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今天是:
                        登錄  注冊  找回密碼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快訊>>最新消息>>正文內容
                        最新消息 【字體:

                        王士花:抗戰時期中共在山東的交通工作

                        作者: 文章來源:史學月刊微信公眾號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30日

                        全面抗戰時期,中共在山東敵后農村是如何進行聯系與通信工作的?抗戰環境艱險時又是如何建立交通站線,保證上級指示、情報、重要物資等的傳送、以及人員往來的?學界對此關注較少。已有研究主要側重對抗戰后期山東抗日根據地的戰時郵政交通政策、組織機構及郵政業務等的初步梳理,整個全面抗戰時期中共的交通工作實況仍不知其詳。交通工作被視為黨的命脈,其影響抗戰至深且巨。本文著重從實踐層面,探究全面抗戰時期中共在山東敵后建立交通站線的路徑、方法、交通工作狀況及特點等,具體呈現抗戰年代中共黨政軍民為暢通聯絡等付出的艱辛努力。

                         

                        一、初期的分散交通與交通組織的逐步建立

                         

                        中共深入山東敵后農村進行游擊抗日之初,因立足未穩及電臺電話缺乏,彼此間的聯絡,只能臨時找人帶傳,不同區域及上下級之間的聯系十分不便,黨和軍隊都深感有必要建立機要交通機構。

                         

                        1938115日,中共中央在給山東省委的指示信中指出:應當與各個區域建立經常的秘密交通關系。據此,在山東省委領導下,同年冬泰山區第一個交通站在常莊成立。12月,山東縱隊交通總站在沂水縣王莊組建,并開辟通往各地的交通干線,沿線每40里設一交通站,中間每10里設一小站或碰頭站。常莊交通站成為第一個交通分站。至1939年年初,建成以萊蕪為中心的交通網,使省委及四支隊與周邊各縣聯系起來。

                         

                        其他地區的交通站也多在1938年陸續建立。此外,在抗戰前中共黨組織堅持活動的地區,有少量的地下聯絡站堅持下來。魯西南曹縣的趙來義自1937年春就開始作黨的地下聯絡員,抗戰開始后他們家一直是魯西南重要的交通站,并保持多年。而抗戰后新建立的交通站并非都能保持經常。中共東平縣委在19382月利用黨員李斐卿在元昌雜貨鋪建立的地下交通站僅持續了8個月即停止活動。

                         

                        抗戰進入相持階段后,日軍“掃蕩”頻繁,交通網時被打亂。在動員民眾開展反“掃蕩”斗爭的同時,為不使聯絡中斷,193966日,山東分局指示:各級黨政民的領導機關均須留幾個同志建立秘密機關接頭地及印刷廠,掩護在民眾基礎好的地方,準備在任何環境之下,上下級隨時可以取得聯系。”8月,山東分局又在工作計劃中提出,更加密切黨內上下聯系與<建立>各種組織制度。計劃貴在落實,山東分局直接派人到一些地區建立交通組織,以便迅速恢復聯絡。

                         

                        中共在山東農村基層組織發展及民眾動員等各項工作的深入開展,為交通工作的推進創造了有利條件。因為交通網的籌建,需要組織和行政力量,“是一個具有很高水平的技術與政治結合的工作”,對各種社會關系的利用幾乎成了必要途徑。沒有關系戶時,必須自己開拓,自己定點發展關系。冀魯邊區在打通一分區至三分區的秘密交通線時,就是托村干部找親戚或親戚托熟人一站一站建立起來的。如此,在開辟新的交通站線工作上,“依靠黨政的組織力量和行政力量”,充分利用親緣、地緣關系,取得了顯著成果。魯中區193910月以總站駐地柳行岔子(沂南境)為起點重新組建3條交通干線,建立起與周邊區域及中共華中局的聯絡渠道。

                         

                        雖然開辟了新的聯絡通路,但因駐地分散,又有日偽和國民黨控制區的阻隔,中共黨政軍各機關及上下級間的聯系依然不暢,各種文件等不能經常按時傳遞,以致影響整個根據地的工作。中共山東軍政負責人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1940年年底,山東分局專門就黨的交通、發行工作發出指示,再次強調密切上下聯系的重要性,要求各級黨委切實討論,并具體的布置與徹底的執行交通工作計劃。

