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今天是:
                        登錄  注冊  找回密碼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快訊>>最新消息>>正文內容
                        最新消息 【字體:

                        馮琳:暗戰——中美會談背后的臺美交涉(1955.8—1956.1)

                        作者: 文章來源:《安徽史學》2019年第1期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8日

                        全文下載

                         

                        [本文為作者所主持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關鍵期的臺美分歧研究(1949—1958(課題編號17AZS015)之階段性成果。]

                         

                        摘要:19558月中美大使級會談開始后的半年間,在中美談判會場之外,臺美間的交涉悄然進行。對于中美談判,臺當局是高度緊張的局外方。中美會談是否會涉及金馬外島,會談是否會升為外長級,在美留學生遣返是否會擴大到全體僑民,會談是否會造成別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承認,放棄武力聲明是否無礙于中共解放臺灣的政策等,此類問題在臺灣當局看來皆為關系重大之事,而美國或持有不同主張,或不肯對外明確表態,或雖有表態但已造成對臺不利的事實。這些問題有一個共同的核心,那就是兩個中國問題。美國欲以兩面手法和模糊態度游移于國共之間,達到自身利益最大化。臺當局在諸多具體問題甚至若干細微表述上的外交努力雖出自反共利己目的,但亦應肯定其在一個中國問題上的苦守與堅持。表面上看這場“暗戰”收效微弱,然而,國共之間反對“兩個中國”的默契更進了一步。

                         

                        關鍵詞:中美會談;臺灣;美國;顧維鈞

                         

                        195581日,中美大使級會談[①]付諸實施。美國與中國談判的一個重要目的,是要取得在臺灣地區不使用武力的保證。1956121日,美國首次發表聲明說明中美會談經過,其中的某些說法令臺灣當局駭異25日,臺灣當局提交備忘錄申明立場,措辭嚴厲,將臺當局對美國的不滿情緒暴露無遺。在此之前,圍繞中美會談之事,臺美間早有交涉,雙方分歧點甚多。

                         

                        一、是否會談及金馬?

                         

                        中美會談將涉及金門馬祖等“外島”,這一點在會談之初雖已為臺“駐美大使”顧維鈞等少數人獲悉,[②]但在公眾而言,多為媒體推測。美國為平息國內外極端反共人士及臺灣方面的情緒,屢屢做出絕不出賣盟友的保證,稱中美會談所談之事將不牽涉臺灣當局之權益,僅限于中美雙邊關系bilateral relations)。[③]但會談是否果如傳言一樣涉及金馬?中美間是否會有損害臺灣方面利益的秘密交易?這樣的疑問籠罩在焦慮恐懼者的心頭。

                         

                        中美會談開始后,美國狂熱反共主義者、共和黨人麥卡錫(Joseph Raymond McCarthy)在參議院發表演說,指控總統艾森豪威爾(Dwight David Eisenhower計劃出賣臺灣當局。其過激言辭雖已遭數位參議員反對,但亦足以刺激臺灣方面敏感的神經。共和黨領袖諾蘭(William Knowland)隨即于白宮對記者答復麥卡錫的指責,聲明艾森豪威爾曾保證不背棄盟邦,并代表政府否認美國在出賣、或賣出我們亞洲的盟友[④]諾蘭本為美國國會臺灣幫的代表,此次連他都站出來為美國政府辯解,可見輿論壓力之大。同時,駐臺美代辦于2日、3日對記者談話,解釋美國對華立場沒有變更,并以共同防御條約之實施、美軍事顧問團之擴充及第十三航空隊一部份移駐臺灣等事實為證,盼臺灣不要過份猜疑。[⑤]但這些聲明和保證并不能掩蓋國際上敦促中美擴大談判的聲音。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軍事審判庭于731日決定將1953年美國11名乘飛機偷入中國國境進行間諜活動的罪犯提前釋放,并通知執行機關即日辦理釋放手續,送出中國國境。83日《印度快報》評論中美日內瓦會談的范圍必須擴大,因中國的行動已為此種擴大創造了氣氛。美國許多報紙也認為,雙方將轉入討論中美之間現有的其他實際問題。[⑥]臺灣當局立即采取措施,緩解輿論帶來的恐慌。3日的《中央日報》頭版除部分廣告版面外,全部為關于中美會談的內容:葉公超保證決心保衛金馬絕無問題38立委聲明如涉及臺灣權益絕不承認、國務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斷然聲明不談金馬問題等等。[⑦]

