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今天是:
                        登錄  注冊  找回密碼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快訊>>新論新著>>正文內容
                        新論新著 【字體:

                        書訊 | 大衛·斯特拉德林《煙囪與進步人士》

                        作者: 文章來源:鳴沙(社科文獻出版社近代史主題公眾號) 更新時間:2019年06月26日

                        內容簡介本書從環境史的角度分析了20世紀初美國反煙運動的演變,空氣質量成為芝加哥、匹茲堡、辛辛那提等依賴煤炭的城市中產階級居民的一個重要問題。通過環保主義者和中產階級居民的不斷抗爭,這些城市發生了燃料轉換,更多地使用天然氣和電力,而且通常在城市范圍以外燃燒煤炭。《煙囪與進步》揭示了當訓練有素的專家控制技術知識時,環境保護主義在地區和時代層面的重要性及局限性。

                         

                         

                         

                        作者大衛·斯特拉德林(David Stradling),美國著名的城市史研究學者之一,現任辛辛那提大學人文科學學院副院長,Zane L. Miller城市史講席教授。

                         

                        譯者裴廣強,西安交通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近現代歷史研究所講師,主要從事中國近代環境史和能源史研究。

                         

                        出版時間  20196

                         

                        本書目錄

                         

                        中文版自序

                         

                             模糊的視野

                         

                        第一章  煤炭:我們文明的精華

                         

                        第二章  地獄是一個城市:生活在煙霧中

                         

                        第三章  空氣中的麻煩:運動開始

                         

                        第四章  大氣將被管制

                         

                        第五章  新時代的牧師:工程師和效率

                         

                        第六章  煙霧意味著浪費

                         

                        第七章  戰爭意味著煙霧

                         

                        第八章  “我的煙霧在哪里?”:走向成功的運動

                         

                             爭取文明空氣的斗爭

                         

                        注釋

                         

                        參考文獻

                         

                        譯后記

                         

                        中文版自序

                         

                        當我1991年在美國開始研究煤煙時,環境史還是一個相對年輕的領域。大多數這一領域的學者研究人類與自然或更狹義的荒野關系的某些方面,將研究地點選在美國西部或美國邊境。一年后,當我決定寫一篇關于進步主義時代美國反煙運動的論文時,環境史上最杰出的學者之一威廉·克羅農(William Cronon)剛剛出版了他的著作《自然的大都會:芝加哥與西部大開發》(Nature's MetropolisChicago and theGreat West)。克羅農致力于將城市和鄉村的歷史結合起來,詳細描述了這個商業城市分化為繁華的市中心和工業區的過程。該書對芝加哥這座城市進行了豐富的描述,其中最具煽動性(provocatively)的是籠罩在這座大城市上空的煙霧。盡管如此,克羅農最感興趣的卻是在密歇根州北部的森林和伊利諾伊州南部及更遙遠大草原上發生的環境變化。這座城市本身就是一個變革的引擎,在環境史上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但它并不是克羅農鏡頭聚焦的地方。換句話說,他不是建立城市環境史的一個新領域。不過,克羅農的工作表明城市學者需要圍繞一組新的問題來發展這個領域,少關注自然,多關注建筑環境。讓我感到非常幸運的是,克羅農同意擔任我的博士導師,他在幫助我從事這項研究方面起了很大作用。

                         

                        《自然的大都會》講述了商品進出城鎮的過程,詳細描述了商業和債務是如何將城市和鄉村聯系在一起的。有趣的是,克羅農并沒有跟隨煤炭進入城市,盡管煤煙營造了這本書的大部分氛圍。鐵路在芝加哥的發展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而煤炭推動了鐵路的發展,且煤炭是一些鐵路運輸的主要商品。煤炭為工廠、鋼鐵廠,甚至是芝加哥發明的摩天大樓電梯和爐子提供燃料。與木材、生豬和谷物這三種引起了克羅農注意的商品一樣,煤炭也使芝加哥成為自然的大都會。當然,煤炭是我1996年完成的《文明的空氣:18801920年美國的煤炭、煙霧和環境保護》(CivilizedAirCoalSmokeand Environmentalism inAmerica1880-1920)論文的主題。

                         

                        1999年,當我修改后的論文以《煙囪與進步人士》為題出版時,更多的學者已經呼吁將城市更全面地納入環境史的研究中,不僅將其作為變革的引擎,而且將其作為變革的軌跡看待。對公共衛生、工業衛生和城市綠地的研究,以及越來越多試圖描述現代環境主義發展的作品,幫助環境史學者進入城市。在這方面,本書所處的時代,正是越來越多的歷史學者接受城市研究作為“合法”的環境史研究的時代,而本書在此過程中也吸引了讀者的注意。