                         

                        根據交通工作絕對秘密的原則,決定交通工作與發行工作分開,提出設副站,以備不時之需;培養技術交通與政治交通。計劃還特別規定了一些具體的技術問題,確保秘密安全完成交通任務。各戰略區迅速貫徹上述指示,交通組織不斷健全。如魯南區一地委交通科很快建立起來,經過一年多的工作,逐步在所屬的幾個縣設立交通股并選配負責人,建起通區委的交通線。

                         

                        中共在不斷開辟交通線路的同時,動員組織抗日民眾武裝協助交通工作。一方面經常尋機破壞敵方交通聯絡設施,減少阻礙;一方面建立通訊網,給抗日政府與部隊傳遞情報等。

                         

                        戰時情勢瞬息萬變,信息情報的傳遞一日不可或缺。抗戰初期中共在山東敵后建站辟線工作持續開展,交通站線時常變動。資料顯示,這一時段中共山東黨政軍群各有一套交通組織,雖然用人很多,消耗很大,但效率不高、本位主義與宗派主義相當嚴重。魯中“只泰山區就有六百多交通人員,許多地方是黨政軍民各有一套交通組織,一線路同時有幾個人走,各部都帶著一、二封信,不但沒有統一組織,工作效率也不高,經常積壓完不成任務”。越往上級,聯系越差。溝通不暢,給抗日游擊戰爭的開展和根據地建設造成很大損失。中共山東負責人意識到如果不設法克服,將會延誤許多工作。于是,建設統一高效的戰時郵局便提上日程。

                         

                        二、戰時郵局與艱難時期統一交通的努力

                         

                        為改變艱難環境下聯絡不暢與交通組織分散、低效的狀況,1941年中共山東分局決定設立戰時郵局。在1940年泰山區即設立了戰時郵局,山東分局曾派趙志剛前去調研,擬在全省各區推廣。

                         

                        194110月,中共山東分局、省戰工委會、山東軍區、大眾日報社等聯合成立山東省戰時郵務工作推進委員會,決定將各機關所屬交通機構合并組成統一的戰時郵政機構。194227日,省戰工委會決定建立各級戰時郵局,根據敵后實際環境,只組建一般的戰郵組織,統一根據地內的交通機構,戰時郵局之性質系敵后戰時環境下的臨時組織……戰時郵局應盡量協助敵后之中華郵局脫離敵人之劫持,迅速恢復其各原有機構。可見,新的戰郵組織對舊郵機構采爭取利用之態。

                         

                        1942年年初戰工委會公布施行《山東省戰時郵局暫行組織條例》等,規定了各級郵局組織名稱及業務簡則等,全省設總局,稱山東省戰時郵務總局(以下簡稱戰郵總局);自主任區至專員區、縣區村,依次稱“XX戰時郵務管理局”“X X區戰時郵局”“X X縣戰時郵局”“X X郵寄代辦所。戰郵總局于27日正式成立,之后半年內,各戰略區的郵局相繼成立。統一健全各級交通組織,建立各戰略區的交通干線,成為新的戰郵組織的首要任務。

                         

                        為配合交通工作的統一進行,于194258日發出的《山東軍區關于交通工作的指示》,決定將各地交通工作與戰時郵局協同進行,由郵局統一領導。望即令所屬各軍分區及交通站,與郵局密切配合,經常給以具體幫助,密切相互關系。軍隊在交通工作的統一上,態度積極。

                         

                        由于主客觀條件的限制,山東敵后戰郵組織的統一困難重重,尤其是基層組織的建立頗費時日。膠東區于1942年即成立戰時郵務管理局,但直至1943年鄉村郵政局所才全部建成。

                         