                         

                        9月中旬,中美兩國在平民回國問題上取得共識并發表了聲明,中方提議進入第二個議程,討論美國對華經濟封鎖和禁運,并為更高級會談進行準備以及緩和臺灣地區的緊張局勢。美方同意進入第二議程,但提出的議題是:在朝鮮戰爭中失蹤的美軍人員;放棄使用武力;償還美國在中國大陸的外交財產。[⑧]盡管雙方期望的議題相差甚遠,但不管在哪一方的議題中,金馬問題是避不開的。

                         

                        自中美發表關于平民返國的聲明,蔣介石就已有心灰意冷之感,認為“美國外交如兒戲冷暖無常,不足為奇,能否反攻,全在于自我”。[⑨]蔣不理會美國放棄外島的意見,加強金馬防務,親擬督導與手示多種,并親自巡視金門。[⑩]臺灣外交部門亦明白,勸說美國不要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談論金馬是徒勞無益的。美國以負有臺灣防務之責為藉口全權代理臺灣事務,在臺灣尚且無法真正離開美國扶持的情況下,臺灣外交人員也就無法在這一問題上據理力爭。臺灣方面唯有適機要求美方,盡早停止中美談判。[11]談判停止,金馬外島才可能不再出現在會談議題當中。弱勢一方向存在依附關系的強勢方進行所謂交涉,其效果可想而知。在中美會談開始之前,臺灣當局就已明白美國有意“犧牲”“外島”換取臺海和平、制造所謂“兩個中國”事實。[12]在金馬隨時可能被出賣情況下,蔣介石唯有以行動盡可能防止外島丟失,并不斷告誡民眾自立自強,以示不屈。

                         

                        二、是否繼續升級?

                         

                        730日,周恩來在中國人民代表大會會議上主張亞洲和太平洋地區的國家包括美國在內,簽訂一個集體和平公約來代替目前的對立性的軍事集團。這一發言被英國等國媒體認為是溫和而和解性的。[13]中國將美國11名間諜提前釋放的決定亦被艾森豪威爾等人給予充分肯定,美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民主黨人喬治(Walter F. George)亦稱:這證明日內瓦會談是值得舉行的[14]喬治曾在24日電視講話就主張中美進行外長會議,[15]起初美方解釋說,那不是美國國務院的意見。但會談開始前后中美間互釋善意,此種局勢令輿論猜測不斷。若果升級為外長談判,外交承認之意更加彰顯,臺灣當局甚為憂慮、緊張。

                         

                        82日,杜勒斯答記者問,說并無升級必要。顧維鈞隨即拜會負責遠東事務的美國助理國務卿饒伯森(Walter S. Robertson),請美政府酌予一較有力之正式書面保證。饒伯森表示,關于美不擬與中共商談有關臺灣權益之問題,除非有臺代表參加或先征得臺灣方面同意一點,已經美方一再聲明。按目前情形,除非中共方面忽有意外變更,外長級會議絕無可能。若談保證,則艾總統與杜卿之聲明均有記錄(transcript,此種對國際公開之聲明較任何對臺灣的聲明都更為有力。[16]因美方不肯示以書面承諾,臺灣當局不能打消疑慮。[17]

                         

                        914日的第15次會議上,中方代表王炳南就結束第一階段議程并為更高級別會談做準備的事提出建議。中方認為,只有舉行中美部長級會議才是解決兩國爭端切實可行的途徑,特別是要解決臺灣地區緊張局勢這樣重大的問題。盡管美方代表約翰遜(U. Alexis Johnson)一再向新聞界強調,在全部美國平民得到釋放之前討論這些問題為時過早,但仍無法打消記者們的種種推測與解讀。美國政府為減輕壓力,也試圖在內部統一意見。21日,饒伯森與喬治就關于中美舉行外長會議一事交換意見。喬治表示,若中共能聲明放棄武力政策,則中美舉行外長會議“當屬不遠”,但他也認為中共未必能作此聲明。[18]

                         

