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今天是:
                        登錄  注冊  找回密碼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快訊>>最新消息>>正文內容
                        最新消息 【字體:

                        張海鵬:金融發展要在義利之間取得平衡

                        作者: 文章來源:《中國經濟史研究》2019年第1期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2日

                        內容提要:金融是實體經濟的血脈。貨幣、金融通過服務實體經濟得利,反過來又促進實體經濟的發展,此為貨幣金融存在之義。義并不反對利,但義利關系要平衡,社會經濟才能順利發展,否則就會“翻車”。近代中國的“橡膠股票風潮”、金圓券改革、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都是金融脫離實體經濟、造成社會經濟巨大損失的實例。必須牢記金融發展中的義利平衡關系。

                         

                        關鍵詞:貨幣金融;實體經濟;義利平衡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7年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強調指出,金融是實體經濟的血脈,為實體經濟服務是金融的天職,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風險的根本舉措。這句話,把貨幣、金融的本質說透了。

                         

                        貨幣金融的出現,是人類文明史的基本標志之一。馬克思說過,貨幣作為價值尺度,是商品內在價值尺度即勞動時間的必然表現形式。勞動產品只有作為商品用來交換才產生價值。產品只有在大范圍內交換,才能推動貨幣的產生。也只有在更大范圍商品交換和貨幣流通的條件下,才能產生資本和資本的流通。只有在資本廣泛流通時才有近代意義的金融產生。因此,商品、貨幣、金融是隨著生產力的不斷發展和大幅提升,而產生,而提升的。貨幣、金融是為實體經濟服務的,反過來又推動實體經濟的發展。離開了實體經濟,就沒有貨幣、金融存在的余地。在市場經濟條件下,貨幣、金融成為一個很復雜的體系,復雜到有時候會自以為可以擺脫實體經濟獨立存在,以為虛擬經濟可以支配一切。這時候,實體經濟和貨幣經濟之間就會失去平衡。如果這種平衡被打破,就產生金融危機或者經濟危機。這種危機發生,一定會影響實體經濟的發展。整個社會機體就會發生嚴重不安、動蕩乃至危機。

                         

                        發生這種情況,用中國傳統觀念來講,就是失去義利關系的平衡。如果貨幣金融只追求利,而忘記了為實體經濟服務的本能,就是失去了義。義并不反對利,但義利關系要取得平衡,社會經濟才能順利發展,否則就可能翻車。

                         

                        商品社會里的貨幣流通,本質上是作為勞動產品的商品流通,是物的流通。貨幣作為物的等價物的出現,有利于物質生產資料和生活資料的流通,有利于社會平穩發展。中國早在南北朝時期便出現質庫,是為抵押貸款的先聲。明末清初,在中國資本主義萌芽時代,錢莊、票號等金融機構漸次興起。中國民間金融在儒家文化浸染下,恪守“仁義理智信”的經營準則,創造了那個時代的金融文化。中國傳統金融機構幾乎完全憑借借貸雙方的信守承諾,活躍于中國自然經濟舞臺達數百年之久,直至近代才在西方銀行金融體系沖擊下黯然退場。中國傳統金融的誠信精神保證了義利關系的平衡,推動了商品的流通。這樣的歷史經驗,是商品經濟中的中國特色,值得我們貨幣金融史學者去研究和總結。

                         

                        貨幣經濟與實體經濟失去平衡的情況在歷史上時有發生。進入近代,中國社會受到西方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的侵略,西方銀元的流入以及中國貨幣鑄造權的下移,紙幣的濫發,使得中國市場貨幣流通種類高達上百種,形成貨幣流通的混亂。貨幣流通的混亂就是社會的經濟體系關系失去義利平衡。這種情況如果嚴重,對社會經濟、政治的沖擊將是不可輕估的。這種嚴重失衡的情況,在近代中國至少出現過兩次。

                         

                        在清末,外國銀行不僅經營對清政府的各式貸款,而且操縱中國外匯市場,使大量外國銀圓流入中國,并大量發行紙幣,直接控制中國金融業。據學者估計,當時中國市場上流通的貨幣總量為25億元,其中外國銀圓有11億元,外國鈔票有3億元,兩者合計占全國貨幣總量的55.7%。大量外國貨幣在中國市場流通,嚴重沖擊了中國金融市場。1908年,在商業與金融中心上海,竟然發生了外商銀行聯合抵制中國鈔票的事件,喧賓奪主,實足駭人聽聞。清政府試圖在取締中國商號發行紙幣的權利的同時,限制外國銀行發行紙幣,最終沒有成功。正是在這樣的金融市場背景下,發生了1910年上海的金融危機,這場危機當時被稱為“橡膠股票風潮”。上海的這場金融風潮由1908年倫敦市場橡膠股票漲價引起。在倫敦金融市場,橡膠股票最快的銷售速度是100萬英鎊的股票在半小時之內銷售一空,國際橡膠投資已接近瘋狂。上海金融市場被卷入這場國際資本橡膠投機活動。很多上海人瘋狂搶購橡膠公司的股票,惟恐失去暴富機遇。到19104月,僅僅幾個月時間,40家公司的2500萬兩股票就銷售一空。經過炒買炒賣,股票價格輪番上漲。很快,世界金融中心——倫敦橡膠股票行情暴跌。上海各界購買橡膠股票動用的資金總計達到4000萬兩,參與投機的上海各大錢莊紛紛倒閉,形成風卷上海影響全國的金融風潮。第二年,即1911年就發生辛亥革命,1912212日,宣統皇帝就被迫退位了。辛亥革命當然有非常復雜的原因,但上海的“橡膠股票風潮”對人心的沖擊究竟起了多大的作用呢?表面上是金融風潮,實質上是政府無能力管理金融市場,造成金融脫離實體經濟的假象,極大地沖擊了金融市場和實體經之間的平衡,社會陷入混亂。

