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今天是:
                        登錄  注冊  找回密碼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快訊>>新論新著>>正文內容
                        新論新著 【字體:

                        書訊 | 潘光哲《創造近代中國的“世界知識”》

                        作者: 文章來源:鳴沙(社科文獻出版社近代史主題公眾號) 更新時間:2019年07月05日

                        內容簡介在近代東亞世界里,有心知曉世事,探究世變由來,思考因應之道的士人,不知凡幾。在他們具體身處的生活世界里,確實存在著前所未知的知識天地,乃至于新式傳播媒介提供的訊息,好似廣袤無涯,總可吸引有心好奇之士探其究竟,明其奧妙。他們就像是進入了一座包羅萬象的“知識倉庫”,只要愿意信步直入,披卷展讀,隨意閱覽,各色信息、思想與觀念,斑斕眩目,應接不暇,迎面撲來,總可撼動挑撥觀奇覽勝者的心懷意念,汲引足可激蕩多樣思考想象的“思想資源”。他們共向同循的,乃是可以名曰追求“世界知識”的思想道路。

                         

                        作者潘光哲,臺灣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兼任胡適紀念館主任。

                        出版時間20197

                         

                        目錄

                         

                        自序

                         

                        導論

                         

                        第一章 近代東亞報刊與“世界知識”的互動空間

                         

                        第二章 開創“世界知識”的公共空間:《時務報》譯稿研究

                         

                        第三章 西方政體類型知識“概念工程”在晚清中國的創發與建設(18451895

                         

                        第四章 創造“革命想象”的知識文本:以章士釗“譯錄”的《孫逸仙》為中心

                         

                        第五章 “世界史地”與“國際法”知識和近代東亞“地理想象”的生產、流通與嬗變:回顧與思考

                         

                        第六章 中國近代“轉型時代”的“地理想象”(18951925

                         

                        參考文獻

                         

                        索引

                         

                        自序

                         

                        或許因為父親在眷村里是鄰長的關系,家里總有免費的《中央日報》可看。在1970年代的臺灣,《中央日報》當然不會出現忤逆黨國意識形態框框的言論;想要看“刺激”一點的政論,只能看別家報紙。可是,我還是舍不得不看《中央日報》,因為它每周四(還是周五?)固定出刊的《地圖周刊》,寓時事報道與評論于地圖之中,“立體化”地展現了國際現實局勢的變遷。還只是小學生的我,即便搞不清楚究竟烏拉圭與巴拉圭有什么差別,卻早就從《地圖周刊》知道,它們絕對是兩個不同的國家。

                         

                        回想起這段人生故事,感喟萬千。即使在文網嚴密的時代里,有心之士還是愿意竭盡其能,要讓讀者知道天下之廣,滄海之奇,眼光千萬別被天然的地理環境給限制住,絕對應該放眼世界,洞悉世局。他們打開的窗口,正是這部小書的主題:我們的前行者,究竟如何試圖突破既存的知識囚牢,眼觀寰宇,為追覓“世界知識”奮力以行?史學工作者與青史故跡的對話,不是不能和自己的生命經驗結合在一起的。

                         

                        當然,史學工作者的觀照所及,可能引發的感觸回響,絕對無從逆料;倘能嚴謹而為,創生的成果,多少能對厚積人類的學術/知識板塊,供應些許原料。本書所錄文稿,固為舊年積存,個人仍愿盡力整合,增補刪汰。惟限于時日,知聞不廣,力不從心,謬誤仍多,敬望史林博雅同仁,多所批判教正。

                         

                        本書的出版,是章清教授積極鼓動的結果;各篇文稿之撰寫,屢蒙史學前輩張灝、狹間直樹、陳永發、王汎森、羅志田、桑兵、黃自進、黃克武、王宏志、村田雄二郎、沙培德(Peter Zarrow)等教授的指教;共步史林論學辯難的薛化元、劉季倫、林富士、陳力衛、孫江、水羽信男、石川禎浩、川尻文彥與箱田恵子等教授,開我智竅,惠賜史料,恩誼所在,尤須感念。全書定稿工作,完成于日本京都的國際日本文化研究中心,特別感謝劉建輝教授的幫助。定稿工作期間,突聞摯友孫善豪教授英年早去,壯志未酬之噩耗,戚悲無已。在個人知識成長的歲月里,得到善豪教授的多重助力,銘感至極。敬以本書紀念這位永遠不老的青年。



                        返回首頁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5519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