                        約翰遜的謹慎言論和喬治的預設前提并不能體現在所有輿論之中。蔣介石等人已有如驚弓之鳥,他感到會談升級將被國際認為是美國朝著承認北平政府的方向邁出“確切的一步”。[19]19日,杜勒斯同意進入第二議程。對于會談升級一事,美政府未曾給出明確的官方否認態度,而是留有余地。24日,外交部次長沈昌煥致電正在紐約訪問的葉公超,請其向杜勒斯當面表達堅決反對之意,并請顧維鈞接洽美國務院。[20]副國務卿胡佛(Herbert Hoover)向顧維鈞透露美政府對外長會談提議的態度,說美國對王炳南的答復是,此系程序問題此時不談。雖然喬治曾有外長會議的提法,但那是“此翁年邁忠厚所言,顯未曾將其可能包含之意義預為防阻而加以說明,致一般新聞記者擅自申引其意而惹起各方誤會”,喬治本意并非如此。美政府認為中美外長會談是“在能預見之將來為不可能之事”。[21]

                         

                        此后,每當顧維鈞等人詢問中美會談是否會升級時,美方的答復總以“此系程序問題,不在會談范圍之中”、“此非屬于日內瓦談判范圍,系完全另一問題”之類搪塞。[22]盡管臺灣當局對此甚為焦慮,盼能得到美方官方的回絕保證,卻盼之不得。美方不打算在此問題上斷了后路,是以準備與中共談下去的拖延心理為背景的,他們以為若中共愿意保證在臺海放棄武力,會談升級之事還是可期的。至19561月,臺灣當局不得不發表備忘錄,聲明:此項會談如提高至外長級,則足以進一步顯示對中共政權事實的承認并為中共進一步提出其他要求另辟途徑[23]請美國政府慎重考慮。

                         

                        三、留美生回國問題

                         

                        對于中國留學生,特別是從事軍事技術研究的留學生,美國禁止其離境。杜勒斯認為應按照1952年《移民法》進行審查。[24]爭取中國留美學生回國是中美大使級會談第一階段重點要解決的事。王炳南在82日的會談中指出,在日內瓦領事級會談中,美方通知中方有27名留學生可以回國,但只回國21人;48日美方通知中方有76名留學生獲準歸國,但因美方未提供名單,無法確認回國情況。王炳南反對美國移民署要求中國留學生限期返國,否則就須申請永久居留的做法,要求美方提供在美中國僑民(包括留學生)的名單,取消中國人回國的禁令和限制出境時間等做法。[25]

                         

                        因臺灣當局自視為中國“唯一代表”,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無權控制”全體中國留學生。美國與中共開始討論中國留美學生遣返大陸問題后,葉公超4日于記者招待會上聲明:不反對美政府許可少數在美留學生自請回返大陸,但美政府決不能違反當事人意志作強迫遣返大陸之舉。[26]臺當局駐美大使館發表聲明,指斥中共企圖控制留學生及威脅華僑,并請美國不要直接或間接承認中共對留美學生全體有任何干涉之權[27]駐美大使館與其所謂文教顧問委員會主辦的中美友誼會及部分僑團共同發起抵制活動,策動美國重要社團如退伍軍人會等分頭進行抗議。[28]在奉外交部指示進行各方策動外,駐華盛頓大使館分電駐紐約、舊金山等地領事館,使其各盡所能進行活動,并提醒各地分支機構在策劃活動時特別注意:策動僑團學生務須縝密不露痕跡,與學生接洽時尤宜小心,以免及貽人以指摘我方策動之口實[29]

                         

                        在留學生回國問題上,臺灣當局在與美交涉時一個重要的意圖是盡量縮小所涉及范圍:首先不能是全體僑民,其次在留學生方面,不能是即將畢業回國的全部中國留美生。既然不能是全部中國留學生,那美國自然不能滿足中方要求,向其提供名單。這一意圖無非是要表示中國留學生不應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控制,僑民更是如此。此點說到底仍是“法統”問題,是爭奪“中國代表權”之意。期間傳聞美國將對中共妥協,使印度等第三者代理中共處理在美一切事宜。此舉涉及全體僑民,亦有外交承認的含義,臺灣當局自然又添一層憂慮,顧維鈞遂就此事與美交涉,要求美國公開予一保證。美方表示,美與中共會談要使被扣美民全部被釋放,假如發表此類保證宣言,將增加談判困難。若要發表宣言,可由臺“駐美大使館”酌為表示。[30]