                        相較于戰郵組織的設立,實際交通機構的統一更加困難,尤其是帶有機密性質的黨內交通統一于戰時郵局非常不易。19421015日,中共山東分局組織部明令各級黨委交通科(股)自11月起劃歸戰時郵局統一管理,要求戰時郵局仍應保持并健全黨內交通密線,確保密線交通工作不受影響;如無郵局建立地區,仍須建立或保留黨的秘密交通。顯然,保證黨的密線交通不受影響是戰時交通機構統一的重要前提。在《大眾日報》發行部、交通總站及黨委系統的交通科(股)都合并到戰時郵局后,山東抗日根據地戰時郵運交通機構完成統一。為保證各戰略區間的聯系,機構統一后最大的任務是主動打通鄰區,并以之為“建設交通工作中最主要環節”。

                         

                        清河區交通郵政工作開展較早,響應也快。117日至11日,清河區戰時郵務管理局召開會議,經討論提出新形勢下不同地區建立交通干線保持聯系的主要路徑和方法。此后,清河區各級郵政組織陸續建立,交通狀況有所改善,但實際的聯絡困難局面并沒有完全改變。當時工作報告記載:自194212月到翌年1月,清西中共干線支線交通仍大受影響,郵件傳遞不能保持經常,常有積壓;清東也是如此,成立專區郵局后才見好轉。

                         

                        中共善于在實踐中總結吸取經驗教訓,在交通工作上亦是如此。19421220日,中共山東分局宣傳部即印發《接受魯中區反掃蕩的經驗教訓》的通知,就交通聯絡工作需要加強的方面作出具體指示,提出線有主副,點分主次;中心站設一專門巡視員,經常巡視各站指導工作。通知還就基點情報聯絡中應注意的幾個重要技術問題作出明確規定,并要求干部進一步重視情報交通工作,有計劃地訓練通訊員。這些規定對嚴酷環境下交通站線的建立和維持無疑有著切實的指導意義。

                         

                        黨政軍民交通工作自統歸戰時郵局后,盡管能節省人力物力,工作效率較前提高,但在執行中出現若干偏向和問題。由于宗派主義的嚴重存在,清河、魯南、膠東等在合并工作上都存在偏差,形成多頭領導都管都不管的現象;未很好地研究分局決定,以致在黨內交通工作合并上,有的就取消了密交,或強調特殊不進行合并。中共報告坦率指出了合并工作中一些干部表現出的地位觀念及其帶來的負面影響是,“各戰略區間的聯系,除濱海、魯中作的較好外,一般的是被忽視了,尤其對兩個地區邊緣區注意更差”,損失嚴重。

                         

                        為糾正上述偏差與繼續發展的宗派主義,戰郵總局和大眾報社于19431月召開莊莊會議,批判了宗派主義,決定實施三位一體的一元化領導,使交通發行郵務工作更進一步密切結合,來一個劃時期的轉變41日,中共山東分局組織部對交通工作再作補充指示,強調各級黨委應特別注意黨的交通工作即是黨的命脈。要求加強領導和干部配備,提出用隱蔽的方式把交通站設在基點村,以便惡劣環境下的堅持。與此同時,中共選擇日偽控制的薄弱點主動組織軍事抵抗,為交通站線的開辟創造條件,并擬定了各戰略區的具體作戰方向,以利打通與鄰區的聯系。

                         

                        經多方努力,以交通發行為核心的戰時郵政工作進展顯著。截至19438月,以山東分局駐地濱海為起點,形成聯通山東各戰略區及相鄰根據地的4大干線,交通線網初具規模,成為山東軍區內外保持聯絡暢達及物資運送、人員往來的重要通道。

                         

                        三、抗戰形勢好轉后的交通發展

                         

                        1943年秋季開始,山東抗日形勢明顯好轉,中共活動區域增加,以交通發行為核心的郵政工作得到大量發展機會。但由于干部缺乏,只有魯中、濱海對新開辟地區工作的開展較好。在中央整風號召下,除膠東、清河外的各區戰郵工作干部,都進行了普遍的歷史反省,大部分干部改正了不安心工作的偏向,明確認識到郵政交通發行三位一體,都是黨的交通發行工作。

                         