                         

                        1948年國民黨在大陸垮臺前夕,一場幣制改革引發的金融風暴,成為推倒國民黨大陸統治地位的重要原因之一。1948年,國民黨發動內戰,不僅失去人心,而且軍事失利,控制地域縮小,物資產出減少,貨幣發行卻在大量增加,財政金融形勢惡化。1948年上半年財政實際收入80萬億元,支出340萬億,赤字率超過3/4;其中最為浩大的是軍費支出,正常預算和特別預算相加,超過了預算總額的70%。政府開支幾乎全靠印鈔票,法幣面值最高已達500萬元,發行額最多時以每天10萬億元這樣令人目眩的數目增長,從而刺激物價持續走高,每天甚至每小時物價都在變化。1月米價每石150萬元,8月中旬攀升到5833萬元,金價每兩超過5億元,法幣與美元兌換價超過1000萬比1,法幣已失去支付功能。19488月國民黨政府實行幣制改革,以金圓券兌換法幣,導致金融市場一片混亂。上海黃金存兌發生擠死7人的慘劇。蔣經國在上海打老虎最終也以失敗告終。到1949524日,金圓券發行數達到共825165億元,為其最初發行限額的41000余倍。結果是物價狂漲,19495月上海的物價指數為19489月的500多萬倍。5月的最高米價為13億元,黃金1兩兌價接近50億元,美元1元兌價超過8000萬元。金圓券信用極度低落,一些地區已視金圓券為廢紙。

                         

                        眾所周知,1949年蔣介石的國民政府就失去大陸,不得已退到臺灣。幣制改革失敗這個案例,是民國最后時期金融市場混亂的典型,也是貨幣、金融、物價脫離物質資料實際價值的典型案例,是金融貨幣與勞動產品失去義利平衡的典型案例,非常值得貨幣金融史學者去研究。我還想舉最近的兩個例子。1997金融大鱷索羅斯掀起的金融風暴攪得亞洲國家一片凄慘,只有中國頂住了這場風暴。2008年美國華爾街因次貸危機引起的金融風暴,直接沖擊了美國和歐洲國家的經濟。把金融和金融衍生物反復炒熱,是脫離實體經濟的表現,一定會反過來沖擊實體經濟。20129月,我曾有機會參加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與建設工程考察團考察歐洲經濟危機,實際考察了法國、西班牙。考察中,與法國國際問題研究所、法國經社理事會、法國共產黨總部、馬德里自由大學、西班牙共產黨總部等方面的專家學者座談。我了解到從美國的金融危機到歐洲的債務危機,是2008年以來世界經濟、政治形勢的基本標志。這場危機影響及于全世界,當然也影響到中國,中國發展一枝獨秀,經濟增長率保持在7%左右。歐洲危機何時見底,西班牙皇家戰略研究所研究員斯騰伯格先生從歐洲危機的調整看,認為要到2013—2014年。法國國際問題研究所亞洲研究部主任尼古拉斯女士認為,處于優勢的美國模式遭受了沉重打擊。

                         

                        尼古拉斯女士認為,美國內部長期控制房地產流,長期靠信貸,表明美國運轉機制的弱點。她還認為,由于美國房地產的證券化,由于信貸、金融的技術構成等多方面的技術原因,造成了此次美國金融危機。對于造成美國金融危機的原因用信貸、金融方面的技術原因來解釋,我曾當面提出商榷,這是否是經濟學家的純經濟觀點,是否應該把此次危機理解為資本主義經濟制度的周期性表現,對方不愿意正面回答我的問題。

                         

                        無論是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還是2008年的華爾街金融風暴引起的世界經濟危機,都是在貨幣、金融領域失去了義利平衡的表現。把金融和金融衍生物視為一個獨立的體系存在,似乎靠它就可以攪動世界經濟,忘記了它是為實體經濟服務的。忘記了這一點,就會對世界經濟和政治帶來極大的風險和沖擊,破壞世界的穩定。3

                         

                        [作者簡介]張海鵬,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北京:100006

                         



                        上一篇:近代史研究所日語學習班順利結束 下一篇:張建:釋“烏拉齊”

                        返回首頁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5519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