                         

                         經過14次會談,中美大使關于雙方平民回國問題的聲明在910日公布。雙方聲明,在本國的對方國家平民愿返國者,享有返回的權利,并宣布已經采取、且將繼續采取適當措施,使他們能夠盡速行使其返回的權利;英、印分別被委托對愿回國的美、中平民提供協助。[31]這是在持續了15年的中美大使級會談中唯一形成文字的成果。隨后,美國務院發言人向報界說明,所發宣言系雙方相互通知之辦法并非國際協定,且無其他暗藏意義,此外亦無秘密協議或諒解,并說明此次所定辦法并無包含承認中共之意,亦無允許中共對在美華人伸張其控制權之意”。[32]美國此舉為一貫的兩面手法,此類說明僅為堵臺灣當局及其他反共人士之口,其欲蓋彌彰之意甚明。事實上,宣言文中所提華人并未專提留美學生,其范圍涉及到了全體中國僑民。美方在提供留學生名單一事上亦未如臺灣當局所愿,而是提供了已經聲明愿返大陸之學生名單76人。關于第三方代理的問題,中美達成協議:在美華人如有欲返大陸而被阻者,可向駐美印度大使館申訴代為交涉;如有旅行上需要,亦可由該大使館予以經濟上協助。

                         

                        四、聯合國席位問題

                         

                        雖然美政府一再聲明中美會談不涉及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承認問題,但會談消息一經公布,在當時是令世界震驚的大新聞,[33]解決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席位問題的主張隨之熱烈起來。日本公眾領袖大山郁夫對記者表示:許多國家都認為應該舉行一個有中國參加的五大國會議。沒有中國的參加不能完滿解決世界重大問題,尤其是遠東問題,并主張中國在聯合國的席位應該迅速恢復。英國的《每日先驅報》社論指出:美國同中國正式打交道,說明美國認識到中國的力量和重要性這個事實。這應該最后導致中國被接納進聯合國的步驟——這是英國所希望的”。[34]

                         

                        臺灣當局以“正統”自居,鼓吹“反共復國”,反對國際上有關“兩個中國”的主張。在美國與中國談判一事上,有關其隱含的承認之意,臺灣當局甚為在意。84日,葉公超對媒體稱:會談開始前美已做出書面及口頭保證,此項會談決不隱含對中共任何程度之外交承認,臺灣當局深信此項保證之可靠。[35]在臺美交涉中,避免造成事實承認印象一點屢屢被顧維鈞等人提醒和強調,告誡美國不能對中共退讓,以免墜其計中[36]其實,事實承認印象的造成并非僅因美國墜入誰的計謀,許多時候,恰恰是因為美國自身有意騎墻,才會使外界有此印象。

                         

                        中美會談的舉行使美國在9月份聯合國大會中的表現備受關注,媒體紛紛猜測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席位問題是否會在該屆大會中得到解決。84日,美國駐聯合國常任代表洛奇(Henry Cabot Lodge)指出,美國將繼續在下個月的大會中反對中共加入聯合國。6日,艾森豪威爾本人也公開重申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立場。[37]大會當月,美國務院答復前來探詢情況的顧維鈞,表明對臺灣當局的絕對支持,并言國務院在起草一份秘密通令指示美國各使團注意這一事實。[38]920日,在聯合國大會第十次會議上,在美國作用下,大會通過了其提出的不對中國席位代表權進行變更的提議。

                         

                        雖然如此,美國開始同中共談判的事實,畢竟已使一些國家如比利時、法國、意大利、敘利亞等,開始改變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態度,擬先謀求恢復經濟關系,有的國家甚而在聯合國席位問題的立場上產生猶豫。據意大利駐日內瓦總領事館稱,中意談判頗有進展,還有傳聞說中意兩國可望舉行貿易會議。故臺灣當局認為,美方雖聲明中美談判不影響臺灣權益,但事實上已予中華人民共和國以未曾有之國際外交關系。顧維鈞請美政府接洽各國,表明用意。[39]當然,這一請求是臺灣當局的無奈之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際地位的提高、與各國經貿往來的先行已成事實,這并非美國料想不到之事。然而,對于美國所期待的談判目的而言,這是可以被忽略的附帶效果。