                         

                        我之所以關注煤煙這一話題,不僅是因為它在美國工業界普遍存在,而且在我看來,我們需要更多地了解以有點誤導性的“自然資源保護運動”(the conservation movement)標題所包含的全方位環境活動,其本身應是更大的進步主義時代改革運動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這方面,本書主要是關于政治的歷史,聚焦于政策形成的影響因素、法律和憲法對監管的限制,以及政策如何推動技術利用和燃料從煤炭向清潔能源(如天然氣)的轉型。雖然這本書必然涉及燃料消耗技術和煙霧產生的化學過程等知識,但我最關心的是這些細節是如何進入公眾話語的。

                         

                        本書認為,幾十年來的反煙行動——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由中產階級女性推動的——對于美國各地制定法規以及各個負責執行新法律的部門至關重要。行動主義還迫使企業,尤其是鐵路公司對新的煙霧減排技術進行大量研究。醫生們主要通過廣泛的流行病學研究調查了煤煙對健康的影響。雖然反煙運動的結果是進步的,但在最初的30年里,該運動對美國城市的實際空氣質量只產生了有限的影響。即使是那些擁有最完善的污染控制條例的城市,也只是部分地定期執行。在20世紀初,煤炭消費對城市的發展至關重要,幾乎沒有美國人會接受凈化空氣所必需的嚴格的規章制度。

                         

                        換句話說,只要煤炭為經濟提供動力,煙霧就會一直存在。真正的救濟等待著開發更清潔、更有效的技術——鐵路使用柴油機車,家庭使用天然氣加熱爐,還有電力(通常是在離城市很遠的地方用煤發電),以滿足各種各樣的能源需求。于是,本書描述了活動人士,甚至是富有的活動人士在迫使資本主義經濟考慮煙霧環境負外部性方面的相對無力。

                         

                        今天重讀本書,我一定會問自己:如果我今天開始這項研究,這本書會有什么不同?20年前,我很少關注煤炭在氣候變化中的作用。當然,在進步主義時代,全球變暖不是一個問題,盡管在書中客串出場的斯萬特·阿倫尼烏斯(Svante Arrhenius)已經假設燃燒這么多煤炭可能會讓地球變暖。也就是說,在這個時代,氣候變化的速度如此之快——很大程度上是由世界各地對煤炭和其他化石燃料的消費驅動的——將迫使我們重新審視這一主題,更加強調能源轉型,不再使用污染嚴重的燃料。如果重新開始研究此一主題,我會更加關注政策和行動主義如何迫使能源轉型。在過去的20年里,人們一直生活在氣候變化的環境中,這進一步加深了人們的認識,即煤炭是一種完全有問題的燃料,不僅是在局部范圍內,而且在全球范圍內都是如此。總之,氣候變化表明,這個故事不可能像本書那樣在1950年代戛然而止。從那以后,又翻開了很多重要的篇章。

                         

                        較之此前,我今天討論這個主題的第二個重要區別是范圍問題。當我還是一名年輕的歷史學者時,我認為一項全國性的煙霧研究計劃是足夠野心勃勃的。也許我曾經是對的。然而今天,隨著歷史學領域越來越允許研究主題超越國界,特別是當這些主題需要這樣做的時候,我想我應該把煤煙作為現代城市的一個共性問題來研究。事實上,當我完成關于美國反煙運動的研究時,其他學者正在英國和德國討論這個問題。毫無疑問,今天其他煤炭消費國也值得進一步關注。換言之,煤炭作為一種跨國商品,是20世紀早期工業發展的驅動力,它要求跨國研究城市居民如何適應煙霧或努力減少煙霧。

                         

                        當然,在我今天討論這個主題的方式上,這兩個顯著的差異——關注氣候變化和全球范圍的使用是密切相關的。在整個20世紀,西歐和北美消耗了大量煤炭,而中國和印度在最近幾十年加入了全球煤炭消費大國的行列。就在老牌工業經濟體通過能源轉型逐步解決煤煙問題之時,亞洲各地蓬勃發展的城市卻遭遇了嚴重的空氣污染問題。汽車使用量同時增長,進而產生汽車尾氣,這使空氣問題變得更加復雜。

                         

                        盡管今天任何一位研究這一問題的歷史學者都會有不同的看法,但我相信這項研究——聚焦于20世紀初改善美國城市大氣質量的斗爭仍然具有指導意義。接下來的正文部分明確了公眾需求在推動技術變革方面的重要作用,既直接通過影響企業在研發方面的投資,也間接通過影響技術創新政策的形成。事實上,也許從本書得到的最相關的經驗是:政策可以加速能源轉型,造福整個社會。



                        返回首頁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55195號