                        為在工作中真正落實,194415日,中共山東分局作出關于加強戰郵交通發行工作統一領導的決定,再次強調了戰郵、交通、發行工作的重要性,重新就領導關系作了明確界定,由多頭領導改為黨政雙重領導。決定的發出,促使各戰略區負責人用心于交通工作。清河區黨委書記景曉村在與下屬商談工作時,專門就交通聯絡工作提出具體指導意見,戰略區負責人的親自部署,無疑會促使交通工作的扎實推進。

                         

                        1944年起,大批日偽據點、碉堡陸續被拔除,交通工作的困難減輕,聯絡狀況大為改善。為總結以往戰郵工作,籌劃新形勢下的進一步發展,戰郵總局于61日召開工作會議,羅榮桓、黎玉等均到會作報告。會議批評了環境好轉后主張取消密線交通的太平麻痹觀點,強調沒有秘密交通工作,政治任務就會失去保證;要求改進交通工作下行快、上行慢,以致下邊情況不能及時向上反映的現象;深入研究通過敵占城市及敵頑占區的機要交通技術,使交通工作與城市工作密切結合起來。會議精神的落實促進了交通工作的完善,也預示著交通工作隨形勢發展向城市的延伸。

                         

                        截至同年8月,山東抗日根據地戰郵組織較1942年發展了1倍多。從事交通工作的人員占戰郵員工總數的75%以上,他們的艱苦努力,使交通聯絡工作取得了顯著成績。但各戰略區并不平衡,在打通與鄰區聯系上,濱海和魯中、魯南做得較好,而膠東和清河就很差。就渤海區而言,其內部聯系也不順暢。1944年初夏時節,渤海區黨委與一、二、三地委,竟有四個月聯系不上。

                         

                        針對戰郵工作存在的不足,根據“黨活動到哪里,我們就暢通到哪里”的方針,1945年的交通工作主要是密切交通聯系,以主要干線為重點,徹底整理與建設,保證經常暢通;改造區村交通,使上下速度一致,保證郵件安全送達,不丟失不積壓;整理與開展敵頑區的交通,建立密站,整理擴大武裝交通,保證在任何情況下不失掉聯系。隨著抗戰形勢的順利發展,各戰略區的交通路線,迅速伸展,并隨各專區領導中心的轉移,重新調整交通線路,減少彎路。交通組織不斷健全,工作人員配備充實,交通工具得以改善,通訊聯絡普遍好轉。1945年上半年,渤海區一、二、三分區郵遞速度,較同年春提高210倍。交通工作的迅速發展,又顯露出新的問題,如制度執行不嚴格,郵件積壓嚴重等等。這些問題恐非渤海區獨有。

                         

                        到抗戰結束時,山東抗日根據地共建立濱海聯通北方局、華中局、湖西、膠東、渤海等5條主要郵運交通干線,郵遞速度已提高一到八倍。因為抗戰大反攻,打破了日偽封鎖,縮短路程,交通聯絡較前順暢快捷,各戰略區間密切聯系起來。

                         

                        四、交通工作的特點與貢獻

                         

                        中共在山東敵后抗日斗爭不可或缺的交通工作歷經曲折,初期交通組織分散而低效,后期才形成統一的戰時郵局,聯絡狀況逐步改善。交通工作的開展,旨在沖破日偽的重重封鎖,通過多種路徑與方法開辟交通站線,形成無形的交通網絡;交通任務的完成,多憑借交通員的巧妙化裝、機智應對、堅忍不拔甚至武裝護送;交通工作基本都是秘密的,其開展以黨的組織發展工作為基礎,更離不開民主民生工作所贏得的民眾的擁護,以及統一戰線旗幟下對各種社會關系及偽軍政機構的利用。

                         

                        交通站是地下交通線的關鍵節點。交通站點及交通員的選擇需考量多種因素,政治上可靠、地理位置適宜、正當職業掩護是必要條件。交通站有的設在村民家中,有的以經商開店作掩護。交通員為完成任務,根據地域、時節、民情進行巧妙化裝,方法多樣,沉著、靈活、果斷、機智應對各種復雜處境。

                         

                        交通員不僅要應對艱險的環境,而且要克服交通工具缺乏等物質方面的困難。他們執行任務多靠人力,有時還要沖過敵人的槍彈火力網翻越封鎖溝墻,其中的艱辛和危險非今人所能想象,犧牲者并不鮮見。19448月黎玉談及:兩年來戰郵人員就犧牲了將近七十多個同志。