                         

                        五、放棄武力問題

                         

                        在臺灣地區放棄使用武力,是美國要借助會談達到的主要目標。[40]914日中方提出將禁運問題和準備進入外長級會談作為第二項議程的議題后,美方拒絕對這兩項議題進行實質性討論。直到108日,美方提出中美應首先發表放棄使用武力聲明。

                         

                        中方認為,“如果說,所謂放棄使用武力的問題就是中美兩國應該根據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和平解決兩國之間的爭端而不訴諸武力,那么,這正是中國所一貫主張的”。然而,不使用武力是指中美兩國的國際事務而言,絕不能同任何一方的國內問題混為一談。美國侵占中國的領土臺灣是中美兩國之間的國際爭端;中國人民解放自己的領土臺灣,這是中國的主權和內政。雖然中國政府曾一再表示,愿意在可能的條件下,爭取用和平方式解放臺灣,但,這個中國內政的問題,決不可能成為中美會談的題目

                         

                        19551027,王炳南提出中美關于放棄武力問題的聲明草案,表示:根據聯合國憲章相關條款,中美同意用和平方法解決它們兩國之間的爭端而不訴諸威脅或武力,為此中美應舉行外長會議,協商解決和緩和消除臺灣地區緊張局勢的問題。美方不同意中方草案,1110日,美方提出的對案稱:除了單獨和集體的防御外放棄武力。美方欲混淆中美兩國在臺灣地區的國際爭端同中國政府和蔣介石集團之間的國內問題,要求中國承認美國侵占中國領土臺灣的現狀,放棄解放臺灣的主權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絕對不能接受的。由于美國堅持所謂單獨和集體的防御權”,中方在121日提出的對案也被否定,1956112日美方提出對案再次強調單獨和集體的防御權問題。[41]

                         

                        臺灣是中國領土,對于美國來說,根本不存在“防御權”的問題,美國如此要求,是企圖繼續控制臺灣。面對美方的拖延與無禮,11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言人發表聲明,公布中美會談經過并說明立場。21日,美國國務院做出回應,從美方角度解釋會談經過,稱:美國已經完全表明,放棄使用武力,任何一方也沒有放棄其目標和政策,而只是放棄用武力實現這些目標和政策。”[42]在答記者問時,饒伯森進而表示,自衛應有權利為美臺共同防御條約所規定,美軍事領袖無一不認臺灣為美國安全席中一重要鎖鏈,并稱臺灣之主權問題自日本放棄后始終尚無法律上之解決”。[43]

                         

                        美國提出在臺灣地區不使用武力一點后,中共本不愿與之討論。[44]為不使談判破裂,中共提出根據聯合國憲章同意用和平方式解決中美之間爭端的說法。中美之間爭端的范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看來是不包括臺灣地區的。這是美國不愿接受中方說法的分歧點。在臺灣問題為中國內政一點上,兩岸的努力方向都是避免臺海問題成為國際問題。19551116日,葉公超致函杜勒斯,聲明臺灣當局反對中美討論放棄訴諸武力問題的立場。[45]

                         

                        121日美國的聲明使臺灣當局得到這樣的印象:中美就放棄武力問題達成雙邊協議,不但等于事實上承認中共,且暗示美國不反對中共解放臺灣,打擊了臺灣士氣,助長了兩個中國論調。[46]饒伯森就該項聲明的發言雖非第一次出自美方官員之口,但其隨聲明出之加重了對臺當局的打擊。美方的說法是缺乏法理支撐、并與歷史事實和歷來國際重要文件相悖的狡辯。而美軍事領袖無一不認臺灣為美國安全席中一重要鎖鏈竟然也成為理由之一,足證其荒誕。

                         

                        忍無可忍之下,臺灣當局決定發表備忘錄,對公眾說明立場。備忘錄指出,會談實已與臺灣權益“發生重大關系”,與美國迭次對臺之保證不符。譴責美國自愿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討論“放棄武力”之害,指出“會談過程中美國曾迭向中共保證,說明中共如允放棄使用武力,決不足以妨礙其在臺灣區域以和平方法推行中共政策”,臺灣當局“對此一事實之揭露實深駭異”,重申收復大陸之政治目標保持不減[47]

                         

