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今天是:
                        登錄  注冊  找回密碼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快訊>>最新消息>>正文內容
                        最新消息 【字體:

                        “‘臺獨’‘去中國化’歷史教育批判”座談會在北京召開

                        作者: 文章來源:本站綜合中評社報道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10日

                         

                        中評社北京129日電(記者 海涵)8日上午,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灣史研究中心主辦、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臺灣史研究室承辦的“‘臺獨’‘去中國化歷史教育批判座談會在北京召開。

                         

                        臺灣當局修改歷史課綱,推行“去中國化”歷史教育,實施“文化臺獨”,危害深遠。本次研討會的召開正是為了批判此股逆流,來自兩岸的十六位專家圍繞“臺獨”史綱的表現、本質及危害展開了深入研討。

                         

                        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灣史研究中心秘書長、近代史研究所臺灣史研究室主任、研究員李細珠做開場白時表示,之所以舉辦此次座談會,是因為臺灣當局自李登輝時期以來不斷修改歷史課綱,推行“去中國化”的歷史教育,同時建構“臺獨”史觀,實施“文化臺獨”路線,使臺灣青少年一代一代接受洗腦的教育,其祖國認同意識不斷淡薄,為兩岸交流帶來的危害既深且遠。這是一股與時代前進的潮流背道而馳的逆流。自2016年蔡英文所代表的民進黨當局執政以來,這股逆流更加肆意泛濫。從學理上批判這股逆流,厘清臺獨史觀和新歷史課綱的謬誤,揭露民進黨當局文化臺獨”的險惡用心,正本清源、推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正是今天舉辦座談會的目的。

                         

                        為期半天的座談會分為上下兩場。第一場報告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科研處處長、研究員杜繼東主持。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灣史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張海鵬首先對“臺獨”史觀進行了批判。他表示,“臺獨”泛濫在臺灣的經濟領域和歷史教育領域。臺灣對于歷史教育應該貫徹中國史教育,任何脫離了中國史的史學教育都是不能容忍的。“九合一”選舉后臺灣狀況發生了一定變化,表明了臺灣人民對民進黨的厭惡,生活在臺灣的學者們還應該采取盡肯能的方式同“臺獨”進行斗爭,希望在歷史教育和歷史觀方面可以采取正確方向。

                         

                        北京聯合大學臺灣研究院院長、教授李維一以“軟鞘利刃——‘臺獨’去‘中國化’歷史教育”為題發表了看法。他指出,所謂“欲知大道,必先為史;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從意識形態領域的“臺獨”活動來看,主要是“建構”和“解構”的過程。他介紹了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李登輝當局開始至今的文化臺獨歷程,并表示對此要引起高度警惕并予以批判。

                         

                        臺灣嘉義大學應用歷史系教授吳昆財表示,他正在臺灣推進恢復中國史教育的公投。他認為,明年恢復中國史公投的大選可以檢視臺灣民眾對中國史的認同,這也代表著對臺灣民眾國家民族的認同。只要公投走下去,沒有人可以回避對中國史的看法、對祖先的看法。這樣的公投是一個喚醒的工作,雖然不一定能夠馬上成功,但是不做就不會成功。因此,在戰略上一定要做,而且在做的過程中也收獲了很多感動的聲音。

                         

                        臺灣師范大學東亞系教授潘朝陽指出,“臺獨”政權從李登輝開始,并不是只是從國民教育中“去中國化”,而是雙軌制——在文藝界和教育界都推行“臺獨化”、雙管齊下,這是“臺獨”很成功的事情。文學界,特別是臺灣鄉土文學領域,被“臺獨”利用,轉化為“臺獨”鄉土文學。“文化臺獨”是“實質臺獨”,遠比“法理臺獨”更可怕,其影響是百年千年。

                         