                         

                        中共注重保護鄉民政治經濟權益,由此獲得民眾的支持擁護,是交通工作推進的重要保障。曾由地下交通護送去太行匯報工作的肖華對民眾的掩護體會頗深:“我們能夠從敵人的眼皮底下安然通過,真切地感受到了人民懷抱的溫暖。”

                         

                        統一戰線也是中共在山東開展交通工作的重要憑借。不僅建站時利用各種社會關系,實際傳送文件書報還曾利用過國民黨的郵政機構。如1942年戰郵總局成立后,即同為國民黨軍事通信服務的中華郵政軍郵局建立起合作關系。

                         

                        抗戰環境惡化時交通工作還利用偽政權作掩護。一些“白皮紅心”的兩面政權人員,表面上為日偽工作,暗地里卻是中共的可靠交通員,甚至是交通站站長,為戰時中共的交通聯絡貢獻不小。

                         

                        對偽政權管轄的山東舊郵局,中共不僅積極爭取利用,還直接派人潛入,暗中擔負根據地聯絡重任。如魯西北高唐縣的徐立生,即是1940年打入禹城日偽郵電局工作的地下黨員。他后來又將從事郵遞工作的弟弟徐立才發展為地下交通員,兄弟二人被黨組織贊譽為特殊身份的交通員。

                         

                        交通員不僅負責傳送情報、文件、重要物資等任務,各地區間人員往來、干部調動、巡視檢查工作、學員到校及分配等也大都由交通員護送帶路,并照顧其食宿。因戰郵交通員熟悉道路、群眾關系好又基本掌握敵情,途中很少發生意外危險。禹城韓寨交通站僅1941年至19433年間就向外輸送參軍參政的青年兵員20多人,學員10余人。交通員還經常為中共抗日武裝過封鎖線當向導。

                         

                        因為交通還負責書報發行工作,所以許多交通員不僅擔負著聯絡傳輸任務,有時又是宣傳員,他們想方設法將報紙、宣傳品送入敵據點、碉堡里去,配合對敵偽工作,又能震懾敵人,便于抗日工作的開展。交通工作成為抗日戰線上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

                         

                        戰郵工作的職責決定著交通線又分兩種,即郵線交通與密線交通。密線也只能傳送一般性的秘密文件,重要機密文件必須經政治交通員直接送達。根據戰爭形勢和所處環境變化,交通站線時需調整,交通網絡經常處于變動之中,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流動郵局。在處境極為艱難的時期,武裝護郵成為必須,武裝交通隊在保證各戰略區交通聯絡的暢通方面發揮了突出作用。微山湖大隊即是其一,安全護送過劉少奇等千余名干部,傳運的文件物資等更是不計其數。

                         

                        抗戰時期,深入山東敵后農村抗日的中共,雖與現代交通工具無緣,通訊設備緊缺,但憑借其細致扎實的基層組織發展及統戰對敵等工作,運用組織和行政力量,充分發揮民眾的力量和智慧,借社會人文地理自然之便,適時運用武裝力量,建立起秘密、無形、流動的交通網絡。交通員不畏艱險、英勇機智、吃苦耐勞,使根據地文件情報等的傳遞、重要物資及干部輸送得以實現。交通工作“不僅起了根據地的輸血管和橋梁作用,而且也擔負了文化上的傳播作用”。它便利了各戰略區的內外聯絡,保障了軍事、政治、經濟等各項工作的順利開展,極大地促進了山東抗日根據地的建設與發展。雖處在極端困難的環境下,但山東抗日根據地的戰郵工作,由簡單的交通組織發展為交通、發行、郵政三位一體的一元化組織,這在敵后交通工作歷史上還是不多見的組織形式,為戰后山東解放區的交通工作及新中國成立后山東的郵政建設打下了堅實基礎。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原文載《史學月刊》2018年第12期,注釋從略。



                        上一篇:歷史昭示未來——寫在北平和平解放70周年之際 下一篇:馬勇:十載校長任 百年北大魂

                        返回首頁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5519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