                        在經過了大約半年的交涉后,臺灣當局明白勸說無用、阻止無效,唯有以備忘錄聲明立場。1956125日備忘錄的提出可被視為中美大使級會談背景下臺美交涉的一個小結。此后,前面提到的一些問題,如禁運問題,如放棄武力問題,仍在中美談判中持續進行著,但就臺美交涉而言,中美大使級會談開始后的半年無疑是一個關鍵的初始階段。在這個階段中,圍繞中美大使級會談的臺美矛盾集中得到展現,雙方對有關問題的立場有了明確的各自表述,而交涉的結果、會談的發展等問題的大勢已顯。

                         

                        六、結論

                         

                        美國希望中華人民共和國聲明放棄武力解放臺灣,同時也明白這一目標基本是空想。若無法達到這一預設目的,最好的辦法就是將中美會談盡量拖延下去。在談判中,臺海緊張局勢自然緩解,以非武力的方式維持兩岸分離現狀,這是符合美國利益的。為保持會談之門不致關閉,美國常持以曖昧態度,并不在一些重大問題上做出可能觸怒中共的公開聲明。盡管私下里對盟友臺灣百般安撫,官方言論則往往避重就輕、閃爍其詞。關于會談是否將升級為部長級等事,臺灣當局十分在意,多次與美交涉,美方人員僅以程序問題不在討論之列作答;關于放棄武力聲明,美國確信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能放棄解放臺灣,因而對放棄武力之說加上“無礙各自目標和政策”的說明,盡管這種說明損害了臺灣當局的權益;而蔣介石極為盼望的美國對中國“唯一合法政府”的聲明,或對自身“堅定”立場的表明,這自然是望之不得的。美國游走于大陸與臺灣之間,其模糊政策、“走著看”的態度僅取于自身利益需要。

                         

                        195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成功出席日內瓦會議,并在英方陪同下與美國代表進行談判,此事開始影響到一些國家對中國的態度。臺灣當局自始至終反對中美接觸,但這種反對不能產生足夠效用。第一次臺海危機的爆發一度將美國逼入困境。1955年春,美國借助聯合國干涉解決臺海緊張局勢的試圖落空。4月初,美國已經決定放下包袱,將金門馬祖等外島視為可有可無之地。因此,在4月下旬周恩來在萬隆會議上對和平談判表態之時,美國其實已經具備接過橄欖枝的主客觀條件,且已意識到接過橄欖枝為其從臺海危機中脫身的唯一途徑。盡可能地保持與中共的談判狀態,這是美國在會談開始之前就定下的基調。[48]臺灣當局試圖終止中美會談,只是徒勞。

                         

                        若不能勸說美國盡早結束會談,臺灣當局能否在議題與美方談判對策上起到實質性作用呢?事實證明,這亦為空想。美國為達到在避免卷入戰爭的同時占有臺灣的目的,不惜在盟友面前出爾反爾,違背不在盟友缺席情況下談及盟友事務的保證;不惜違背自己簽署過的多個重要國際文件和聲明,將臺灣地位變為“不確定”;不惜持兩面政策,以模糊說辭傷害臺灣當局,而為繼續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談判留下退路;不惜以所謂“事實上的兩個中國”作為要挾,使臺灣當局無法繼續向美國爭取權益。若說在其他一般性事務上,臺灣尚可接受美國干涉。然而,在中美會談中的許多問題實屬關涉臺灣當局權益的大事,臺當局不得不再三向美接洽。在會談開始后的半年間,臺灣當局為不致損害其所謂“正統”身份,為不致造成“兩個中國”與美國進行著一場臺面下的“暗戰”。只不過,這場戰斗因實力懸殊、處境迥然,主客已定,收效甚微,臺灣方面的苦苦勸說并未能阻止或改變美國在若干具體問題上的態度或言論表述。

                         

                        表面上看,臺灣方面無疑是這場“暗戰”的輸家。然而,從更深層次和更長遠的視野看,卻未必如此。

                         