                        南京大學臺灣研究所所長劉相平認為,文化“臺獨”,是李登輝、陳水扁、蔡英文等人推動“臺獨”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對他們來說,文化“臺獨”是可以操之在我的柔性行為,目前,大陸很難有切實的反制措施,因此,他們食髓知味,在文化“臺獨”動作不斷,措施綿密,意圖培養更多所謂的“天然獨”,割斷兩岸文化聯系的“臍帶”,建構所謂的“臺灣文化國族主義”,危害很大,我們必須批判和反對。民進黨在2018年的九合一選舉中遭受重大失敗,面對新的民意,民進黨當局可能會做一些政策調整。我們希望民進黨放棄其文化臺獨政策,但我們不能一廂情愿,他們變本加厲推動文化“臺獨”、上演“最后的瘋狂”的可能性在增加,我們必須做好充分的準備,予以反擊和反制。

                         

                        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灣研究所研究員黨朝勝首先從理論上分析了“臺獨”教育與“臺獨”政權的互動關系。他認為,“臺獨”課綱與“臺獨”政權之間存在著特殊規律:其一,“臺獨”對課綱(教科書)有著制約作用,比如,“臺獨”(政權與勢力及其思維)控制著島內教育主導權,尤其是教科書的推出;“臺獨”思想強行灌輸給學生;“臺獨”路線圖通過教育得以推廣;“臺獨”認同(披著“臺灣主體意識”外衣的“臺獨主體意識”)通過教科書不斷擴散。其二,課綱對“臺獨”的推進,島內教科書成為“臺獨”(政權與勢力及其思維)推廣的最重要、最有效的途徑,所有學生必須接受“臺獨”課綱的教育。所謂“天然獨”已經隱然成勢,“臺獨”的社會基礎在擴張,與大陸的心理距離在擴大。至于如何破解?他則認為,凸顯“臺獨”之惡,規劃“交流”之美,呈現反“獨”之力。

                         

                        天津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石勇談到了“文化臺獨”的三大途徑,分別是:其一,借助青年學生政治社會化實現,民進黨執政時臺獨”教育是臺灣年輕人政治社會化的重要內容;其二,推動“臺獨”教育日常生活化,將“臺獨”教育日漸融入臺灣民眾的生活,臺灣民眾的國家與身份認同在不知不覺中被侵蝕;其三,“臺獨”教育借助新媒體加速發展,互聯網新媒體的出現為其提供便利;網絡容易將松散的臺灣青年集合起來并進行有效互動;社交軟件的應用使臺灣青年在臺獨教育中從被動轉向主動。

                         

                        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灣研究所副研究員陳桂清表示,要堅決批判各種“去中國化”的政策,這是一個總體思路。對于恢復中國史的公投,他談到了學界的兩種看法:一種認為,臺灣所有的公投都是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對未來兩岸關系是極大風險。既然臺灣可以將內部議題進行公投,未來若被臺獨勢力進一步利用,將涉及兩岸的議題放進公投中來,對于兩岸關系將不是幸事;另一種則認為,對于民進黨而言,公投可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第二場報告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灣研究所臺灣史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員程朝云主持。來自兩岸的八位學者對臺灣的“文化臺獨”進行了批判,與會者普遍對臺灣當前的“文化臺獨”表示擔憂,認為“臺獨”勢力通過歷史教育和文化教育對青少年的思想和認識進行扭曲,將對臺灣社會和兩岸關系造成極為深遠且惡劣的影響。

                         

                        臺灣中興大學史學系教授孫若怡分析了臺灣《歷史課綱草案》的缺失。她表示,201773日,臺灣教育部所屬國家教育研究院公布十二年國民教育社會領域課綱草案,其中種種改變可謂是自李登輝以來,欲借歷史教育之手重構詮釋臺灣史,以謀求去中國化臺灣獨立之必然發展。而由于取消了中國史的獨立教學,在設計東亞史的課題時無形中又大量引入了很多中國的歷史,致使跳脫、顛倒并割裂中國史發展時序的現象無處不在,其主要缺失有四,分別是:圣杰豪杰英雄先祖不見了、歷史發展的時間被顛倒了、形式上徹底的去中國化”了、國高中課綱沒有統整。

                         

