的廣告,說有三家水果店,分別在皇后街1號、61號和新市場百老匯街,亦說明此時皇后街13號的老店已經停業。New Zealand Herald, 27 October 1928, p. 20

                         

                        [34] Auckland Star, 3 December 1927, p. 12.

                         

                        [35] New Zealand Herald, 22 December 1923, p. 9.

                         

                        [36] New Zealand Herald, 17 December 1920, p .9Auckland Star, 14 December 1922,p. 8.

                         

                        [37] 一說是在下皇后街(Lower Queen Street)上。Manying IP, Dragons on the Long White Cloud: The Making of Chinese New Zealand, North Shore CityTandem Press, 1996, p. 41

                         

                        [38] Auckland Star, 28 March 1896, p. 1.

                         

                        [39] James Ng, Windows on a Chinese Past, Vol. 1, Dunedin: Otago Heritage Books, 1993, p. 305.

                         

                        [40] 楊湯城口述、丁身尊整理:《新西蘭華僑史》,第37頁。

                         

                        [41] William Tai Yuen, The Origins of China’s Awareness of New Zealand 1674-1911, p. 101.

                         

                        [42] Lily Lee and Ruth Lam, Chan Dah Chee, 1851-1930: Pioneer Chinese Market Gardener and Auckland Businessman, p. 21.

                         

                        [43] Lily Lee and Ruth Lam, Chan Dah Chee, 1851-1930: Pioneer Chinese Market Gardener and Auckland Businessman, p. 21.

                         

                        [44] 楊永安:《長夜星稀——澳大利亞華人史(1860-1940)》,香港商務印書館2014年版,第278-279頁。

                         

                        [45] William Tai Yuen, The Origins of China’s Awareness of New Zealand 1674-1911, p. 102.

                         

                        [46] Lily Lee and Ruth Lam, Chan Dah Chee, 1851-1930: Pioneer Chinese Market Gardener and Auckland Businessman, p. 26.

                         

                        [47] Lily Lee and Ruth Lam, Chan Dah Chee, 1851-1930: Pioneer Chinese Market Gardener and Auckland Businessman, p. 23.

                         

                        [48] James Ng, Windows on a Chinese Past, Vol. 3, Dunedin: Otago Heritage Books, 1999, p. 393.

                         

                        [49] Auckland Star, 3 December 1927, p. 12.

                         

                        [50] Manying IP, Dragons on the Long White cloud: The Making of Chinese New Zealand, Pp. 2167.

                         

                        [51] 李海蓉、約翰·特納著:《歷史影像中的新西蘭華人》,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7年版,第81頁。

                         

                        [52] 楊湯城口述、丁身尊整理:《新西蘭華僑史》,第39頁。

                         

                        [53] Lily Lee and Ruth Lam, Chan Dah Chee, 1851-1930: Pioneer Chinese Market Gardener and Auckland Businessman, p. 32.

                         

                        [54] Lily Lee and Ruth Lam, Chan Dah Chee, 1851-1930: Pioneer Chinese Market Gardener and Auckland Businessman, p. 32.

                         

                        [55] Manying IP, Dragons on the Long White Cloud: The Making of Chinese New Zealand, p. 42.

                         

                        [56] Observer, 31 March 1894, p. 6.

                         



                        上一篇:李長莉研究員學術講座暨榮休座談會 下一篇:“近代文化研究的拓展與深化——龔書鐸先生學術思想研討會”在京召開

                        返回首頁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5519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