                        中美會談開始后的半年中,圍繞一系列問題,臺灣當局與美國展開外交角逐,其細節與表象繁雜,而實質的核心問題卻很簡單明了,那就是“兩個中國”問題。金、馬“外島”緊鄰大陸,是臺灣島與大陸緊密關系的維系點。在此前美國嘗試勸蔣放棄金、馬以平息臺海局勢時,它們與“兩個中國”問題的關聯便已明了。中美會談升為外長級的預期對國際社會而言顯然表明了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事實的承認”,在美國并無否定臺灣當局的情況下,此項承認自是造成“事實上兩個中國”之一步。留學生回國問題看似事小,也是表明“事實上承認”的一個方面。中美大使級會談開始于聯合國大會之前,它對聯合國席位的影響令臺灣當局十分緊張。此時美國尚未有放棄在聯合國支持臺灣當局“代表”中國的想法,在此階段臺灣方面對席位的擔憂并非被“代替”,而是“兩個中國”席位的同列。當然,這同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所不能接受的。放棄武力問題上,臺灣當局主要關注的是美國似有不反對中共解放臺灣的暗示,而其背后的憂慮是美國的暗示會嚴重打擊臺灣地位,鼓勵其他國家“兩個中國”主張,因此再次重申“打回大陸”的決心,以鼓舞士氣。

                         

                        在不致造成“兩個中國”的問題上,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在談判桌上與美方堅持著斗爭,始終聲明臺灣問題為中國內政,堅決否認美國在臺灣地區有所謂“自衛權”。這是在臺美外交戰場之外的另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自國民黨退至臺灣,美國經過一個短暫的猶疑期后便積極地投入到臺海事務之中。美國對國民黨的支持并非無條件地,它在對臺灣提供援助的同時也將其牢牢地局限在自己的掌控下。美國不希望共產黨統一中國,也不希望國民黨打回大陸。美國所要的結果只是國共安于現狀,即便金馬“外島”“讓”于中共,似乎也不是多大問題,只要臺澎“安全”、臺海平靜就好。1954年臺海危機發生后,美國將對事實上兩個中國心理上的接受發展成行動,有意推動兩個中國變為事實,先是在聯合國炮制臺海停火案,繼而勸臺灣當局撤離金、馬換取和平。可是,以蔣介石為首的臺灣當局堅決抵制住美國的壓力,對公眾嚴正表態,并堅守金、馬。[49]接著,在中美會談一事上,臺灣方面在暗戰無果后發表備忘錄,再次申明一個中國立場。繼兩岸一致反對美國所炮制的臺海停火案之后,國共在中美會談事上再次在一個中國問題上互為配合、形成呼應。國共共同反對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制造兩個中國事實的默契更進了一步。

                         

                        注釋:

                         

                        [①]大陸學界有不少對中美會談的研究,如陶文釗:《有張有弛:1954—1958年的中美關系》(《社會科學研究》1996年第6期),章百家、賈慶國:《對抗中的方向盤、緩沖器和測試儀:從中國的角度看中美大使級會談》(《當代中國史研究》2000年第1期)等,但未見對中美會談背景下臺美關系的考察。臺灣地區張淑雅:《文攻武嚇下的退縮:美國決定與中共舉行大使級談判的過程分析,1954-1955》(《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25期(19966月)主要探討中美走向會談的過程。西方世界,特別是美國學界對中美會談的研究多以大國視角出發,忽視臺灣方面的因素,亦不一一提及。

                         

                        [②]顧維鈞電外交部1955728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53

                         

                        [③]顧維鈞電葉公超,1955726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57

                         

                        [④]《艾森豪曾保證 未背棄盟邦》,《中央日報》195583日,第1版。

                         

                        [⑤]“外交部電顧維鈞,195585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43

                         

                        [⑥]《各國重視中美會談和我釋放美間諜的決定》,《人民日報》195584日,第4版。

                         

                        [⑦]《中央日報》195583日,第1版。

                         

                        [⑧]陶文釗:《中美關系史 1949-1972》(修訂本), 第二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第202頁。

                         

                        [⑨]《蔣介石日記》手稿,1955911日。

                         

                        [⑩]《蔣介石日記》手稿,19559月反省錄,101日上星期反省錄。

                         

                        [11]沈昌煥電葉公超,1955924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24

                         

                        [12]19554月下旬,美國曾派專員赴臺,游說蔣介石主動撤出金門、馬祖。(Message From the Assistant Secretary of State for Far Eastern Affairs (Robertson) to the Secretary of State, April 25,1955,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Glennon, John P., Editor,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FRUS), 1955-1957. China ,Volume II ,Washington, D.C.: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55-1957. China ,Volume II, pp510-512.