                        中國文化大學政治系教授、《遠望》總編輯石佳音談了“臺獨”教改與“天然獨”的養成。他認為,“臺獨”教改是“法理臺獨”的基礎功程,而蔡英文的底氣亦是來自于日益增加的“天然獨”。“天然獨”是基于自幼學到的“客觀知識”,而不是“對大陸誤解或者缺乏了解”的結果,也不是權衡兩種認同的利弊得失之后再做的有意識的選擇。一旦“法理臺獨”形成信仰,則極難破解。要做到近悅遠來、收服人心,首先必須使對臺政策與工作立基于強大的文化自信,其次應該針對“臺獨”打造“天然獨”的社會及心理建設工程。

                         

                        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臧運祜對近代日本的東洋史學做了學術性的梳理。他認為,近代日本的東洋史學是臺灣“臺獨”史觀的理論基礎。現在的史學界應該去做臺灣史學的工作。希望兩岸可以合編合寫歷史教科書。

                         

                        廈門大學臺灣研究院歷史研究所副所長、副教授黃俊凌著重分析了現階段臺灣地區歷史教科書中關于光復初期臺灣史的敘事傾向以及其實質。他認為,當前的臺灣地區歷史教科書中總是片段性地截取大陸的某些陰暗面加以強調和放大,這會帶來很大的影響。學術話語權的喪失可能會影響到教育、社會風氣,因此貫徹“臺獨”史觀的教科書對臺灣社會帶來的影響不可小覷。

                         

                        江蘇師范大學教師教育學院副教授薛偉強表示,“臺獨”的“去中國化”對兩岸關系的影響危害深遠。“臺獨”的“去中國化”不僅是“去”“文化上的中國”,還包括“現代中國”;“文化臺獨”不僅出現在民進黨執政的時候,在國民黨執政的時候情況也沒有很大改善。究其原因是因為,臺灣地區的學校教育、家庭教育和社會教育都很負面,整個氛圍有利于培養“天然獨”。因此,大陸要做更多研究和措施來加以應對,要加強兩岸教科書的交流,最重要的是能夠共享,這比青少年的交流更重要,否則臺灣青少年的心理很難扭轉。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臺灣史研究室副研究員汪小平認為,臺灣地區的新歷史課綱是殖民主義的遺留,其危害巨大。民族國家是一種主流的形式,剝離了民族國家的敘事,是無根的,將會導致社會的撕裂和混亂。

                         

                        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王仁和從其親身經歷出發,發表了對“臺灣化”歷史課綱的看法。他談到,在來大陸的交流中過程,他重構了對大陸的認知。史觀是在后天建立的,因此要給臺灣學生更多認識大陸的機會。當前,網絡上百家爭鳴,臺灣學生有能力去甄別獲得真正的歷史,學生會很樂意遵從自己的內心。積極建立聯系感和國族認同的重構對消解“文化臺獨”是很重要的。

                         

                        臺灣《遠望》雜志編輯張孟璇通過自己在中文系學習的經驗介紹了“臺獨”對臺灣文學界的腐蝕。她談到,在民進黨執政的第二年間已經全面取消了中國古典文學的教學,不修古典文學也可以順利從中文系畢業。凝聚“臺灣共同體”、強調臺灣“主體性”的臺灣的在地化文學和日本的情欲文學被用來填補中國古典文學的空白。

                         

                        座談最后,李細珠總結說,此次座談會中各位專家的發言,使人們對“臺獨”史觀的來龍去脈和“去中國化”歷史教育的危害,有了非常清晰的認識,并提出了防止“文化臺獨”的一些措施。通過此次討論,基本上達成了從學理上批判“臺獨”“去中國化”歷史教育的目的。在發言中,臺灣學者對“臺獨”“去中國化”歷史教育感到非常憂心,因為臺灣學者在臺灣經歷過一些事情、對“臺獨”有切膚之痛,并且對臺灣的前途和中華文化的命運有一種歷史使命感。此外,通過此次座談還可以看到,對待民進黨當局的“文化臺獨”措施,我們要保持自信。之所以可以有自信,一是因為中國文化幾千年來的深厚底蘊是很重要的而基礎;二是因為國家的發展強大;三是因為兩岸的學者通過各種渠道、方式進行的交流。



                        上一篇:美國加州大學郭安瑞副教授在青年讀書會作學術報告 下一篇:兩岸學者批“去中國化”歷史教育:有憂慮更有自信

                        返回首頁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5519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