                         

                        [13]《各國重視周總理關于我國外交政策報告》,《人民日報》195582日,第4版。

                         

                        [14]《我國提前釋放美間諜的決定引起廣泛反響》,《人民日報》195583日,第4版。

                         

                        [15]顧維鈞電外交部1955727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55

                         

                        [16]顧維鈞電外交部195589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40

                         

                        [17]《蔣介石日記》手稿,1955813日上星期反省錄。

                         

                        [18]顧維鈞電外交部1955930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21

                         

                        [19]中國社科院近代史所譯:《顧維鈞回憶錄》第12分冊,中華書局1898年版,第423頁。

                         

                        [20]沈昌煥電葉公超,1955924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24

                         

                        [21]顧維鈞電外交部1955926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23

                         

                        [22]顧維鈞電外交部19551020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17;顧維鈞函蔣廷黻,1955119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14

                         

                        [23]備忘錄,1956125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11

                         

                        [24]Memorandum From the Secretary of State to the President, April 1,1955, FRUS, 1955-1957. China ,Volume II , p443.

                         

                        [25]Telegram From Ambassador U. Alexis Johnson to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Aug. 2,1955,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Glennon, John P., Editor, FRUS, 1955-1957. China, Volume III, Washington, D.C.: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55-1957,p9.

                         

                        [26]“外交部駐美大使館195586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42

                         

                        [27]顧維鈞電外交部195585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39;顧維鈞電外交部195589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40

                         

                        [28]顧維鈞電外交部1955811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37

                         

                        [29]“駐美大使館電駐紐約使館1955812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36

                         

                        [30]顧維鈞電外交部1955826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29

                         

                        [31]《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美利堅合眾國兩國大使協議的聲明關于雙方平民回國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編:《中華人民共和國條約集(第四集)(1955)》,法律出版社1958年版,第1頁。

                         

                        [32]顧維鈞電外交部1955910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26

                         

                        [33]王炳南:《中美會談九年回顧》,世界知識出版社1985年版,第46頁。

                         

                        [34]《各國重視中美會談和我釋放美間諜的決定》,《人民日報》195584日,第4版。

                         

                        [35]“外交部駐美大使館195586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42

                         

                        [36]顧維鈞電外交部1955826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29

                         

                        [37]《美政策仍不變》、《艾森豪強調中美友誼》,《中央日報》195586日,第1版。

                         

                        [38]中國社科院近代史所譯:《顧維鈞回憶錄》第12分冊,中華書局1898年版,第415頁。

                         

                        [39]沈昌煥電葉公超,19551018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18;顧維鈞電外交部19551020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17

                         

                        [40]顧維鈞電外交部1955728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53;顧維鈞電外交部1955729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52

                         

                        [41]《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言人發表聲明 公布中美會談的經過并說明中國方面的立場》,《人民日報》1956119日,第1版。

                         

                        [42]US State Department declaration, Department of State Bulletin, January 21,1956, pp164-166.

                         

                        [43]“駐美大使館外交部1956121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09

                         

                        [44]顧維鈞電外交部19551020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17

                         

                        [45]葉公超電顧維鈞,19551116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12

                         

                        [46]中國社科院近代史所譯:《顧維鈞回憶錄》第12分冊,中華書局1898年版,第642頁。

                         

                        [47]備忘錄,1956125日,顧維鈞檔案,檔號:Koo_0150_B117_0011

                         

                        [48]在會談開始前,杜勒斯就曾口授約翰遜,盡可能地將會談持續下去。見Letter From the Secretary of State to Ambassador U. Alexis Johnson, July 29,1955,1, FRUS, 1955-1957. China ,Volume II ,p685.

                         

                        [49]參見馮琳:《美國兩個中國的實踐與主張及臺灣當局的抗爭(1954-1955)》,《社會科學研究》2017年第3期,第145-154頁。

                         

                        作者簡介:馮琳(1977-  ),女,漢,河南鄭州人,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博士。

                         

                         



                        上一篇:宋子文檔案數據庫建成發布,機密公務文件揭歷史“內幕” 下一篇:左玉河:科舉廢除與新知識階層的興起

                        返回首頁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5519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